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娱乐大亨从唱铁窗泪开始

158、无意中好像绿了别人

    拍摄花絮的时候,李岚倒是很配合,笑靥如花,一切依照摄像师的要求来,但陈汉文却全程板着一张木脸,好像谁欠了他八辈子的债。

    比如一个动作,摄像师让两人凑在一起,然后各自举起自己的手臂,圈成一个心型,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李岚没问题,但陈汉文死活就是做不出来,那呆板僵硬的动作,让人看了尴尬症都要晚期了。

    简单的一个花絮拍摄,折腾了好半天才搞定。

    好不容易一切结束,陈汉文告辞就要拍拍屁股走人,这时李岚又叫住了他。

    “这就走了?”

    “不走还留在这里等盒饭?”陈汉文难得幽默了一把。

    “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一点都不绅士。”李岚口气还有点幽怨。

    “什么事?”陈汉文问。

    李岚一字一句道:“你忘记了问我的联系方式了!”

    “联系方式?有这个必要吗?”陈汉文好奇道,他这次难得做事有始有终,而且好像流程都完成了啊!

    “你说呢,我们是非诚勿扰牵手成功的男女嘉宾。”李岚悠悠的道。

    陈汉文摊摊手道:“其实彼此都清楚,大家都是在演戏而已,一出这个门,大家就各奔东西,再没有任何瓜葛,要不要联系方式有什么意义。”

    李岚看了陈汉文一眼,故意道,“你心里是不是特别想要我的联系方式,但是又怕遭到拒绝,为了一点自尊,所以不敢向我要?”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陈汉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其实你真的向我要了,我说不定就给你了,为什么不试试呢。”李岚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道。

    “还是算了吧,要到了联系方式又能怎样,你不搭理我还不是白搭。”陈汉文道。

    “你不试试,又怎么知道我不会搭理你,说不定我就搭理你了呢。”

    “李小姐,你就别开玩笑了,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陈汉文说道,虽然李岚打电话给他时,是经过修音的,但陈汉文还是有点怀疑。

    李岚突然脸色一变,道:“敢情你选我就是逗我玩的?”

    “我什么时候逗你玩?”陈汉文一副无辜的样子。

    李岚道:“你把我选作终选区心动女生,最后又选择了跟我牵手,现在话都没说几句,就要拍拍屁股走人,

    跟我玩台上牵手,台下分手的这套把戏,你说,你这不是逗我玩又是什么!”

    “这,这只是演一场戏而已。”陈汉文有点觉得理屈词穷。

    李岚正色道:“谁跟你演戏了,我不这么认为,追我的男人一大把,你看我向哪个男嘉宾留灯了,仅仅只是向你留了灯而已!”

    “我这可是第一次向男嘉宾留灯,而且以后也不能再登台了,难道你就不该负点责任,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你觉得你这么做像话吗?”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陈汉文自觉理亏,辩驳不得,这是自己给自己挖的坑,含泪也得跳下去,果然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才像话吗!所以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

    李岚眼中闪过一抹得逞的笑容。

    “我还是不知道。”陈汉文道。

    李岚几乎要哭了,这什么人啊,情商怎么这么低,难怪他那么有钱了,还要参加相亲节目。

    “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向我要联系方式,然后,把你的联系方式也告诉我!”对方不上道,李岚只能直接跟对方说明白了。

    “好吧,你的联系方式。”陈汉文无奈的道。

    看到对方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李岚心里虽然不舒服,但没办法,还得给他。

    她从旁边手袋中掏出一张铂金名片,递给对方:“拿好了。”

    陈汉文接过,看都没看,随手塞入口袋,李岚又问:“你的联系方式呢,也告诉我一下。”

    “没这必要吧,我可以联系你。”陈汉文道。

    李岚非常怀疑出去后他会丢了自己的名片。

    “不行,必须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她坚持道。

    陈汉文无奈,只得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对方。

    李岚现场依着对方给的电话号码打过去,直到接通之后,证实这确实是对方的手机号码,这才满意。

    “很好,以后有空约会,我就打这个电话联系你,你能不能保证随叫随到?”李岚问。

    “这个,如果我也有空,当然没问题。”陈汉文随口敷衍,只想赶紧打发走人。

    “,我们现在一起出去。”

    李岚起身,推门走出了小厅,回头见对方落得远远的,又停下来等他,嗔怪道:“跟紧一点,现在我们是牵手成功的男女朋友,明白吗?”

    陈汉文只得紧跟而上。

    两人携手离开,去跟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告别,

    主持人依依不舍:“李岚啊,这里就是你的家,欢迎以后常回家看看!”

    “别,郭老师你别咒我,我已经牵手找到了真爱,可不想再来了!”李岚笑着道。

    “李岚啊,你放心,现在这里没摄像机,用不着演戏了,但今天郭老师,真的好好说你几句,今天这事儿,你做的真是不地道啊,可是把我们给坑惨了啊!”主持人一脸的哀怨。

    “郭老师,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一点都不明白,我哪里演戏了,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演戏了,你不能睁眼说瞎话,你能拿出证据来么?”李岚不依不饶的跟对方杠上了。

    “得,得,怪我说错话了,是我的不对,姑奶奶,我向你赔罪行了么。”

    主持人一副惹不起你的样子,赶紧不提这茬了,改口道,“我这样说,这里是你的娘家,欢迎常回来看看,这样行了吧。”

    “这么说还差不多!拜拜——”

    “拜拜——”

    主持人走过来,又拍了拍陈汉文的肩膀,开口想要说什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了,最后只说了一句,“小伙子,加油,我看好你!”

    陈汉文笑笑不语。

    告别节目组,两人径直出了电视台大楼,一走出大门陈汉文的保镖还没过来,迎面就见到路边停着一辆路虎,一人倚在车门前,西装笔挺,一张看上去有些浮肿的冷峻帅气的脸,不是孙晨宇是谁。

    在他身后,一字排开,站着四个黑衣墨镜彪形大汉。

    看到从广播大楼门口走出来的李岚和陈汉文两人,他一脸阴沉的迎了上来。

    他等在这里,主要目的还是堵陈汉文,报先前两个耳光之仇,堂堂豪门阔少,大名鼎鼎的江省四少之一,竟然被一个小吊丝连打两个耳光,这口气怎么忍的下去。

    他也看到了李岚,有点奇怪对方怎么跟陈汉文走在了一起,以为只是凑巧两人一起出来,他还根本不知道,就在刚才的节目上,陈汉文已经顺利牵手了李岚。

    刚才李岚在节目上的无情拒绝,让他下不了台,孙晨宇心里还有气,但现在他已经顾不上这个了,现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爆揍陈汉文一顿,好好出这口气。

    但他还是先走到李岚身前,沉声道:“李岚,你到底还想玩到什么时候,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很幼稚,很无聊吗?”

    “你是谁啊,我怎么做,你管得着吗?”李岚脸色一冷,一句话怼了回去。

    “李岚,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我这还有事呢,待会回去,我亲自去跟你爷爷说!”

    “白痴!你再敢登我家的门,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李岚看上去气得不轻。

    “除非你答应我,不再上这相亲节目。”孙晨宇得意的道。

    李岚突然也笑得很得意:“放心,我当然不会再上这相亲节目了。”

    孙晨宇听得一喜,以为对方回心转意了,哈哈一笑道:“这就对了吗,我就知道,你是跟我闹着玩的,先不跟你说了,我这还有事呢。”

    说罢,冲着一直在旁边看戏的陈汉文喝道:“小子,你现在跪下求饶,自掌耳光一百下,让我出了这口气,我高兴了,说不定还能饶了你。”

    李岚看着对峙的两人,隐约记起,先前在节目录制现场的时候,就听陈汉文口中提起过,好像是跟孙晨宇有点过节的,这很好。

    这个时候,她自然是要站出来维护自己新晋男友的,当即就上前一步,挡在陈汉文面前,呵斥道:“孙晨宇,你想要干什么?”

    孙晨宇挥手道:“这事跟你没关,你快让开,我要收拾这小子。”

    李岚突然忍不住一笑,笑得很开心:“怎么跟我没关,你难道不知道,他跟我的关系吗?”

    “你们认识?”

    孙晨宇脸色一变,难怪两人一起出来的时候,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李岚脸色一冷道:“我想知道,我男朋友到底怎么得罪你了,让你这般不依不饶的,若是事情不大的话,要不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怎么得罪他的?那两个耳光的事,孙晨宇当然不能直说,这事说出来实在丢人,但现在他的心思却全在对方说出的“男朋友”这句话上,

    顿时只觉得头上绿油油了。

    “什么男朋友,你说谁是你的男朋友?”他怒而问道。

    李岚纤手朝旁边的陈汉文一指道:“我男朋友就是他啊,怎么了?”

    “他是你男朋友?”孙晨宇一副见鬼了的样子。

    “当然,就在刚才,我已经跟他在节目上牵手成功了,他现在就是我的男朋友了,现场观众就是我们牵手成功的证人。”

    李岚笑了笑,又接着道,“等到节目播出之后,所有电视观众也是我们牵手成功的证人。”

    “你说的是真的?”孙晨宇脸色大变,实在不敢相信对方说出的话,但万一是真的呢,对方也许真的能够做出来这样荒唐的事情,那他孙晨宇就成了江省笑话了。

    李岚道:“你信不信跟我们也没关系,我只是告诉你,别动我的男朋友,听明白了吗。”

    “是吗,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今天都要收拾这小吊丝!”孙晨宇阴沉着脸道,心里却是犹如火山要爆发,他觉得这件事可能就是真的,这简直太荒谬了。

    李岚道:“孙晨宇,我再跟你说一句,他是我男朋友,我不允许你伤害他一根毫毛!”

    听到她左一句男朋友,右一句男朋友,孙晨宇不由被叫得心烦意乱,心头火起,怒极之下,忍不住挥掌一个耳光就甩了过去。

    “啪——”

    一道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响起,李岚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脸颊。

    “岚岚,对不起,我不该打你……”

    孙晨宇望着自己的手掌,突然有点茫然,有点感觉不对劲。

    “孙晨宇,你敢打我,我去你的……”

    李岚猛的提脚狠狠踹出一脚,孙晨宇正有点发懵,没有料到对方会突袭这一脚,一下被踢中小腹,顿时疼的弯下了腰。

    “我踢死你,我踹死你!什么玩意儿!”

    李岚还不解恨,大长腿连续踢出,脚脚正中对方的要害,孙晨宇直接趴在了地上。

    还是旁边陈汉文看不下去了,连忙把她拉住。

    “你别拦着我,他敢打我,今天非踢死他不可!”李岚恨意未消。

    “他又没打着你。”陈汉文笑道。

    “没打着我?”李岚这时摸了摸脸颊,感觉确实没有任何异样疼痛感。

    那么刚才那一巴掌又是怎么回事?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她迷惑了。

    “马勒戈壁,小杂种,你又打我脸……”

    这时孙晨宇突然手捂着半边火辣辣的脸颊,终于回过神来了,相比于李岚的那几脚,

    陈汉文的这又一记耳光更让他痛彻心肺,今天他这张脸算是遭罪了,先前的伤都还没好干净,现又遭受重创。

    “你们这四个废物,还不赶紧上,给我作了他!”他红了眼,朝着身后的四个黑衣保镖愤怒咆哮。

    刚才的事发生太快,四个黑衣保镖没来得及反应,但现在没再迟疑,应声如狼似虎的就向陈汉文扑了过去,眨眼间就把对方团团围在中间。

    在四个黑衣壮汉的围攻下,场中那个略显单薄的身影看上去是那么的孱弱无助。

    “砰……砰……砰……砰……”

    连续几记沉闷的撞击声,李岚吓得芳容失色,掩面不敢再看,伤了孙晨宇不要紧,如果陈汉文在这里被打伤了,那可真出事情了。

    好在打斗声很快就停歇了,李岚回过身一看,却是怔了怔,不敢相信看到的。

    本来她以为要出事情了,陈汉文肯定被打得惨不忍睹,

    然而他依旧好好的站在那里,那几个黑衣壮汉却已经倒下了一地,一片哀号之声不断传来。

    “你,你没事吧?”她赶紧走过去问。

    “我没事。”陈汉文神色轻松,哪里像有半点事情的样子,刚刚一个照面他连出了四拳,拳拳击打在对方弱点上,

    在他自己的保镖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放倒了对方的保镖了。

    另一边的孙晨宇脸色变了数变,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吊丝,竟然身手这么了得,自己四个黑衣保镖壮汉一起上,居然一个照面不到,就被全数打翻在地。

    真是一群废物!

    “小杂种,你等着,老子跟你没完!”

    他怕了,丢下这句狠话,转身就向着自己的豪车逃去。

    “我说了让你走了吗。”

    随着一声轻喝,陈汉文掏出手机的随手一扔,

    “砰!”

    手机砸在对方后脑勺上,随着手机沉闷的落地声,只见孙晨宇的身躯犹如一块破麻袋一样,重重摔在了地上,然后一动不动,看上去已经是被折腾的奄奄一息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