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闪婚独宠:总裁老公太难缠

第九百章:生母忌日

    事情果然不出余紫颜所料,她还是自信,自己足够了解姑苏墨。

    就在吴静忌日的前五天,晓月得知了这个消息。正茫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的她,最终决定,先回去给母亲扫墓,这是她作为女儿,应该做的事情。

    墓地在公墓向阳的地方,一处高地,姑苏墨说,母亲生前喜欢站在高的地方,她说,这样可以看得更远。

    她过世之后,选的地方,也是她最喜欢的。放眼望去,就能看到整个城市的全景。

    晓月站在墓碑面前,说不出自己此刻是怎样的心情。

    似乎,格外平静。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晓月仿佛看到了母亲生前开心的样子。

    她大概是个开朗的人,开朗的人,总会喜欢阳光的,因为她的心里,一直都充满着希望。

    “妈,你交代我的事情,我都办好了。妹妹我找到了,虽然有些晚。你放心,她现在过得很好,我也很好。今后,我会把妹妹照顾好,你可以放心了。”

    姑苏墨站在墓碑前,平静的语调,读不出半点情绪,就像是在诉说着最普通的事情。

    可晓月听着,心里却觉得苦涩不已。

    她去世的时候,还很年轻,人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或许,她还来不及享受快乐和幸福。

    “妈!我回来看你了。”

    晓月在心里挣扎了很久,想到在她身上发生的种种事情,当这个字喊出来的时候,她的声音已经不知不觉哽咽了。

    说实话,这本应该是和自己没有半点感情的陌生人。

    可当她站在墓碑前,看着她曾经的笑脸,不知为何,晓月的心里就堵得慌,像是有一口气,总是出不去。

    她说着,不知不觉蹲了下来,伸手触摸着墓碑上的照片,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眼睛里,究竟有多么忧伤。

    “妈,谢谢你,当初那么保护我。我是你的女儿,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晓月,现在已经结婚了,我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知道这些,会不会更安心一些。”

    她长叹了一口气,脑子里又浮现出了刘玉婷那张嚣张的脸。

    “妈,你心里的怨和恨,我都知道。作为你的女儿,请允许我,为你做点什么。或许,你不希望看到我和哥这么做,可是,做女儿的,无法看着你独自承受这么多委屈。该付出的,我和哥,都会帮你讨回来的。”

    晓月说完,想起了刘玉婷说的那句话。

    活着的时候,她就没有怕过。现在人都死了,她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是真的不怕吗?如果是真的,就不会被吓得重病卧床了。

    “晓月!”听到妹妹说的话,姑苏墨竟然有些难过。他真的不希望妹妹这么做,看到她过得幸福,已经很好了,其他的事情,他作为哥哥,会帮母亲完成的。

    “哥,别劝我。我已经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晓月挂着轻松的笑容,不希望姑苏墨为自己担心。

    只是下一刻,在她看到姑苏墨身后那几个人时,她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真是难为了他,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只是,他带着这个女人,还有姑苏羽嘉出现在她母亲的墓前,又是什么意思。

    是来炫耀,他现在和自己移情别恋的女人,生活得有多好是吗?

    晓月不知不觉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拳头,他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姑苏玉峰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远远看着那道背影,有些像,又不敢确定。走近了才发现,原来真的是她。

    姑苏玉峰手里拿着香水百合,看到晓月的时候,表情似乎有些尴尬,几个人僵持在那。

    云天霖察觉到了晓月的情绪,悄悄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将人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提醒她,不要冲动。

    可她看着刘玉婷一副弱不经风的恶心样,似乎在强装着和自己的母亲感情有多好似的,她就觉得倒胃口。

    这个女人还要惺惺作态到什么时候,看看姑苏羽嘉身上穿的,那是来扫墓吗?她看,更像是来墓前炫耀,炫耀自己现在的生活的。

    “晓月,你也来了。”

    姑苏玉峰还是主动和自己的女儿打了招呼,只是,晓月无视了他的话,根本没有应他,姑苏玉峰一阵尴尬。

    见大家都不说话,便拿着花,上前一步,放在了墓碑面前。

    “小静,我和玉婷过来看你了,今天是你的忌日,不知不觉,你也走了有二十多年了吧!”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个做丈夫的,有多体贴,对自己的妻子多好。可他这些行为,在晓月眼里看来,就是一个小丑,在自导自演令人恶心的一幕幕。

    “静,二十多年了,我和玉峰都过得很好,你不用记挂我们。”刘玉婷说着,咳嗽了两声,只是,偏偏看向晓月的时候,眼里闪过的得意,似是故意让晓月看到。

    “你真的是她的丈夫吗?”晓月不想再忍,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今天是她的忌日,他还带着别的女人来母亲的墓前,不是故意的,又是什么。

    “晓月,你怎么能这么和我说话。这是在你母亲面前,你对我再不满,也不能这样。”

    “你没有资格来教训我,你也知道这是在我妈面前,那你还带着外面的女人来看她,你是不是存心想来气她,还是来炫耀,我妈死了之后,你的日子过得有多好?”

    “你刘阿姨,是你母亲最好的朋友,你怎么能这么说。”姑苏玉峰被自己的女儿这样指责,心里是有些气的。

    就算再怎么,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也该有些威严,这个女儿,实在太放肆了。

    “是吗?原来,好朋友是这么做的,好朋友要抢闺蜜的丈夫,破坏人家家庭,去当小三,把我妈给害死,是吗?”

    晓月无法原谅姑苏玉峰在母亲的忌日,大摇大摆带着别的女人来祭拜,还说的冠冕堂皇的。这不是一个精明的男人会做出来的事情,他这根本就是有意的。

    “放肆,就算你再怎么不满,如今,你也该叫你刘阿姨一声妈,你实在是太没有教养了。”

    “我是没有教养,不过我起码不会像姑苏大小姐一样,做出那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来。你除了说这些,还会说些什么。我妈对你如何,你不明白?为什么要在今天带着这个女人来气她,拿着你的东西,走,我妈不想看到你们。”

    晓月说着,将摆在地上的花丢在姑苏玉峰的身上,她根本没有碰到刘玉婷,却在这时,刘玉婷突然间,摔倒在了地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