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医品狂妃:皇叔不可以

第135章 他有隐疾

    ( )苏云裳也跟着点了点头,想必那风语道长对它是有些了解的,虽然不知道究竟了解多少,但至少应该比他们多。

    若是有小铃铛在的话,凡是外伤,无论多严重,应该都不成问题。

    接下来的路程,众人就走的比较顺利了,很快,下一个目的地就是南越城了,所以众人便先在这里歇了下来,好好的整顿一下再继续走。

    这日,她刚进房间,就看到了房间里的纸条,忍不住笑了笑。

    此时君司麟正在另一处与景炎谈论着什么,于是她便直接带着无印先出去了。

    到了酒楼之后,颜允立马迎了上来,笑道:“我还以为,是晋王先看到了纸条,所以你不会来了呢。”

    “为何?”她追问。

    “若是他先看见,只怕是你就见不到这张纸条了。”说着,颜允便示意让她先坐了下来。

    苏云裳微微笑了笑,“他是他,我是我。”

    一句话,就简单的与君司麟撇清了关系,听到这话之后,颜允脸上的笑意变得更深了。

    虽说这里的酒楼也比较简单,但也还是有雅间的,两人坐定之后,无印与另一个小厮就先出去侯着了。

    “可是依在下看,晋王对王妃可是一往情深呢,而且都已经这么久了,也没有再纳过妾。”颜允试探性的接着说道。

    她微微挑了挑眉说:“还行吧。”

    不过心里却忍不住开始回想君司麟的做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自己的态度就开始变化了,但是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自己也有些搞不清楚。

    颜允想要继续追问,但是莫名的有些害怕会得到自己不想要的那个答案,于是便直接岔开了话题。

    愉快的用过午膳之后,他便适时的开口:“那我们就在此分别吧,希望不久之后还有机会见面。”

    她微微点了点头,并不想说什么客套话,虽说与他不是很熟,也不知他的真实身份,但颜允给人的感觉并不令人生厌,或许,可以交个朋友。

    “若是日后有用得着颜某的地方,可以拿此信物到天来医馆。”说着,他拿出了一个玉佩递了过来。

    苏云裳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就接了过来,笑道:“谢谢颜公子,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想必你知道应该去哪里找我。”

    “那是自然,晋王妃当然在晋王府了。”

    两人说笑着,出了酒楼之后就直接分别了。

    回去的时候,她与无印没有走多远,就看到那边的君司麟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他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苏云裳,随后就皱紧了眉头,不悦的开口:“那家伙找你做什么?”

    “他不是要离开了吗,所以就一起喝杯酒,只当为他送行了。”苏云裳解释着,对他这个反应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人怎么看起来像个小孩一样。

    “他没有说我的坏话?”他紧接着追问。

    苏云裳无奈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若是百姓们知道晋王还有这样的一面,只怕是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

    南越周围充满着危险,所以苏云裳准备买一些方便的劲装,君司麟得知之后,立马也要跟上。

    到了这里最大的布店,苏云裳便开始看衣服,时间紧迫,所以她也只能买成衣,好在这里的衣服不算少。

    “公子是从外地来的吧,奴家似乎是第一次在这徽州城见到公子呢。”

    就在苏云裳挑选衣服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一个谄媚的声音,随即便回头看了一下,只见君司麟的身旁站了一个女子,刚才的话应该就是她说出来的。

    不过她没有立马走过去,而是先站在原地观察情况。

    可是没想到君司麟竟然没有直接拒绝,反而问道:“你是?”

    “我爹是张氏酒楼的东家,我叫张朵儿。”她害羞的回答。

    这姑娘虽说长得白白净净,但是体格也不小,看上去至少得有一百四十斤,真不愧是家里开酒楼的。

    那边的苏云裳像是看戏一般看着两人,但是眉头却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这个是你的妹妹吧,没想到公子居然还会陪妹妹一起挑选衣裳,真是顾家的好男儿。”张朵儿接着说道,脸上还飘起了两朵红晕。

    听到这话,苏云裳突然心生一计,上前问道:“姑娘是不是看上我家兄长了?”

    对于如此直白的话语,一般的女子都会害羞的说不出话,但是没想到张朵儿居然看了一眼君司麟之后,直接欢喜的点了点头。

    “那我可就要与你说说了。”苏云裳连忙开口,然后将她拽到了一边。

    “你也看到了,我兄长如今都已经快三十岁了,可是依旧没有讨到媳妇,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张朵儿疑惑的摇了摇头,立马追问:“为什么啊?”

    “因为……我兄长他有隐疾。”苏云裳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为难,“只怕是你们成亲之后,没办法要孩子。”

    “唉,其实我兄长他也是个实诚人,不想耽误其他的姑娘,所以每次都会提前与姑娘说清楚,所以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姑娘愿意嫁给他。”

    苏云裳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她的脸色,果然,她渐渐的皱起了眉头,也开始犹豫起来。

    “你自己想想吧。”

    说完,她就不再开口了,得意的回过头看了君司麟一眼,然后便让店家将她刚才看的几件衣服包了起来。

    刚才她说的话,君司麟全都收进了耳中,但是笑意却更深了,似乎丝毫都不为之生气。

    对此,就连一旁的景炎都觉得奇怪,被人这样诋毁,王爷怎么还笑起来了?

    “无妨,公子,不管你有什么隐疾,我都愿意!”

    令几人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张朵儿居然没有退缩,还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

    “我一定会让我爹找最好的大夫将你治好的。”

    说着,她还上前想要拉住他的胳膊,但是却被君司麟给躲开了,同时眼中闪过了一丝厌恶,不过转而看到苏云裳的表情之后,又觉得心情甚好。

    君司麟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些,与她保持距离,“多谢姑娘的抬爱,不过,在下已经有心上人了。”

    “心上人有什么用,我家可是开酒楼的,除了此地,其他好多地方都有生意,若是你跟了我,下半辈子定会吃喝不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