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胎三宝:爹地宠妻超给力

第一百八十九章 被耍得团团转

    ( )“怎、怎么可能视频里没有她呢?”明芊芊脸色惨白地憋出这句话。

    难道她做了一场梦?

    可是这药明明是真实存在的。

    她现在整个人都蒙了圈,站在那怀疑人生。

    “现在,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吗?”舒虞宁柔声说着,眼神里的一抹毒辣一闪而过。

    “那你敢不敢让医生检查一下,你到底有没有失忆。”一直躺在地上的沈宇泽总算缓过劲,扶着墙艰难站起来,嘴角还沾着血。

    他觉得这种紧要关头,以明芊芊的智商是断不可能自掘坟墓的,也没胆量在沈时遇面前跳脚。唯一能解释的理由,就是舒虞宁提前找人做好了手脚。

    那么,要是能证明舒虞宁没失忆,逼她拿出解药,明烟就还有救。

    舒虞宁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过来,眼泪说掉就掉,哽咽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么泼我脏水。那如果一会医生检查出来的结果是失忆了,是不是还要接着说,是因为我提前和医生串通好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般,看向了沈时遇:“他们将明烟被下毒的事嫁祸给我,无非就是因为我手里有他们设计车祸要害死你的证据。之前我看在宋伯母的面子上,打算将这个秘密埋在心里一辈子,但现在是他们要置我于死地,我必须为自己讨回个说法。”

    沈宇泽眼神慌乱,脱口而出:“你别听她的,她就是在胡说八道。”

    “我出车祸后,沈宇泽不止一次来医院骚扰试探我,我觉得一定有原因,找人帮我查了当天酒驾的司机,找回那天背的包。”舒虞宁边说边拿出手机,“我查过云端保存里有两个视频,一个是沈宇泽和明芊芊商量找人替手,另一个视频是沈宇泽答应出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买通那个司机伪装酒驾。”

    视频播放,的确如舒虞宁所言。

    沈宇泽和明芊芊哪里想得到还有这一出,脸色都垮了。

    “车祸根本就不是意外,而是人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你死。”舒虞宁不知不觉中,已经转移了事情的重点。

    元光恍然大悟,怪不得他觉得当时司机有些怪。

    按理来说,他的经济能力不支持送儿子出国学习,即便他谎称用全部的积蓄,神情也有些不自然。只是他的底子太干净了,实在找不到任何可怀疑的点。

    现在这个逻辑正好解释得通。

    此时,电梯门再次打开,保镖急冲冲上前:“楼下来了一大批记者,都是听说夫人中毒的事来采访的,已经被拦下了。”

    祸不单行。

    元光愣住,直接转头看向了嫌疑最大的明芊芊。

    “和,和我没关系。”明芊芊结巴。

    “夫人住院期间,你们两个人散布不实言论导致剧组人心惶惶,砸下重金成为投资方,单方面毁约撤下夫人的女主角位置。”元光在路上就已经把事情调查清楚,此时条理清晰地说着。

    “方才在宴会上,又编排一些不实传言,说不定这些媒体就是你们事先安排好的。”

    这个视频的杀伤力太大,加上媒体的出现,几乎让所有人觉得沈宇泽和明芊芊联手“陷害”舒虞宁,抢走明烟资源、利用她上位的事是板上钉钉。

    “你和少爷好歹也算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怎么能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勾当。还因为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这么害少夫人,要是老爷知道了,指不定得有寒心。”周嫂摇头叹气,语气指责。

    “陆少,这件事……不是我的主意…是、是他指使我这么做的。”明芊芊想都不想再次推卸责任,脸色惨白,笑得比哭还难看。

    事到如今,沈宇泽也不再狡辩什么,他只是没想到,自己和明芊芊也算是在商场里打滚历练过的人,论心狠、利用起人心的能力居然会栽在舒虞宁身上。

    想来,一是因为舒虞宁平日里的行为处事太有欺骗性,让人觉得以她大小姐的千金做派不会做出这种肮脏事。

    二来则是她太善于掐准人的弱点为她的计划服务,甚至连自己的生死都可以计算在内,为达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

    沈宇泽耻笑,甚至有点想知道有一天沈时遇知道了她的所作所为,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五分钟内,让所有的媒体都消失了,谁敢刊登有关内容,我会让这家媒体在世界上彻底消失。”沈时遇命令,而后冷淡地让人将沈宇泽和明芊芊关起来,不给解药就不给任何的食物和水。

    “你们这是犯法的……”明芊芊被捂住嘴拖了下去,只能瞪大愤恨的眼睛。

    沈宇泽被拖走的时候,疼得直哼声,路过沈时遇的时候却突然认真开口:“你要怎么处置我都可以,但我有两件事想说。”

    沈时遇没有任何反应,保镖也就没强硬带走,让他把话说完。

    “第一件事是求你救明烟,一定要让她活过来。”明烟于他而言,何尝不是黑暗中奢望的那一道光。

    “第二件事。”他看了舒虞宁一眼,声音变小,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音量说着,“不要相信舒虞宁说的每一句话,她真的没有失忆。”

    舒虞宁没听到话的内容,秀气的眉紧蹙,歪头想去看嘴形,沈宇泽却戛然而止,冲她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说着。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随着两个人的离开,走廊上逼仄而紧凝的气氛有所缓和。

    舒虞宁想了想沈宇泽最后说的那句话,心里没底,面上扯出一抹笑,踉跄着走到沈时遇身边,温声:“沈宇泽为了得到沈家的财产连杀人的事都做得出来,也不知道他还会诡辩出什么话来迷惑你,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注意着沈时遇的神情,但奈何什么都看不出。

    沈时遇面色不改,只一双黑眸中冷意更重,懒得看她一眼:“我有自己的判断。”

    说完朝着重症监护室走去。

    “护身符……”舒虞宁还想追,但膝盖实在太疼了,险些栽倒。

    周嫂连忙扶住,心疼地看着她,“这护身符还是我替你拿给少爷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