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元灵战争

第三十四章 双雄

    被救的李和李花,一看那法杖,就知道是哪边的人了,他们老娘就有一根啊,李和还朝四周咂么着,喊了句“....爷爷?”然后就被李花敲了下脑袋,“笨蛋,是姥爷啦。”巴克斯皇室第一秘宝,乌尔里克权杖的复制品,虽然是复制品,但其中蕴含的力量,那可实实在在的,在具备天赋的乌尔里克血脉手中,仍能发挥出极大的威力。

    要是没有皇室血脉呢,那就得多出点血了,不过瞬间威力更大,在皇室专门培养的死士殉命牺牲的启动下,这东东能被正品法杖的主人感觉到,将内部封存的力量和殉道者的精神和能量一起激发出来,比起权杖主人的全力一击也不遑多让,要不一直传说乌尔里克的祖先将火神弑了做成了那根法杖呢,这东东的力量本质,确实带了点神术的特征。

    “在下巴克斯帝国密使,宫廷伯爵汉弗莱·哈尔,里面遇袭的,是塔拉夏的重要人物,请大家保持一定距离,先救助受伤人员.....”救了三个小家伙的密谍头子也在感慨,又是这个世界,又是这个地方,几十年前第一次来的时候,被三位高阶伏兵围殴....也不算围殴,人家把他直接拿下啦,这次呢,又换成高阶刺客了,还牺牲了皇室精心培养的一名侍者,好在总算没出大事。

    想到这里,汉弗莱瞥了一眼被救的三个小家伙,眼馋的看着权杖呢,但就是不过来,暗自叹口气,三个机灵鬼,淘气归淘气,脑子倒不慢,估计已经想明白了。李和李花真遇害的话,这世上只怕会有一半人,还是一多半,会认为与他们的舅舅,巴克斯现在执政的那位摄政王有关。

    没办法,宫斗戏啊,满处都在演啊演的,大家最熟悉的配方啊,就连三个小家伙遇袭的当时,也未必没有这种想法,你看,保护两位贵胄的那个龙王弟子叫索伦什么的,到现在也不带着李和李花过来,显然是担心依然有诈什么的,李和李花倒是很轻松,冲着自己遥遥施礼,他们是明白那法杖的本质的,能被这种牺牲手段激发,派汉弗莱过来秘密保护的,那,只能是隐居修炼的,执掌权杖的乌尔里克皇帝本人。

    人家依然是正统的帝国皇帝,想对巴克斯政局做什么改变的话,根本用不着这种手段,而派汉弗莱这个心腹过来保护呢,也确实是明鉴了,皇帝陛下的人出手相救,基本就能洗白,刺客根本不是巴克斯方面安排的了,乌尔里克陛下仍然能够掌控局面,摄政王什么的,是不会,也不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那么,又是谁做的呢?”作为密谍头子的汉弗莱,习惯性的又想了想,.....这个,不好想啊,可能性就复杂得多了啊,......嗨,想不清就不想嘛,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如今的情报部门已经不是我负责了嘛,让帝国枢机部,北地情报局那帮人头疼去吧,....对了,在精灵的地盘上遇袭,尖耳朵们也脱不了干系,应该快到了吧?

    想了这么多,其实时间,不过过去了几分钟,眼见得最扎手的两个高阶转眼化为火炬离奇毙命,连让大家打两下顺道自拍留念的尸体都没剩下,刚被刺客逼退的路人也有点那啥了,不过依然没有四散撒手不管的打算,事实上,想走也走不了了,伤口还没包扎完呢,附近已经连续开了三座翠绿色的传送门,芬布雷顿当地的安全部队,精灵联盟的直属突击队,还有就连高阶祭司团也过来了,目击者肯定是要被带回去问话的。

    而远方呢的雪漫王城中呢,被消息惊了好大一跳的老李也忍不住慨叹,“姜还是老的辣啊,......一失足就上不了床啊。”小小的一点大意,结果就是耳边,屏幕上,终端里,充斥着,“老李....!你是怎么带孩子的!”,“陛下,王室成员的安保需要加强啊,不是每个人都像您一样经常出去作还没事的啊......”,“女婿啊,你这安全意识不够强啊”.....其中,当然是尤以老婆团的声讨谴责最为猛烈,连绵,....效果最大。

    本来就很恼火的老李,更恼火了,这次确实是他的锅逃不掉了,老大老二身边,都有侍卫团,身上也有保命法器,至于那一对小的呢,说实话,他是有点放纵的,一是年纪最小的确他宠,老婆们宠,师兄师姐们宠,二来呢,李品李券已经证明了自己,干的都不错,对于两个小家伙,确实他也没太大的要求,布置的任务,都是去太空监工游玩之类的,三来呢,他也确实担心巴克斯方面的感受,不仅是大舅哥摄政王啊,还有反对大舅哥的人呐,小家伙们低调还有各种流言传出呢,要是再像本王一样英明神武一点的话,....哪还了得啊。

    所以说,各方面的纵容下,两个小家伙虽然天资其实不错,但平时呢,尽干自己喜欢干的事儿了,....吃鸡啊,打怪啊,吃鸡啊,打怪啊,神马的,举止得体是没问题的,但最耗时间的修炼上就......,本来呢,虽然没有神器法杖的复制品,但类似的保命东东呢,他也不是没有,保命法器什么的,但都需要使用者,有相当的实力才成,“....不成,他俩的好日子到头了,抓回来,依老大老二例,.....让媳妇们盯着,天天练功罢.....”。

    反省完自身,就轮到反省别人了,“.....特么的,谁特么干的啊?”说实话,如果那批刺客得手了,他第一时间的反应,也是联想到巴克斯方面,不得不说,这次乌尔里克那个老狐狸,确实是想到了前面,不过另一方面呢,也能看出,巴克斯方面对于与北地的关系,远比北地对巴克斯方面重视得多,共和体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联盟方面的立场和利益之争,所以呢,满眼都是凌乱的联盟事务,而巴克斯方面呢,担心的则是与北地的关系和相处方式问题,于是呢,眼里尽是与北地最大纽带的动向,这个,似乎是从侧面说明了,本王打造的国度,蒸蒸日上,经营有方啊.....。

    飞舞的思绪又飘到了自嗨的高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发散些想的话,可能干出这事的,太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