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颤抖吧昏君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不干人事

    最新网址:

    李湛眸光灼灼,一直盯着温暖的面容变化。

    屋外风吹打窗棂,寒冬已过,春风渐起,山上的树木渐渐发芽,处处都有万籁复兴之兆。

    李湛却身处寒冬,甚至温暖一句话就能将他的心彻底冰封住。

    多了一些记忆,李湛不在乎,横竖他不觉得记忆中乾元帝就是自己。

    娶顾娴,宠明妃,广纳后宫,这几条,他是绝对办不出来。

    整日想着怎么把温暖娶回去,其余女子再美,再好,性子再特立独行,他也没功夫没心思关注。

    李湛一直以来都很聪明,从细节上能推断出不少事,因此他找到了抽取自己气运,令自己倒霉的真凶齐柔。

    对生母突然偏心皇长子,李湛一时措手不及,有点难过,可也很快放开了。

    顾娴的针对,以及武王频频异动,李湛就顺势在观天观设局,揪出了顾娴,李湛无法相信顾娴有着上辈子的记忆。

    顾娴甚至找到特殊的药材,让他脑子里多了一些上辈子片段。

    其实李湛不信!

    直到昏厥前,李湛都觉得是顾娴利用什么手段,让他觉得自己上辈子做了那些事,可他方才昏倒时,高热同昏厥并未影响他的判断。

    他没有去想多出来的记忆,而是回忆遇见温暖后的事……然后李湛就吓醒了。

    温暖让他哄小尼姑,他不去,便说他以后会后悔!

    这意味着什么?

    温暖也有记忆的,偏偏温暖不似他不信自己上辈子做过得不是人干的事,温暖应该,可能,大概率是见过那个李湛荒淫的生活。

    “除了小暖之外,爷没多看过任何女孩子,也没觉得她们好,爷直到如今……如今,从未同女子亲近过。”

    李湛是慌了,记忆什么的,对他不重要。

    多了前世记忆,就能无往不胜?

    看顾娴还不够倒霉?

    看他生母,皇后做不成,把自己差点作进了冷宫,据说刘嫔最近在皇宫过得挺惨的,不是李湛还念着生恩,见不到隆承帝的刘嫔快被其余后妃欺负死了。

    毕竟,后宫是天底下最为无情的地方,人人都擅长捧高踩低。

    得宠时,所有人把宠妃捧得要多高有多高。

    一旦失宠,她们恨不得把人踩到地府去,绝不留任何翻身的机会。

    “爷没用过宫女,没找过……”李湛见到温暖唇边的笑意,凑过去,小声道:“有处子,应该也有处男一说,小暖,爷怕,怕你误会爷本性好色,怕你觉得爷利用你,想要得到皇位。

    一如,顾娴对那个李湛的恨意。

    爷不想为那个李湛解释,他所做所为,爷都看不上!可顾娴过生辰是时,他没办法如同武王一样送他漫天的烟花,却给她亲手做了一根钗。

    不过,爷还是说他废物,武王半拥着顾娴时,曾向他警告瞥了一眼,那么得意,把他玩弄股掌之间的畅快……他跑了。”

    “你这还不叫解释?”温暖捏着李湛的下颚,“看着我眼睛,你不就是想说,顾娴的错更大一点?可你别忘了,李湛是皇帝,是她丈夫,隐忍也好,为难也罢,让武王一次次接近她,诱惑她,她并非全然无辜。

    不过,你的错更大一点吧,不是你让武王有机可乘?不是你的疏远,不肯同顾娴交心,她也不会误会你。后宫那么多女子,都是伺候你的。

    顾娴为你守身如玉,对你痴情无悔,你是把她当作傻子了?”

    “那不是爷干的。”

    李湛心一沉,果然,他的担心并不多余。

    有个糟心的前世,还被今生做倾慕的女孩子看得一清二楚,对李湛就是灭顶之灾!

    “武王若是敢诱惑你,借着你彰显自身魅力,爷把他脑浆打出来,什么隐忍,什么江山?统统滚开。”

    “我若是把你当作那个李湛,还会容许你一次次靠近?”

    温暖拍了拍李湛的脸颊,“当年你没少利用我,嘲笑我,说我不像女子,比男人都豪放,还同人打听我有多少个男宠,专门去江南等地买一些英俊少年回来,赏赐给我。

    最过分得是,你将内务府所有最好的胭脂水粉都给了我,同你的宠臣说,若是我能白一点,也许能入眼,不至于让你对女子有性别上的障碍。”

    李湛吞咽唾沫,那个李湛害死自己了!

    别说,这才是李湛会做得事,不好看的女孩子,他多看一眼都嫌烦。

    漠北女王?!

    温暖应该是她吧,也只能是漠北王。

    乾元帝顶着朝臣反对册封的唯一的王!

    在乾元朝,他褫夺所有异姓王的王位,连平郡王都不曾例外。

    温暖不打算再隐瞒,重生后,她脑子里有看客们陪着,身边也很热闹,有亲人相伴,还有时不时犯蠢的温浪。

    但她对今生并没有太多的归属感,就算遇见了熟悉的人,如同阿英等等,同前世她的熟人也不一样了。

    李湛有了记忆,并没想着利用那些记忆抢占先机,坚持那个李湛不是他。

    温暖还是很佩服的,仿佛找到了同伴。

    “李湛就是混账,不为人子,不干人事。”

    魏王小心翼翼瞄着温暖,“他眼光不好,看不到小暖的好,爷不一样,何况爷比男宠更贴心,同你更般配。”

    “你见过……”

    温暖还没说完,李湛豁出去吻上温暖喋喋不休的嘴唇,再多的解释都没一个充满爱的亲吻管用。

    他越解释,越是说不出清,温暖总有一堆的道理理由等着他。

    温暖心头砰砰砰之跳,头皮有点酥麻之感,只是亲吻而已,她怎么感觉灵魂都不大稳定了?

    “别……别……”

    温暖怕了,想要躲开,李湛死死抱着她的腰,加重了吻。

    半晌,李湛离开她的嘴唇,气息不稳,“小暖,在爷出征之前,把婚事办了吧,爷许是等不到姑姑回京了。”

    温暖有心拒绝,可又舍不得:

    “……先定下来,婚礼还是要等她回京的,你就算牺牲在疆场上,我……我不会再嫁给旁人。”

    李湛嘴角抽了抽,就不能想点他好?

    再次欺身过去,李湛再次吻上温暖的唇瓣,亲吻就是比说话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