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第一百八十八章 针尖对麦芒

    ( )明芊芊咽了下口水,稳住心神,强装镇定。

    “陆少。”她讪笑着打了个招呼,手心里都是汗。

    “明芊芊,你快说,给我的那个药你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沈宇泽疼得爬不起来,侧头吼着,只是他这鼻青眼肿的实在没什么威慑力,只添了几分滑稽。

    “什么药?”明芊芊装糊涂,“这你可不能乱说,我这几天都在拍广告和参加活动,忙得都没空回公司见你,更别说什么药了,听都没听过。”

    推卸得一干二净。

    “你。”沈宇泽挣扎了几次还是动不了,只能瞪着眼睛,将将喷出火,咬牙切齿地,“你还想不想在圈子里混了,要是不想接触合同,赶紧说清楚药是从哪来的。”

    “这,就算你是我老板,我没做就是没做,怎么可以骗人呢。”明芊芊大概猜到什么事,但眼下明哲保身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她可不想丢了命,只能将糊涂装到底。

    她笑着看沈时遇,“陆少,这好歹大家都是一家人,我还得叫你一声姐夫,现在既然知道我和这事没关系,能不能放我回去?”

    沈时遇冷笑了一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把锋利的刀,往前走了两步,刀口对准了明芊芊脖颈间的大动脉,语气丝毫不在意:“你大可以试试,流血而死是种什么感觉。”

    真当他傻吗,会被这种小伎俩骗过去?

    刀身略一倾斜,划破肌肤表层,有血珠迅速冒出来,刺痛感袭来。

    明芊芊惊恐,说话声音在抖:“我说我说,这药是舒虞宁给我的。”

    疯子。

    她不敢和沈时遇搏命,这医院里里外外都是他的人,到时候就算她死在这里也没有人知情,只能如实将舒虞宁说的话都一五一十转述。

    “真的,舒虞宁那天亲口承认了药是她下的,她做这么多就是为了能留在你身边。”

    沈时遇眼神一暗,这件事兜兜转转又和舒虞宁扯上了关系……

    “沈少,我真的没有骗你,我根本就不知道这药有问题。都说冤有头债有主,你应该去找舒虞宁算账,这事和我实在没啥关系,你就放我走吧。”

    她说着,心里不忘咒骂舒虞宁。

    就知道她没安什么好心,那药居然有问题,要是她因为这事死了,绝对会拉舒虞宁垫背。

    沈时遇放下刀,不耐烦地让元光把人看住,打算上门找人问个明白。

    但还没走几步,电梯门忽地打开,舒虞宁一瘸一拐地走出来,周嫂在一旁扶着。

    还真的是不怕死,自己送上门来。

    明芊芊腹议,乐得看一场好戏,都忘记自己脖子上还在冒血的事。

    “时遇。”舒虞宁笑着,珍重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玲珑的护身符,递过去,“我听说明烟病了,这护身符可灵了,你让她随身带着,肯定很快就能好起来。”

    言辞间都是对明烟的担忧。

    “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明芊芊悠悠开口,“害人下毒的时候倒是心狠手辣,这会在这装什么善良。舒虞宁,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沈少已经知道了,你要是识相就把解药交出来,免得拖累我这个无辜的人。”

    舒虞宁一脸懵:“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得,比她还会装。

    沈时遇没接也没看护身符,单刀直入:“明烟身上的毒,是不是你下的,昨天下午你在哪?”

    “我。”舒虞宁看着他,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笑,“时遇,你看不起我的这点心意,不把我这个人放在心里都好,你总不能这么糟蹋我吧,居然怀疑我对明烟下毒。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不折手段、可耻的人吗?”

    “昨天下午你在哪?”沈时遇不想和她多废话,更不吃这一套。

    舒虞宁沉默。

    “你看,连你自己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别装了,你根本就没失忆。”明芊芊看热闹不嫌事大,在那添油加醋。

    “说话。”沈时遇声音越来越冷。

    周嫂看不下去,心疼舒虞宁受委屈,替她开口:“少爷,我在沈家做了二十几年,我的为人如何,你应该是明白的。舒小姐自从知道少夫人生病后,担心得睡不好吃不好。为了这个护身符,她跑到灵泉寺,从山脚一路磕到山顶。伤了膝盖连药都没敷就赶着到医院来。你说这毒是她下的,这怎么可能呢。”

    她说完,卷起舒虞宁的裤脚到膝盖处,的确瘀青了一大块,还有被碎石头磕碰出来的血丝,看着着实渗人。

    “这演戏演全套,她分明就是为了掩盖自己动手的动机才做的这一切。那天在咖啡馆,明明什么都承认了,现在又来这一套,真当人傻子吗?”明芊芊嘲笑,在笑舒虞宁傻,也是笑她多此一举。

    舒虞宁冷不丁地看着她,“既然你说我们在咖啡馆见过面,那调出监控来一看究竟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元光早就让人远程调出咖啡馆和附近路口进出的监控录像,捧着电脑走过来,当着沈时遇的面按下播放。

    几个窗口同时播放,时间跨度从上午一直到咖啡馆关门,别说舒虞宁了,连明芊芊的身影都没见到。

    事情的脉络突然模糊了起来。

    元光拧着眉,这回真不知道该相信谁说的话了。

    “怎么样,害怕了吧,这视频明明白白的记录清楚,可容不得你作假。”明芊芊挣扎了一下,“陆少,我也是一时被她所蒙蔽,现在真相大白,你是不是应该放人了。”

    她这脖子和手可都疼得很。

    沈时遇脸色阴厉难看,深邃眼眸宛如啐了冰般,让人心生寒意,把电脑砸到她脚边。

    得亏这电脑质量好,被这么猛地一砸都完好无损,从头播放着。

    明芊芊疑惑地看着,脸上神情从不解到错愕再到慌乱,解释:“陆少,你相信我,那天我真的和她见过面,那药是她给我的,这视频绝对被她动了手脚。”

    “这是让人直接破解拿到的原始视频。”也就是说,不存在被人动了手脚的可能性。

    明芊芊如同被一道雷劈过,嘴角抽动,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