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原谅我年纪轻轻就当了道士

第168章 叙旧的事,稍后再说

    雪殇已经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它难受得很。

    尤其是在心口的位置,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让它想说也说不出口。

    大约是知道江离此时很不甘,玄月国师只是笑了笑,没有着急着动手,他的目光放在雪殇的身上。

    “看到了吗?有一个男子即将为你而死,你的心里,难道就不为他感到心疼?”玄月国师看着雪殇的神色,继续开口,“真是可怜这个小子了,他恐怕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你有些不一样的情感,却没有机会了。”

    闻言,江离和雪殇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

    他们俩是不是听错了什么,还是说,这是玄月国师的什么计策?

    很快,雪殇心里便有了一个念头,又好像要差一点才能想通。

    可惜玄月国师已经不想再等,也不愿意再给雪殇思考时间,他右手一吸,将江离提在手里,掐住了他的脖子。

    “江离!”雪殇大喊一声。

    “不,不要,过来,走。”

    就这么几个字,却好似用光了江离的所有力气,他窒息得再也说不出话。

    江离脸上的血色快速褪去,他感觉到呼吸十分困难。

    就连每一次的呼吸,也都成了一种奢侈品。

    原来,这就是要死的感觉了。

    就在这时,几个方向的灵力涌动,齐刷刷地出现了几个人影。

    “老江!”

    宋舒扬一眼就看到了被掐着脖子的江离,他赶紧冲玄月国师飞了过去。

    其他人也看到了江离此时的情景,他们都为江离捏了一把汗,除了王佑以外,也朝着玄月国师而去。

    玄月国师见状,神色微动,右手一甩,把江离给甩了出去,迎接朝他飞过来的人。

    “有意思,一个个都知道修为不如我,却还是这么不管不顾地想要赢了我,当真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啊。”玄月国师轻笑。

    他说出这话,倒是没有什么不屑的表情,可是从他的话里,却能够听出那种为之不屑的意思。

    “你管我们是不是不自量力,老怪物,今日我们要为民除害!你这样控制一个正常人去吞噬鬼魂,再把力量转移到你的手上,简直伤天害理,你这么做,只是在害人!”王佑也是一脸怒气。

    虽说他和表哥的感情可能不如江离他们,但那时小时候唯一的温暖。

    看到表哥被还成这样,三魂七魄都不完整,现在都昏迷不醒的样子,王佑的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虽说小黑,小蝶和宋舒扬都加入了,一起对付玄月国师。

    可,总归是实力悬殊太大,就在玄月国师弹指间,三人也被打得倒飞出去。

    “该死的,他怎么会这么强大?”小蝶纳闷了。

    玄月国师笑笑,似乎对小蝶的这个女子还算温和,竟然还给她解释。

    “自然,我活了千年,很多东西都学会了,修为高也是正常的。想当初,我也是拜了不少的宗门,茅山、龙虎山、蜀山等,我都是去过的。所以啊,你们这些小招数,根本就伤不了我。”说着,玄月国师看向江离,“不过你们太一观,我倒是没有进去过,说真的,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去见识见识。”

    江离冷笑,“就你这样的,是进不了我们太一观的。”

    “哦?是吗?没关系,我有一种法术,名曰搜魂。也就是说,我可以直接搜你的魂魄记忆,知道你所有的事,这个还是可以做到的。纵然是入不了太一观,但是你会的,我也可以学会。”玄月国师保持微笑。

    话音刚落,他的身体便出现在江离的面前。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就是一死,下辈子又是一条好汉。”江离玄月国师一脸口水,“我呸,老怪物。”

    一向保持着微笑的玄月国师,终于在江离的话下收敛了笑容。

    “既然你执意找死,那我也就不让你失望了。”玄月国师说着,又伸出手。

    这一次,他没有再掐住江离的脖子,而是将手放在了江离的头顶。

    原来,他刚才故意掐着江离的脖子,并非是要杀他吗,只是为了看雪殇的反应而已。

    可是现在,他是真的懂了杀心,打算杀了江离。

    雪殇刚才缩在江离身边,就在他打算出声阻止玄月国师的时候,它忽然昂首,看向四周围。

    “你们既然来了,就赶紧出手啊,不然这些一个个的都没命了!”

    此时,四面八方的空间出现了一股扭曲。

    再接着,空间似乎被撕裂,每个方向都探出一只手来。

    很快,空间的扭曲合并,四个人分别站在了玄月国师的四个方位,将玄月国师和江离,以及雪殇围在中间。

    “你们是谁?”玄月国师收回手,站起身来,谨慎地看着出现的四个人。

    “师傅!师叔!”江离大喊了一声。

    “陆鼎生,你终于出现了。”小蝶几乎喜极而泣。

    宋舒扬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也喊了一声,“无苦大师。”

    “阿弥陀佛。”无苦大师念了一句佛语。

    另外一个一身青色长袍的男子,看轮廓,似乎有些眼熟,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也不知道这人是谁。

    江离猜测,可能是什么熟人。

    却不料,王佑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红了眼。

    “爹!我终于见到您了!这些年,您到底去哪儿了?爷爷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江离微愣,难怪说这个最后出现的人有些眼熟,原来是王佑的轮廓和他相似,结果人家是父子。

    “儿子,许久不见啊。”王父拍了拍王佑的肩,“好了,咱们两父子的事稍后再说,现在要解决一个大麻烦。”

    至于这个大麻烦,除了眼下的的玄月国师,不作他想。

    就连其他的三个人,也是为了玄月国师而来的。

    “好了好了,叙旧的事,稍后再说吧,现在是要解决麻烦。”老道笑了笑,指着玄月国师开口。

    江离心中的疑惑很多,可是现在他也明白,这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时候,还是要解决问题才行。

    既然他的师傅和师叔都到了,现在自然也没有他的用武之地,他干脆招呼着雪殇,直接退出四个人的包围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