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一竹封天

第一百二十二章 调虎离山 围杀魅君

    ( )乌云密布,皓月藏云,浩瀚的黑色长空下,点点的薪火,为黑色世界增添了几丝生机。

    咸丰城,灯火通明,人潮熙攘,热闹非凡,来往的人群奔流不息,黑夜奔波劳累的众人。

    各种吆喝声更甚白昼,各色各样的商贩精彩纷呈,令人眼花缭乱。

    整个咸丰城都被像不夜城一般,给予奔波劳累的人群,些许的安慰和放松。

    然而在如此热闹的咸丰城,有一个地方却是例外。

    那就是城主府。

    城主府占地面积极为广阔,建筑群高大威严 非是登高,难以观之全貌,且守卫深严,一般修士根本难以靠近。

    “城主府东南角,建筑雕梁画栋,用材不凡,前后假山池沼,亭台楼阁,错落有致,精致非凡。”

    实乃气派至极。

    一个黑色身影速度快到极致,如飞燕一般,在房檐下,轻掠而过。

    “守卫竟然这般深严,看来想进入藏兵阁和宝库楼。”

    叶天不敢释放气息,灵觉灵敏的他,感知到,此处乃洪家重地,肯定许多守卫于此处驻守。

    看来想要进入藏兵阁和宝库楼,还得令寻他法。

    自己来时曾查过洪家资料,洪震霆留有一子,名曰洪世贤,老来得子,宝贝得很。

    本来洪振挺对其抱有重望

    洪振参与无尽海狩猎,并未带上洪世贤。

    看来想要进入藏兵阁和宝库楼,得从洪世贤的身上想办法不可。

    黑夜笼罩,北边的滔天火灾并没有惊扰洪世贤, 黑夜笼罩,一处庭院内传来靡靡之音。

    我靠,叶天趴在屋檐下,看得惊心动魄。

    自己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洪世贤的住所,本想着即刻将其拿下,没想到遇见如此令人血脉喷张的场面。

    只见一个全身肥瘦晃荡,体型比王半仙吃了邪魂竹是还要夸张。

    洪世贤气喘吁吁的正在耕耘这,宽大的大床,不停摇晃,发出吱吱的声音。

    “少主,你你答应奴家的事一定不能忘了啊,一女子面色羞红,在昏暗的灯光下诱人至极。”

    娇儿放心在这咸丰城,我洪家就是王,还没有我洪世贤办不成的事,这事明儿清早,我就给你办了。

    不过,嘿嘿嘿,娇儿,本少主一直这样可是很累啊,洪世贤那肥头大耳的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

    叶天毕竟血气方刚之人,对于这等方面,哪能忍受的住。

    突然之间,一阵微风吹拂而过,屋内灯光熄灭。

    “是谁!洪世贤当头棒喝大吼,奈何回答他……。”

    我操……,洪世贤肥硕的身体还来不及起身,后脑勺已被重重的一击。

    肥硕的身体直接将处在身下的娇儿盖住,叶天已收拽住洪世贤的头发,直接拉起来,从床上滚落下来。

    “呼呼呼,叫娇儿的女子全身**,露出诱人的雪白线条。”

    刚拽下王半仙的叶天,血脉喷张,鼻血差点忍不住就流了下来。

    连忙掀起蚕被将其盖住。

    叫娇儿的女子缓过神来,张口就要惊叫。

    不过一股深冷的目光紧紧盯着她。

    你相不相信你还没叫出来,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叶天双眸寒气逼人,吓得娇儿直点头。

    不许大喊大叫,待一刻钟之后,你在叫人,叶天看着战战兢兢的娇儿道。

    叶天拖着洪世贤快速离去,消失在黑暗中。

    “呀”,一声女性尖叫声响彻洪世贤院外,两个守卫看门的小厮看着内院一脸的艳羡。

    诶!你说为什么一头猪为什么就有资格享受此等女子呢?

    谁说不是呢,有了个好爹呗。

    不过你说这少主胖归胖,这战斗力挺强的啊,听着尖叫声,场面自己二人都难以想象。

    两个小厮并没有放在心上。

    只当是自家少主战斗力惊人呗。

    一吊楼之下,叶天施展踏天步,极速在夜空中穿行下坠。

    你怎么啦,怎么受伤了,魅君低声问到。

    看到叶天面色潮红以为其受伤了。

    叶天目光闪躲,那种画面历历在目,久久不能忘怀。

    那个没什么,叶天尴尬道,呆会这头肥猪就交给你了。

    魅君打量着叶天手里托着的肥硕的洪世贤,此货果真非凡品。

    叶天看着魅君道,别看这货如此,他的命可值钱了。

    呆会儿你领着其藏兵阁和宝库阁过,我就不信那些隐藏的大家伙,还能呆的住,叶天极为自信,此事他来时可是做了攻略。

    呆会儿道藏兵阁和宝库阁,你就这样做,魅君淡淡点头。

    那分头行动,说罢,两人消失在吊楼。

    “不好了,少主被贼人掳走了,娇儿满脸惊慌失措的向着门外本来。”

    急得脸上小眼泪扑簌簌往下掉,洪世贤若是出事,她的下场不用想也知道有多凄惨。

    “什么,两小厮以为自己听错,连忙再次问到。”

    少主被人掳走了,娇儿带着哭腔说到。

    有人在城主府掳走了少主。

    两小厮对视了一眼,大惊道,赶紧通知二爷和各大统领。

    一时之间,城主府内鸡飞狗跳,火光滔天。

    一小厮飞快像着一座大殿奔袭而去,连滚带趴。

    来着何人,守卫士兵将其拦住。

    都给我让开,小厮近乎吼了出来,少主被人掳走了。

    我需要立即面见二爷。

    说罢不管东西,向着主殿奔袭而去。

    紫气东来大殿内,洪震云震怒,贤儿被贼人努走了,还不赶紧通知几大统领,追……

    小厮侍卫,浑身颤抖的匍匐在地,声音颤抖道,小的也不知……

    “不知,一个大活人活生生的在你们的守护之下被人掳走,洪振云震怒,浩荡的魂力扫荡在大殿之内。”

    启禀副城主,正当洪振云震怒时,又一侍卫极速而来,单膝跪地。

    感受着巨大的压力,看着正处在暴怒当中的洪振云。

    一脸的讶异,难道副城主已经知道了。

    “说”,洪振云几乎用吼道。

    启禀城主,正北方各大院落遭到莫名火灾,此刻火势漫延,无法遏制住,还请城主示下。

    洪振云怒火已上升到极致,到底是谁,竟敢对我城主府下手,真是活腻了。

    说罢,身形消失在原地,飘渺的声音传入大殿,赶紧通知极大统领,封锁城主府,分头行事,极力压下火势,一切待巡回少主在说,如果找不到少主,城主回来,你们就等着被拉皮抽筋吧。

    怎么回事,自己只是来报告火灾的,怎么还扯上少主了。

    藏兵阁外,魅君身影霸气降临,一支巨型手掌自高空压下。

    “有敌袭”,众守卫警觉,连忙还击。

    可惜并不是谁都没挡得住阴魂境强者一击的,魅君霸气侧漏,黑色的夜行服,将其完美的身段完全勾勒出来。

    驻守侍卫均不弱,全是真元境高阶以上修为。

    一聚星境强者统领,手持长枪,枪芒萦绕,朝着巨掌就是一枪,枪芒好似要挑破巨掌。

    十几位真元境强者的攻击瞬间而至,击打在巨掌之上。

    奈何蚍蜉撼树,在巨掌下,枪芒寸寸碎裂,真元境密集的轰击也被瞬间湮灭。

    巨掌携断岳崩海之势压来,巨大的压迫威势,压得众侍卫脸上肌肉不断抖动,恐怖如斯。

    “何方道友,竟敢在我城主府撒野,一道声波传来,随即一道能量匹练划破长空,向着巨掌劈砍而来。”

    魅君的能量巨掌收到冲击,摇摇欲坠。

    你们挡不住的推开吧,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入众侍卫的耳中。

    魅君目光瞬间锁定两道身影,自藏兵阁和宝库阁的阁顶。

    两道身影如脚踏虚空一般,漂浮而来,却有两份高手的味道。

    何方道友竟然敢夜闯我城主府,一道声音自高天传下。

    众侍卫大喜,这个声音他们太熟悉了。

    属下见过城主,藏兵阁和宝库阁广场之上,众侍卫躬身行礼,高声齐贺。

    藏兵阁阁主孙华,宝库阁阁主田衍见过副城主。

    二位阁主免礼,洪振云对着二人微微点头示意。

    三人成犄角之势,将魅君围在中央。

    孙华和田衍就要朝魅君攻去。

    二位阁主且慢,洪振云连忙喊到。

    孙华和田衍瞬间停驻,疑问的看向洪振云,城主这是为何,二人诧异。

    二位阁主且慢,贤儿在她手里呢。

    孙华和田衍,瞬间盯住魅君,少主怎么会在其手里。

    道友可敢在下面罩,以真面目示人;魅君未语,至始至终很是平淡。

    叶天躲在角落,脸上尽是担心,三个阴魂境啊,魅君也不知道挡不挡得住。

    “道友,不知我洪家与你有何过节,促使尔等劫持我那侄儿,洪振海看不清魅君的修为和来历。你放下我家侄儿,我放你离去如何。”

    看来道友是要一意孤行了,那就别怪我们手下无情了。

    “杀,拿下在说,洪振云亦是果断之人,瞬间决定。”

    魅君随手连击,两道能量刃虚空而凝,两道黄色剑刃向着孙华和田衍震杀而去。

    一时间,藏兵阁和宝库楼广场之上,能量纵横交错,飞沙走石。

    将众侍卫掀飞出去,四人你来我往,身影在空中不停闪动撞击在一起。

    孙华和田衍二人久攻不下,被魅君一击击飞,退落在树上。

    转身就是一腿将洪振云扫飞。

    叶天双眸大睁,这也太强了吧,一挑三,别人被你打的节节败退,你丫的,连气都不带喘的。

    三人目光凝重,此人很强,数十招下来,竟然如此轻松的接下三人的攻击。

    魅君双眸扫了一眼角落,转眼看着三人,自虚空兽的芥子戒中,一裹着被子的肥硕男子凭空而现。

    果真是少主,众人吃惊。

    魅君转身离去,至始至终没有任何言语。

    “哪里走,放下我家少主,三人发狠,大招频发。”

    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一个身影瞧瞧的摸进宝库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