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雨乔传

237 带禁军前来

    “每年黄桃和猕猴桃成熟的季节,先生帮忙谈收购的价格,免得旁人从中牟利。每年成熟的棉花,请先生全数请商船运到京中来交给我。这些事并不繁琐,于先生而言是举手之劳。”

    易先生哈哈笑道:“你无非是看中了古玩斋有那么多壮士,并都听我调遣,往后你便不缺那为你押运货物的人了。”

    雨乔屈膝道:“什么都瞒不过先生。”

    易先生笑道:“看在你小小女子却如此精明狡诈的份上,我便应了你。”

    雨乔笑眯眯道:“跟先生这样的老狐狸比起来,我不过是小狐狸罢了。”

    一切安排妥当,雨乔才回府,直接去了照庭苑。

    一进去,老夫人就迎了过来,将她搂住:“你怎地一去就是半个月,我又不好派人去唤你回来,可想死祖母了。”

    雨乔撒娇道:“干娘不许我走,乔儿也想祖母,这不是就回来陪你了。”

    许多事,她并非要瞒着府里的人,索性大家又帮不上什么忙,反倒叫他们担心。

    祖母二人腻歪了好一阵,雨乔才会院子去梳洗。

    这一路奔波,着实辛苦,回到自个家,格外觉得舒心。

    第二日一大早,府里就闹开了,刘家来议亲来。

    刘夫人携刘明博亲自前来,带着一众下人,抬着二十几箱子喜礼。

    刘明博看起来依旧那般美好无染,美而不俗,娇而不娘,艳而不媚。

    实话说,这样的男子,纵是女子都会心动神往的。

    就连府里的下人,每回看到他,都能看痴了过去。

    他此次逃了半个月才回府,意外的是母亲竟然没有责打他,而是对他说:“成亲。”

    成亲他没有意见,于是,母子二人今日便来了。

    刘夫人,也就是陈氏,端坐在那里,对老夫人道:“实在惭愧,原本想着他科考得中,再来议亲,却名落孙山。我想着,倒不如让他早早成亲,有个人管着他,免得他心性不定。”

    老夫人微笑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男儿有志也并非只有功名这一条路。倒是可以将他们成亲的日子定下来,全了这一桩大事。”

    陈氏道:“便请老夫人提议何时成亲?”

    老夫人思索片刻,道:“不如就定在明年春闱后,府里的两个哥儿都在准备春闱科考,府里不宜大操大办,省得叫他们分心。”

    陈氏颔首:“老夫人所言甚是,如此,便定在四月,我会请人在明年四月看一个黄道吉日,看好了,再来回禀老夫人。”

    复又微笑道:“我儿看似乖兀,却生性随性顽劣,我想着让他在宋府住一些时日,平日里多多看看宋家的哥儿是如何律己自省的,总能学到几分,望老夫人成全。”

    这请求不只是老夫人没想到,就连刘明博都没想到。

    原本坐在那里呆萌呆萌的他,眼睛里瞬间有了光彩,就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

    老夫人笑道:“我们既然是一家人,博儿只管住下来便是。”

    等到雨珠和雨乔下了学堂,便得知了这个消息。

    雨珠脸儿红红,也是暗自喜悦。

    雨乔取笑道:“他定是为了想同你多多亲近些,如此看来,你那未来的婆母也不是那迂腐古板之人。”

    雨珠轻声道:“若她好相处,便是我的福气了。”

    雨乔继续取笑道:“祖母此次让他住进了清哥哥的院子,清哥哥那一板一眼的性子,只怕瞧不上他那懒洋洋的做派,到时若为难他,你可不要心疼。”

    说笑了一会子,雨珠便回了自个院子去。雨乔则去了照庭苑。

    祖孙正在厮磨,丫头急吼吼地跑进来了,结巴着说:“老夫人……秦……秦少将军……来府里拜访老夫人……”

    老夫人面色一沉:“慌慌张张做什么?说清楚,哪个秦小将军?”

    丫头满面通红:“还有哪个秦小将军,自然是来过府里的秦琼将军的公子。”

    府里的人早已知晓雨乔拜了秦夫人做干娘,即便秦怀道来拜访,也无需这般慌张和惊喜。

    当然,他的确会让所有女子视为神仙一般的人物……

    老夫人沉声道:“还有没有规矩,你这番做派倒好似他要来府里拿人一般,去请进来。”

    丫头结巴道:“他带着禁卫军前来,奴婢才惊恐不安。”

    老夫人一惊,雨乔更是腾地坐起身来。

    一个人大步从门外迈了进来,身上穿着黄金铠甲,英姿勃发,俊逸非凡,真正是别样的光彩。

    这是雨乔第一次见他穿着将军的盔甲,只觉得比平日里更是耀眼盛辉,当即就看痴了。

    他对着老夫人长揖道:“晚辈拜见老夫人。”

    老夫人定下神来,和悦着道:“小将军请坐,奉茶。”

    秦怀道坐了下来,也不等老夫人询问,先行直言:“晚辈今日来得唐突,是有一事需得老夫人应允。”

    老夫人目光如炬:“你今日既然带着禁卫军前来,只怕是无论老身允不允,你就要照章法办事。”

    秦怀道正色道:“昨夜尚书大人的公子在银缕巷赌钱,输了之后赖账,并且殴打了银缕巷的伙计,半夜时分便暴尸在自己房内。”

    老夫人脸色骤变:“竟有这样的事!”

    “老夫人有所不知,银缕巷是京城最大的赌坊,从无一人敢在银缕巷赖账,其原因便是,但凡赖账之人,非死即残。虽京中早有各种传闻,京兆府尹都没找到银缕巷的丝毫错处。但这次,尚书大人告到了皇上那里,皇上令我亲自督办此事。”

    老夫人静静听着,雨乔只觉得心头开始发紧,更是一言不发。

    “今日我带兵前去银缕巷搜查,竟是在暗室内的夹壁中搜出了大量的兵器,因而将一干人等全数关押进京兆府尹审问。偏这些人竟似钢筋铁骨,问不出一个字来。”

    老夫人沉声道:“事情的始末我已知晓,却不知小将军来宋府所为何事?我宋府子弟,无一人好赌。”

    秦怀道看向宋雨乔,那眼里是说不清的心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