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121 吃枣药丸

    “允南的学问精进不少,这个年纪能有这份学问,已经远超我们在座之人了!”

    随着刘耷进军成都,这座西南最大的城市,一下子陷入到战火之中。不过城中的秩序尚可,刘耷的名声实在太好了,又不像曹魏那样动辄屠城,所以很多人都没有太大的反应,该干什么干什么。

    这不,聚集在成都的一批知识分子们,依旧像往常一样开他们的沙龙“月旦评”。不是随便一场沙龙便能称之为月旦评,只有许邵和许靖这对堂兄弟参加的才能算作“月旦评”。而恰好,德高望重的许靖,此时便在成都城中。

    不过此时许靖还没有到场,便由和许靖一起入蜀的知名学者许慈代为主持。虽然两人都姓许,但却没有亲戚关系。

    许靖是汝南人,而许慈是南阳人,从师刘熙,精通郑玄经学,钻研《周易》、《尚书》、《论语》等。因为天下大乱,许慈来到最南端的交州避祸,在交州结识了许靖,后来又一起从交州来到了益州。

    现在开口称赞眼前少年的便是许慈,其人一副德高望重、饱学宿儒的模样,如果不是眼角有一处尚未消肿的淤青,那看起来就更有范了。

    “多谢仁笃公称赞,谯周定当继续严格要求自己,争取在学问一途,有更深的造诣!”得到许慈的称赞之后,被称赞的谯周也是赶紧起身行礼。

    大名鼎鼎的老牌“投降派”谯周,说起来现在的谯周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年,像《三国演义》上那样劝说刘璋投降再劝刘禅投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过虽然和简杰一样未成年,但出自书香门第的谯周,年纪轻轻便已经有长辈给他起了一个允南的表字,所以在场的士人们都称呼起他的表字来。

    “仁笃虽然和公兴水火不容,但对允南却都非常看好!”随着谯周自谦了一句后,参加这次沙龙的名士孟光也是忍不住笑道。

    随着孟光这句话说完,其他与会的士人纷纷略带笑意,唯独许慈额头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孟光口中的公兴,是魏郡人胡潜,因为天下大乱避居蜀地,是现在蜀地出名的学者。

    不过胡潜和许慈两人非常不对付,两人互相争胜攻击,忿争毁谤,甚至发展到真人的地步,现在许慈脸上的淤青,便是被胡潜给打的。

    正是因为两人恶劣的关系,许靖这边的月旦评,基本上是轮着请许慈和胡潜,因为上次请的胡潜,这次便是请的许慈。

    虽然两人吵得不可开交,但都对蜀地的后起之秀谯周非常看好,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许慈正想着贬损一番胡潜,猛地突然间觉得周围的空气突然一滞,本来热闹的场面突然熄火。

    许慈扭头一看,发现会场这边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赫然是益州别驾张松张子乔。本位面因为使用了加密通信技术,张松与刘耷的通信虽然也被兄长张肃看到过,但张肃却没看出什么问题来。

    因为也没有什么张松和刘耷私通的证据,再加上自从二刘闹翻之后,张松异常低调,刘璋也没有去找张松的麻烦。

    张松在成都之中便成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已经隐形了好长时间,却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次的月旦评上。

    “子乔好!”最终是许慈打破了现场的尴尬,主动向张松打了一个招呼。

    “见过仁笃公!”张松也是向许慈打了一个招呼,在打完这个招呼之后,张松则是自来熟的找了一个座位坐下,看着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张松笑道:“诸公刚才都在说些什么,继续吧!”

    最终又是许慈接过了张松的话茬:“刚才我们在这里称赞允南的学问!”

    “那是当然!允南是我们益州的读书种子,将来一定是能够功成名就的,再过一两年,即便是做上一任郡丞郡尉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

    张松虽然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是引起了很多人的遐想。尤其是在雒城被刘耷打下前,成都和外面的联系没有中断,很多人都听说刘耷一口气在南中提拔了邓芝、李恢、狐笃和张嶷的事情。

    邓芝是荆州来的东州人,一直都是不得志的小吏;李恢是南中人,属于益州人中最受歧视的那类;狐笃和张嶷则出身贫寒,而且都是刚成年。

    刘焉和刘璋父子一直扶持东州人来平衡益州人,但东州人却并不是每个都受重用,要不然法正和孟达也不会投奔刘耷;而益州人不爽刘璋得更多,刘耷的到来,让很多人都看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恐怕将来允南还需要子乔多多提携呢!”而随着张松说完这话后,嘴臭到连诸葛村夫都有些受不了的来敏,忍不住也是向张松放了一个嘲讽,讽刺张松和刘耷暗通曲款。

    而被来敏暗讽了一句后,张松也不生气,他现在再次活动起来,就是要试探一下成都城内这些大人物的态度,从而拉上一些人头去给刘璋试压,尽快结束成都的战斗。

    “来公和刘益州是亲戚,还请来公多多提携允南才是!对了,不知诸公对眼下的形势有什么看法?”于是张松也开始试探起众人来。

    “别!我姐夫是季玉祖母的侄子,这关系已经有些远了,倒是费宾伯和吴子远都投降了刘玄德,我看季玉这孩子是迟早要完啊!”

    刘璋的确有些不得益州的民心,自从他和刘耷开战以来,甚至连刘璋的姻亲都有很多倒戈的。前有刘璋嫂子的哥哥吴懿,后来又有刘璋的女婿费观,先后都投降了刘耷。

    尤其是费观,作为刘璋的女婿,背后的费氏是刘璋的母族,他的投降对刘璋势力的打击非常严重。连费观这种人都投降了刘耷,明眼人都知道刘璋在蜀地的统治持续不了多久。

    “还能怎么样,成都只是能守多久的问题,结果早就注定了!”而那边许慈也是摇了一下头,已经给刘璋判了死刑。

    至于刘耷来了之后,他许慈说不准也有更上一层楼的机会——实际上许慈也和刘耷手底下的孙乾在通信。

    要知道,许慈的老师刘熙和孙乾的老师郑玄是老乡和好友,许慈一直也在钻研郑玄的学问,和孙乾这种郑门的嫡传子弟自然有很多话题。

    在与许慈通信的时候,孙乾便委婉得向许慈暗示了,自己主公求贤若渴的心情,准备夺取蜀地之后重用许慈的想法。虽然许慈嘴上没说,心里说不准盼着刘璋早点儿投降呢。

    正当张松想要再摸摸孟光的想法时,月旦评的会场却是又跑进了一个比谯周还小上几岁的少年,许慈等和许靖相熟的朋友,马上便认出这是许靖兄长的外孙陈祗。

    这年头意料不发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多的是,陈祗的父母都先于许靖去世,成为孤儿的陈祗便一直在许靖家中长大。

    “文休莫不是身体不舒服?”当看到本该出现在这里的许靖没有到来,而是他的表外孙陈祗来到这里,孟光也是焦急得问道。

    被孟光这么一问,陈祗略微有些尴尬,但还是迅速正色道:“许公听闻左将军兵围成都,想要越城前去投靠,只是事情走漏了风声,被刘益州给抓了起来。请诸公一定要救救许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