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元灵战争

第三十三章 死士

    眼见得周围有人蠢蠢欲动,下手的两个高阶冷哼了一声,一个手中身上电光如同巨蟒一般缠绕闪烁的,继续朝三个小家伙压去,另一个呢,一抬手,刚被掀翻的那两辆车,又被卷起来了,轰隆一声巨响,砸在了靠近的围观群众身前,算是意在威慑吧,结果呢....,这个,就是思维方式的不同了。

    理事会的高阶福利多,限制也多,一般来说,这种差事是不屑为之的,即使不满,譬如上次,也是荒山野岭的约个架什么的,能跑来充当杀手的,多半都属于所谓的“未注册”超凡了,而且很可能是各势力私下秘密培养的,集中资源,举....组织之力神马的。

    不管怎么弄出来的,能到高阶,先天条件还是不错的,但这样的生长环境呢,多半心态见识就有些不同了,平时周围的人都毕恭毕敬的,就算有点不敬的,显露一下实力,也就噤若寒蝉了。

    问题是,这里是塔兰蒂亚,精灵们的暴烈以及荣誉感可是出了名的,结果这两辆车一飞过去,人家立马不干了,本来呢,这年头骗子太多,....都地球弄的,正式亮个警务证件什么的还得检验一下真假呢,何况这盾牌纹饰啊,好歹也得先问两句啊,结果,这下威慑来了,.....威胁我们,......这年头到处都是摄像头的,这要是怂了的话被公布出来,以后怎么见人啊,....你当有钱人不要面子啊?....那就抄家伙吧。

    最近处的五六个路人,多数都是精灵,掏出来的,竟然都是一水儿的重型附魔枪械,就没一把传统弓箭出场,说好的精灵的优雅呢?.....好吧,都体现在枪柄枪身的花纹上了,果然是与时俱进啊,射出来的呢,还多数都是钩索,朝那边三个小家伙身边射的,路人们也不傻啊,知道点子扎手,....都打着别人开火牵制,自己把人救出来的主意,难度好歹低点,能从高阶手里抢人的话,近三年吹逼的题材就有了啊。

    即便是这样,勇猛归勇猛,机智归机智,在高阶位差面前,五六个中低阶路人,都算不上盘小菜,要不是知道城防部队分分钟就到,想先把三个小的拿下,估计立马就是一场屠杀,风系高阶再度挥手,又是一片无形风刃飞出,阻断割断了索具的同时,连带着还掀起一片余波,让一干已经开启了各式护盾的路人,要么乘风而飞,要么如遭重击般的后退。

    为啥割断之前,还有个阻断呢?因为大多数枪械根本没来得及正式开火,如同实物堵塞般的风阻之下,不是爆膛就是歇火了,有个实在人真想发射强效破魔弹的,枪毁了不说,满手满脸被炸的鲜血淋漓,估计以后得去作断肢克隆什么的了。

    那高阶杀手阻断路人后又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果然,还是那三个小家伙比较难缠,身上的高端炼金物品恁多,虽然已经被电的头发炸立,全身冒烟了,还在一边顽抗一边后退,看样子是想退到刚刚又撞又烧的店面里去,躲进去了,又能怎么样呢,还是帮你们省把子力气来个痛快的吧,再度抬手,又一枚风刃还没发出的时候,忽然,就感觉身后一阵古怪的波动,疾速回身,再度扬手,刚刚被他砸过去的一辆车又飞起来了,不过这次,是被几乎切成了两段飞出去的,嗯,不是他切的。

    和车一起飞出去的,还有两个人影,也不像他们切的,因为这俩一个在口喷鲜血,另一个呢,不仅嘴里喷,胸口也喷,那伤口,绝对不是撞击钝器伤害之类的,肯定是捅出来的。其实刚才他就注意到了,有两个靠后的路人也作势要冲的,然后呢,一看前面的人的下场,一下就麻溜的就躲到了车后,样子很猥琐,大家都向他们投去了鄙视的目光,高阶刺客那声不屑的冷笑呢,至少有一半,嗯,一多半,是朝这俩怂货发出的。

    可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躲在车后的两个怂货,一个取出一根法杖往地上一插,另一个呢,竟然拔刀,犹豫也不犹豫的,狠狠刺入自己的心口,鲜血混合着精神念力飞溅到法杖上那一刻,波动,蓦然而生,随后而来的风卷巨力,把车撞飞,把人拍走,却难耐那灵光骤闪的法杖分毫,所以说,那辆“飞车”,其实是被那东东切开的。

    风系刺客凝神细看时,法杖上的灵光已然熄灭,极度危险的感觉,却从身后的方向降临,再度回身时,耳边仿佛听到了极其细微“噼啪”一声,似乎是燃烧蜡烛爆出的小小烛花一般,不是蜡烛,而是废墟中的余火,飞溅出的两点火星如同被他最擅长操控的风力吹送般,朝他们两位高阶杀手飘来,伴随着的,还有大难临头的战栗感。

    然后他就看到,前面的同伴手中电蟒骤然射出,火花消失,火焰,却莫名的从同伴的脚下升起,骤然大盛,由金红转为了炽白,威势比之前他们布置的铝热炸弹更甚,堂堂的高阶超凡,竟然总计只来得及惨叫了两声,就已然化为熊熊的火炬倒地。

    大骇之下,也顾不得什么任务了,身形急退间,眼见得那一点飞舞的火星,竟然又自行消失了,灼热和剧痛蓦然从足底传来,恐慌之下再也顾不得作势防备,双手挥动驱使风力助逃时,身边已然是火光萦绕,这次,他连叫都没叫出来,已然翻滚到底,因惊惧而瞪圆的双目,在被火光带入黑暗前,依稀看到刚被拍飞出去的胸口喷血人影,正半卧在地上,紧盯着他的目光刚刚开始涣散,同样即将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惨白脸上,露出的却是带点嘲讽的神情。

    而就在那位旁边不远处,另一个没自残的呢,也站了起来,强撑着重伤的身体,遥遥行了一个巴克斯帝国宫廷礼,现在他明白了,难怪刚才就看那法杖有些眼熟,传说中巴克斯帝国皇室象征,乌尔里克权杖,....的复制品,“难怪,这火,竟然有些神性的特征........”。

    “帝国皇帝,米赛尔陛下向诸位问好,你们,枉费心机了.....”巴克斯密谍代为行使的昭示声中,第二位高阶杀手,化为飞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