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叶凡唐若雪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你完蛋了

    “叶凡,你真没中毒?”

    “你真的撒谎!?”

    看到叶凡一扫茫然恢复精明,越如钩马上知道叶凡一直装疯卖傻。

    哗啦一声,她拔出一支短剑指向叶凡。

    “王八蛋,你耍我们?”

    怒不可斥。

    中年男子他们也都义愤填膺,紧握刀枪上前一步指着叶凡。

    只要越如钩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上去把叶凡大卸八块。

    装疯卖傻,让他们刚才努力全部白忙活了。

    “啧,你们这什么态度呢?”

    “我在囚室本来睡的好好的,结果你们一堆人冲过来,又放毒烟又抱我走。”

    “来到这里,还给我打这针吃那药,如不是我有点医术,现在估计都被你们弄死了。”

    叶凡很是不满:“我还没责怪你们,你们倒是愤怒起来,还有没有天理?”

    “闭嘴!”

    “叶凡,别给我废话!”

    “你装疯卖傻,刚才口供也就没有意义,大王子他们是你杀的对不对?”

    越如钩对叶凡喝出一声:“我劝告你,最好痛痛快快把事情真相说出来。”

    “只要你说出来了,我们今晚不为难你,还会想法让太后保住你性命。”

    “不然,你要生不如死!”

    她还挥手让人关掉记录仪和监控,眼里闪烁着一抹疯狂的凶光。

    无论如何,她都要拿到想要的口供。

    叶凡望着越如钩一笑:“怎么?如果我不配合,要对我严刑逼供?”

    “叶凡,我知道你厉害。”

    “可我也要告诉你,你能化解吐真剂和催眠,却不可能挡住软筋液的麻醉。”

    “这是我们自己配制的药物,你医术再厉害,也要一两个小时化解。”

    越如钩脸上有着得意:“不信,你试一试手脚,看看能否用上力气?”

    “它们对我不会有用的!”

    叶凡冷笑一声,吼叫一声想要挣脱手脚,却止不住闷哼一声,又倒回了铁椅子。

    他脸上带着震惊,还有不相信,又努力了几次,结果也没有挣脱镣铐。

    他嘴角牵动不已:“我手脚真的没力,怎么会这样?”

    “软筋液就是专门对付武道高手的,不仅麻醉筋脉,还会刺激丹田,让你凝聚不起力气。”

    看到叶凡无法挣脱,越如钩傲然一笑:“所以你就不要想着化解了。”

    中年男子他们也都松一口气,一度担心这个地境高手破椅而出,那就是厮杀一场了。

    叶凡沉声喝道:“你们究竟要怎样?”

    “我不是说了嘛,你老实交待大王子真相,我就放过你。”

    越如钩收起了短剑,挥手让人拿来一条鞭子:

    “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

    她还决定,一旦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口供,就把叶凡弄死不留后患,也不给象青天翻盘的机会。

    越如钩动了杀机。

    叶凡艰难开口:“大王子不是我杀的,是象大鹏……”

    “啪——”

    叶凡话没说完,越如钩就一鞭子抽过去,只听一声脆响,把叶凡衣服撕裂出一块。

    鞭子尾端还打中叶凡脖子,让他哎哟一声,多了一抹血迹。

    看到轻易打中叶凡,越如钩更加猖狂:

    “别给我撒谎,我要真相,要你杀死大王子的真相。”

    叶凡咬着嘴唇:“真不是我杀的,是象大鹏——”

    “啪啪——”

    没给叶凡说完,越如钩毫不客气又是两记鞭子过来。

    鞭子全都抽在叶凡上身,把他衣服扯烂,连黄马褂都被撕了一块。

    金灿灿的,很是刺人眼球。

    只是越如钩根本没有在乎,也没上前审视,只是一抖鞭子对叶凡冷笑:

    “再次提醒你,不老实回应,我就抽断这鞭子。”

    她心里的肆虐快感被激发出来了,想要狠狠教训叶凡来满足自己。

    叶凡宁死不屈:“我是功臣,不是杀手……”

    “啪啪啪——”

    看到叶凡嘴硬,越如钩俏脸一寒,对着叶凡就是一顿噼里啪啦鞭打。

    很快,叶凡衣服全部被打烂,连肌肤都露出不少,还带着一些血迹。

    “说不说,说不说!”

    “我是无辜的!”

    “说不说!”

    “我是功臣!”

    “说不说!”

    “象大鹏是凶手!”

    狂风暴雨的鞭子中,叶凡的不屈始终响着,不为越如钩所慑服。

    “啪——”

    又是六鞭子过去,越如钩把叶凡上半身和桌椅都抽的不成样子。

    只是奄奄一息的叶凡依然不妥协。

    “王八蛋!”

    越如钩打累了,也来了怒意。

    她啪的一声丢掉鞭子,夺过中年男子手里的短枪。

    她大步流星上前,狠狠顶向了叶凡的脑袋吼道:

    “王八蛋,你再不招,我就毙掉你!”

    越如钩面目狰狞紧贴着扳机,作势要爆掉叶凡的脑袋。

    叶凡杀掉大王子的口供,她一定要拿到手,不然无法对象太后交待。

    而且今晚擅自劫走叶凡也会有天大的麻烦。

    越如钩枪口压着叶凡额头吼道:“说!不说打死你!”

    她作势要打开保险。

    “啪!”

    就在这时,奄奄一息的叶凡突然目光一闪。

    他的右手从镣铐中宛如灵蛇一样脱出。

    他一把握住越如钩握枪的手还挑开了保险。

    同时,叶凡脑袋向后一仰。

    他一按越如钩的手指。

    “砰砰砰——”

    七颗子弹一口气激射出去,全部从叶凡脑袋上方射了出去,打入后面厚实的墙壁中。

    枪声大作,硝烟弥漫,也震颤着人心。

    全场大惊。

    “越管家——”

    中年男子他们全都愣了,目光齐齐望着越如钩。

    站在他们的角度,叶凡的动作全被越如钩挡住了。

    加上子弹的硝烟充斥着屋子,他们下意识以为是越如钩打死叶凡。

    越如钩打了一个激灵,低头一看,叶凡的右手又穿回了镣铐中。

    而他也瘫在铁椅上不断抖动,还翻着白眼,好像快要被吓死一样。

    说不出的凄惨。

    越如钩嘴唇一张:“不是我开的……”

    “砰!”

    话没说完,就听到大门突然被人撞开,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接着,象青天、阮公平、王公正带着几十名制服男女鱼贯而入。

    一个个荷枪实弹阴沉着脸。

    “拿下!”

    象青天一声令下。

    几十名人马上分成三批。

    一批人迅速控制住中年男子等越氏成员。

    一批简单粗暴按倒拿着枪械的越如钩。

    还有一批,轻车熟路拍照、录视频、封枪、封鞭子、取弹头,固定各种物证。

    半死不活翻白眼的叶凡的也被拍了照片和视频。

    记录仪也被阮公平他们亲自掌控在手。

    越如钩脸色巨变喝道:“象青天,你们干什么?”

    “你完蛋了!”

    象青天看着她淡淡出声:“象太后也完蛋了……”

    话音落下,门口又涌入十几名外籍记者,拿着相机对审问室拍个不停……

    越如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颊瞬间变得苍白。

    她愤怒扭头望向叶凡,却见叶凡还是惊魂未定态势。

    唯有他的眸子,如水清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