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虚空极变

第1483章 破立

    小楼主闻言瞬间,苦笑一声,知晓自己先前猜测无误,因为传音的主人,正是那位曲前辈。而对方明知自己入阵,但却并未放自己离开,而是提醒自己小心,其言下之意自明。

    大有借自己之手,试探来人修为深浅之用意。只是让自己不解的是,这位曲前辈既有如此修为,为何还要假手于人,若是她出手,岂不是可以免除许多麻烦?

    小楼主此时心中有数,自然无需顾虑太多,原本缓慢前进的脚步,此时亦加速起来。虽然此地无法施展神识感知对手所在方位,但好在来人似乎被幻阵所困,正不断发出攻击。

    自己以剑心感应之术,不难找出对方所在,攻其不备....

    “斗...”

    然而就在此时,密林深处,一声疾呼忽然响起,随即林中忽然传来阵阵流水拍岸之声,顷刻之间,一道丈许浪潮,便凭空自此密林之中浮现,朝着小楼主席卷而来。

    “嗯?”

    小楼主见状一声轻疑出口,足尖轻点地面,御剑而起,此时心中颇为无奈。因为她已猜出,对方之所以能够抢先攻击,怕是阵法出现了变动。此刻御剑凌空的同时,神识再度四散而出,其结果,果然如此。

    此刻密林之中,对于神识的压制禁制已然完全解除,这位曲前辈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自己与此人动手。但至于是了试探对方,还是试探自己,这一点已无从猜测,更是没有时间多想。

    浪潮席卷而过,难及御剑之高,却在落地瞬间,消散一空,不留一丝痕迹。而在浪潮消散的同时,地面之上忽然发出震震爆裂之声,飞沙走石漫天而起,遮蔽视线。

    而在沙石之中,无数石刺忽然破土而出,如土牢一般,朝小楼主攻去,意在封其退路,而非一招制敌。

    小楼主此时神识离体,正在搜寻对手所在,尚未发觉对手方位,因此心念一转,以守为主,并非出剑应招,而是凭借御剑身法,躲闪地刺攻击。

    不过眼见对方一念之间,便在水土两相之间转换自如,已知对方术法感悟不弱,否则转换相克之属,绝不会如此迅捷。只是这一招的用意,却有些太过直白。

    “嗡...”

    就在此时,随着一阵嗡鸣声起,东南方百丈之外,一道光柱忽然冲天而起,到达百丈之时,于空中分化无数光线,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小楼主见状心中起疑,御剑之下不再与对方纠缠,而是迅速朝着光柱相反的方向而去。既然对手隐匿身形的手段极为高明,只想在暗处攻击自己不肯现身,那自己便逼她现身。

    可就在其御剑而出数百丈后,却见前方不远处,忽然又一道光柱冲天而起,与之前一道一般无二,同样分化无数光线,蔓延而去。

    而此时,小楼主亦是再度得证心中猜想,此处的确不是真正的密林空间,因为那处真正的密林,根本不足百丈方圆。可如今自己距离方才方位,已然远远超过百丈,周围却始终尽如密林之相,一望无际。

    小楼主原本用意,乃是反向拉开距离,迫使对方再度出手,再凭借剑心感应找出对方所在。可此时眼见光柱就在自己身前不远处升起,而自己却对来人气息毫无捕捉,更未自光柱之下看到任何修士存在。

    若非自己判断失误,便是来人对于隐匿身形的术法,当真熟练如斯,若是这样的话,恐怕只有以气剑席卷整个空间,逼其现身。淡如此一来,消耗.....

    “临..”

    就在此时,先前的疾呼之声再度响起,而其方位,却在小楼主身侧不远。其下意识回眸之际,却见一道人影已然跃上半空,身后浮现两座巨大透明圆盘,其上指针不断旋转,其周身则被光雾笼罩,难见样貌。

    “你还是没有沉住气。”

    眼见对手现身,小楼主淡淡出口,但心中却不敢大意,因为其猜出那两道光柱,绝非寻常之物。对方此时选择现身,也必定与局势改变有关,至少在对方的判断之中,已无需蛰伏,可以一战。

    声出同时,小楼主心念一转,手中蓝色光芒一闪即逝,一柄湛蓝长剑便已上手,其上寒光萦绕,正是其随身灵剑。因为有那位曲前辈之前的“嘱咐”,小楼主并未选择试探对手,而是直接拿出七成之力。

    然而就在此时,两道光柱蔓延而出的无数光线,此刻于上空接触,顷刻之间便化作一道光牢,将两女尽数罩于其内。这样一来,与之前的无尽空间便有不同,两女所能活动的范围,便只剩下光牢之内。

    只是让小楼主拿捏不准的是,此阵究竟是对手所为,还是那位前辈所为....

    眼见对手蓄势未发,小楼主心中做出判断,若此时抢攻,未必能够中断对方术法。加之对方方才所为,好似自有章法,以防局势陷入被动之中,其心念一转,同样凝聚剑势。

    身后一柄巨剑虚影缓缓凝聚而出,于周身形成道道风刃,席卷四方,密林之中但有参天古树,此刻尽被风刃所袭,支离破碎。但却因此处空间之顾,刚刚破碎,便又恢复如初,周而复始。

    顷刻之间,小楼主手中剑势已成,眼见对手尚未有出手之意,此时倒也不再等待。手中长剑斜指天空人影,而其身后巨大剑影,则倾倒而下,夹带无数风刃,朝眼前之人而去,似有一剑破空之相。

    然而就在此时,来人忽然口中轻呼一声,但其所说言语却非同以往,并非一字而似咒诀,艰涩难懂。声出同时,其身后圆盘忽然极速旋转,随即其身前浮现出一道巨大掌印,居高临下,朝小楼主俯冲而去。

    掌印方出,密林地面之上,便发出阵阵龟裂之声,无数土刺自地面迸发而出,但还未触及半空之中的小楼主,便被其剑影之中所含风刃击碎,化作漫天尘埃。

    犹是如此,小楼主仍是察觉一股压力袭身,心道对方修为果然不俗,倘若自己方才留手过多,或是大意轻敌的话,此招过后必定占据下风,到时若想取胜,一些底牌恐怕便要藏不住了。

    心念至此,小楼主加催术力,蓝色剑影再度凝实数分,而巨大掌印却似后力不足,再无增长。

    “轰!!”

    剑影掌印交接瞬间,于空中发出一阵连爆之声,带起无数气旋,朝四方而下,似有割裂此方之势。而那些不断恢复如初的古树,似乎也因为磅礴术力之故,恢复速度远不如前,大有倾倒之势。

    小楼主手中术力未尽,但心中却已然起疑,因为其此刻控制剑影,虽未亲身与对方短兵相接,但却也能感知出对方此一招,虽然气势磅礴,却无后继之力,不似自己的一剑前仆后继。

    此种手段,倒有些像典籍之上记载的武道中人,一击即出翻江倒海,生死一瞬,不似修士出手,术力连绵不断,愈战愈强。

    然而就在小楼主思索之际,密林西南方边缘,忽然又有一道光柱冲天而起。而与之前两道不同,此光柱升起的同时,便直朝其余两座勾连而去,顷刻之间便连接其上,使得周围光牢凝实数分。

    “难道她意在此阵?”

    小楼主眼剑影占据上风,对方却迟迟不见后手,心中本就起疑。如今光柱忽现,变数再生,其自然便想到此处。眼见巨大掌印已见消散之势,而周围光牢逐渐凝实,小楼主心中一丝危机预感油然而生。

    而与此同时,剑影攻破掌印,亦朝空中人影,压倒而去。却在此时,听闻一声....

    “麒麟星现,赐浴月霜...”

    传音方落,蓝色剑影亦同时击中空中人影,萦绕其身的光幕瞬间消散,可其中却并无修士,只见一道金色符箓,燃烧殆尽。而下一刻,小楼主便察觉此光牢之内的灵气,忽然间变得狂暴异常。

    而小楼主一剑已尽,早已撤手准备应变,可蓝色剑影却非但并未消散,反而不断凝实,吸收周围空间之内无数灵气。顷刻之间,竟与金色符箓燃烧后的一团光雾合二为一,剑身增长一倍不止。

    小楼主此刻浑然不知对方意欲何为,因为这重新凝聚而出的剑影,不受自己控制,目标却也不是自己,虽有倾斜之势,但剑尖却直指一方,与自己不在同一方位。

    但心中却隐约觉得对方方才口吐的八字法诀,似曾相识,似从哪本典籍之上读过。只可惜,自己与典籍实在无缘,即便不可不读,也是被迫学习,所记的内容十不存一。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轻叹,却忽然自小楼主耳中响起:

    “罢了,你退下吧。”

    话音方落,小楼主只觉眼前物换星移,瞬息之间,人已出现在密林之外,而眼前密林之中,寂静无声,空中更无光牢。却有一道人影,此刻踏空而立,一身破旧黑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