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我在魔教当卧底的日子

第309章 梦醒

    比起李显的犹豫不决,甄高兴和沈寒儿则要果断许多。

    沈寒儿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情感,就像是没有听见李显的叫喊声一般。只见她托举起冰莲,一道淡蓝色火焰从冰莲中喷发。

    也许不应该称之为火焰,而应该称之为冰焰。

    冰焰形成一道冰舌冲下,李显运转功法,手指一引,金色火舌上窜。两方顿时接触到了一起。

    嘶嘶嘶~

    就犹如将水倒入火中,大量白色雾气升腾,然后飘到空中凝结成冰晶掉落。有因为下方炽热的金色火焰而重新气化,再次变成白雾。

    沈寒儿玉指一引,冰莲开始缓缓落下,大量寒气瞬间涌了上来。

    李显也开始全力输出。金色火舌变得粗大,成为一道金色火柱。

    随着冰莲逼近,除了火柱周围,其他地方已然是天寒地冻了。很明显金色火焰相比冰莲还是略逊半分。

    霎时间,雷云涌动。甄高兴燃起十张天雷符,以迅雷之势接近。将李显四周退路尽数封死。

    下一刻雷电击中了他。

    只见他浑身一震,紧接着金色火柱之上突然附带上了雷电之力。甄高兴的天雷符居然被上古五行功法硬生生转移了。

    有了雷电之力相助,冰莲下压的攻势被暂时一阻。

    李显趁机施展土遁之术潜入地下。

    虽然知道是在梦里,但谁说梦中不会死人的。毕竟所有在梦中死掉的人无法开口,说自己做梦的时候死了。

    他的目标是梦魇,没必要和沈寒儿还有甄高兴缠斗在一起。眼下最正确的做法就是暂时逃离,找出梦魇。

    不管是他进了别人的梦,还是别人进了他的梦,只要破局应该能将大家从梦境中解救出来。

    还有一点,就是为什么没有看见萧宛?

    是梦魇能力有限,只能拉两人进来?如果这样为什么是甄高兴而不是萧宛。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萧宛没有进入梦境,或者……

    “喂,别光看戏,你肯定有办法的吧。”李显对眉心的印记说道。

    可是印记毫无反应。

    “居然装死。”李显心中有些无语,要是能靠印记找出梦魇就好了。

    就在这时候,李显感觉到有些冷。他明明已经潜入地下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沈寒儿准备冰封这里。李显试探性的网上移动,果然硬邦邦的,已然形成一片冻土了。

    同时也能感觉到一股神识将自己锁定,因该就是甄高兴了。他修为虽然不高,但神识这方面可以和自己比肩了。

    轰地一声,坚硬的地块突然破开一道口子,李显重新回到地面。

    沈寒儿托举冰莲飘下。

    远处甄高兴的各种符箓也准备就绪,不过他的打法是真的苟。

    “你们两个清醒一些。”李显又试图将两人唤醒,但作用似乎不大。

    “沈寒儿你忘了江长生吗?”李显喝问道。

    只见沈寒儿原本冷漠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她更冷漠了。

    见这招对沈寒儿有用,李显继续刺激道:“江长生那厮居然敢撕碎你的衣服,还轻薄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放过他?”

    “醒过来吧,我们一起将他抽魂炼魄,让他在绝望和痛苦中死去。”

    只见沈寒儿身体开始震动,似乎在极力夺回身体控制权。李显还准备说些什么,甄高兴的招数已然袭来。

    墨辛剑脱手而出,在空中一剑化千剑,组成一道剑网将攻击尽数拦截了下来。

    “回想起来吧,你在江长生面前如何委曲求全的讨饶,他又是如何对你的?如果不是萧雾恰好出现,你已经成为别人炉鼎了。到时候修为尽失,人尽可夫。”

    沈寒儿手中冰莲消失了,她整个人神情变幻不定。

    不过突然间她又镇定下来了,脸色重新恢复冷漠。虽然仅仅只是一霎那,不过梦魇出手的动静还是被李显感应到了。

    李显眉间一股无形波纹涌现,虽然无形无质,却又能掀起滔天巨浪。沈寒儿被击中,面露痛苦之色。

    在不远处,光线有些微微扭曲。李显神识立刻将其锁定。

    梦魇本是无形之物,如果让其逃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同时李显也不顾眉心疼痛,再一次发动阴咒。

    似有一双无形大手将梦魇抓住,让其挣脱不得。

    “总算抓到了。”李显脸色有些苍白,气息微喘。无形之手带着梦魇飞入神秘印记之中。

    梦境轰然碎落。

    李显睁开眼睛,额头大汗淋漓。他长舒一口气,自己此刻正端坐在山洞之中。一切还是都是进入梦境之前的样子,另外三人都在不远处,互成犄角之势。

    这时候沈寒儿和甄高兴也睁开眼来,甄高兴还好一些。倒是沈寒儿,她眉头紧锁,像是身体不舒服。

    这时候萧宛也睁开了眼睛,口中发出惊讶之声:“咦,怎么感觉你们三个没怎么恢复啊?”

    和三人或多或少带着些狼狈不同,萧宛神情饱满,显然已经恢复好了。

    李显摇头,道:“我做了一个噩梦,大概是还没休息好吧。”

    “因为做噩梦而没有恢复好?”萧宛满脑子问号,毕竟对于修行之人而言,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李显想了想,回复道:“因为一只在打斗,所以消耗不小。难道师姐没有做梦?”

    萧宛摇头,摆手说道:“哪来什么梦啊,打坐入定还能居然还能睡着,你是在开玩笑吧!”

    叮当~

    萧宛手腕处的铃铛在她摆手的时候发出清脆响声。

    李显若有所思,也许正是摄魂铃替萧宛挡住了梦魇。接着又将目光望向另外两人,“你们也做梦了吧。”

    甄高兴抢先答道:“是啊,也做梦了。一开始还好好的,自己偶的一本秘籍,然后修为扶摇直上,被誉为年轻一代第一人。有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化神真君,前途一片光明。

    我们天师堂同时也成为比肩四正的一流门派,中间还遭到化神真君的围堵,不过在我的带领下都挺过来了。原本即将成为第五正,结果这时候莫名奇妙和你打了一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