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北宋之无双国士

第五十一章 一年升三级!

    后世的企业到了年底要写年度总结,这对于每个员工来说都是一件苦差事。

    宋朝的官员虽然颇为舒服,但每年年底的磨勘却让他们痛苦不堪。

    所谓磨勘,是古代政府通过勘察官员政绩,任命和使用官员的一种考核方式。

    《磨勘内侍官结阶敕》里面说道:“累勋阶者,并且当司磨勘,具衔奏来。”

    大意是说,凡有功或有政绩者,经过相关部门的考核,送交报批,才能得以升迁。

    简而言之,磨勘也就是古代公务员升迁任用所必经的考核过程。

    宋代的磨勘很复杂,文官被分为“选人”和“京朝官”。

    选人是文官里面最低的一个阶层,分为四等七阶。

    而京朝官又被分为“京官”和“升朝官”,有资格上朝议政的叫做“升朝官”,秘书郎以下的小官员叫做“京官”。

    欧阳辩作为央行里面为数不多需要接受磨勘的官员,他现如今的寄禄官阶是大理寺丞,已经不算是选人了,而是京官了,不过又够不上京朝官,所以他接受的是流内铨的考核。

    欧阳辩今年的业绩着实出色,流内铨又是欧阳修的旧部,所以轻松过关。

    不过他却被赵祯召唤到了崇政殿问话。

    崇政殿、延和殿的朝仪,相对来说比较灵活,时间随意,也可以处理较为私密的工作,比如批阅奏章等。

    在这里天子也可以召见想召见的人,气氛比较轻松,不像垂拱殿举行的早朝的仪式那么肃然。

    这一天是刚刚开了早朝,赵祯将文彦博、富弼、包拯、刚刚上任的权三司使蔡襄等人留了下来,今日召见欧阳辩,赵祯想让其他的人也一起听听,毕竟央行的确是很重要的机构。

    其中赵祯也不乏有一点自己的小心思。

    当初讨论央行筹办的时候,政事堂是犹豫不决的,唯有赵祯很坚决,所以央行可以说是在赵祯的支持下筹办起来的。

    而欧阳辩也是赵祯支持上马的,现如今央行的表现很出色,欧阳辩更是出色地完成了预期的工作。

    没错,赵祯就是炫耀的意思。

    欧阳辩刚刚进入崇政殿,就受到了诸多赞赏的目光。

    目光来之赵祯、文彦博、老丈人富弼等人。

    欧阳辩不由得有些汗颜,赶紧拱手请安,赵祯笑道:“也给季默拿个暖凳,上杯热茶。”

    崇政殿比较强轻松,早朝后在这里议事可以被赐座、赐茶汤的,文彦博等人也都坐着呢。

    欧阳辩赶紧道:“在陛下和诸位相公面前,哪里有小子的座位。”

    文彦博笑道:“陛下让你坐就坐,这是奖励你呢。”

    赵祯大笑道:“文相说得对,这是对你今年的奖励,哦,不对,这只是肯定,奖励嘛……郑大用,念念!”

    郑大用笑道:“好嘞官家。”

    说着郑大用展开黄纸,是一张经过流内铨、政事堂以及赵祯共同用印的任命书,这是相当罕见的,就欧阳辩这样的小京官,一般来说流内铨用印就可以了,极少要政事堂和赵祯也在上面背书。

    没有必要,但是可以表达重视。

    欧阳辩赶紧站起听命,郑大用言辞清晰,说了不少勉励的话,但里面真正有用的就一句:大理寺丞、知大宋中央银行事欧阳辩为秘书郎、知大宋中央银行事。

    差遣没变,还是央行行长,但寄禄官阶升了两阶,从第二十六阶升到第二十四阶,正式从小京官跨步进入京朝官的行列。

    郑大用笑眯眯地合上任命书,内心却是暗暗吃惊。

    欧阳辩嘉佑二年状元,现在是嘉佑三年,短短一年的时间,欧阳辩连续两次升迁,寄禄官阶跨越了三阶,虽然不是很快,但很稳!

    关键是,欧阳辩今年才十三岁而已!

    赵祯笑道:“如何,朕的秘书郎,这个奖励还可以吗?”

    欧阳辩赶紧谢恩。

    富弼笑道:“季默,关于央行的事情,我们都一些,但并不全面,今天陛下叫你过来,希望你当着大家全面的论述一下今年的工作。”

    欧阳辩点头笑道:“这是应该的,那我开始了?”

    赵祯笑道:“轻松一点就好了。”

    欧阳辩点点头,开始说了起来。

    “……其实今年只是一个打基础的过程,我的工作思路主要是这样,首先是前期的吸纳存款,这是一切的根本,有了储备金,才是一切的关键。”

    众人皆点头。

    “……所以我先是找了农业银行拆解一千万贯作为储备金,将整个架子撑了起来,然后再吸纳散户的存款,经过努力,在一个季度内,将存款总额提升到三千万贯。”

    众人眼中露出惊色。

    他们知道欧阳辩在一开始的时候东奔西走,就是为了吸纳存款,在他们心里想来,能够吸纳个几百万贯就已经不错了,没想到竟然凑够了三千万贯的存款,这是个了不起的成就。

    欧阳辩看到众人的脸色,笑了笑继续汇报。

    “……第二步是整个架构的架设。央行的目标是成为整个大宋的结算机构,所以机构终将开遍大宋的每一个角落,那么一个稳定的结构是非常重要的。

    而架构的架设,对于人才的需求是极其渴求的,所以我一整年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培养人才。

    感谢咱们大宋朝的人才培养政策,给央行留下了一个非常庞大的人力资源库,今年央行吸纳了大约接近两千人的规模,预计明年会扩大到六千人的规模,后年则是完成总数两万人的规模。”

    赵祯等人露出喜色。

    大宋朝的养士政策是一项很好的国策,但这么些年下来,庞大的规模也让财政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央行吸纳了大量等候补缺的进士、同进士,虽然朝廷还是要出这么一份薪俸,但却保证了稳定,因为长时间补缺不上,那些读书人也是要闹事的。

    央行能够在三年内解决三万个岗位,这对于朝廷来说,解决了一个极大的负担。

    富弼道:“陛下,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取消进入央行的官员的薪俸?”

    赵祯皱起了眉头,但看起来似乎有些心动。

    如果能够取消的话,按照两万人来算,这些低级官员的薪俸虽然不算高,但每年下来各种花销至少也是人均50贯左右,那么就这一块每年就可以省下来至少一百万贯,这不少了。

    欧阳辩却不赞同这种做法,他出声反对道:“陛下不可。”

    富弼皱眉道:“有何不可?”

    欧阳辩笑道:“进士、同进士愿意进入央行工作,看中的不就是这份薪俸以及入仕的机会嘛,大多数人其实就是家里穷,不得不为了薪俸来央行。

    如果现在就取消他们原有的薪俸,那么吸引力就会大大下降,所以我觉得现在还不能取消,即便要取消,也得等央行把人都招够了再说。”

    赵祯问道:“届时取消,难道不会引起他们的反对么?”

    欧阳辩笑道:“后年这个时候,央行应该已经成为大宋最有钱的银行了,届时银行自然会以高薪吸引他们留下来,朝廷的俸禄比起央行给他们的高薪来说不值一提。”

    赵祯警惕道:“不值一提?”

    欧阳辩忍不住苦笑,他知道赵祯这是心疼钱了。

    “陛下,央行是个极其要求人员素质的机构,它要壮大发展,就得留住这些高素质人才,央行虽然不错,但比起官员,毕竟还是少了些社会地位的,如果地位比不上,薪俸还没有吸引力的话,根本留不住人。”

    蔡襄对这种论调也是同意的:“陛下,季默说得有道理,理财着实是一项非常高技能的工作,需要高素质人才,没有高薪是留不住的。”

    赵祯点点头不说话了。

    欧阳辩继续汇报。

    “……今年我工作内容的第三项则是筹办分行支行,今年筹办了两浙路分行,以及沿运河一路十八个支行,打通两浙路-汴京的金融通道。

    两浙路-汴京的金融通道自下半年开通两个季度以来,共结算三千四百七十三万贯,也因为分行支行的开设,央行多地支行吸纳存款高达两千五百万贯!

    现如今加上暂存的结算款,央行本身的存款和新吸纳的存款,央行留存资金达到九千八百六十万贯,已经接近亿贯的规模!

    现在微臣可以大胆地说一句,央行已经成为大宋存款最多的银行!”

    “什么!”赵祯和诸位相公都惊呼出声。

    欧阳辩傲然笑道:“没错,大家都没有听错,央行留存资金达到九千八百六十万贯,已经接近亿贯的规模!央行已经成为大宋存款最多的银行!”

    文彦博捂住了心脏:“这么多的存款,利息该付出多少啊!”

    欧阳辩看着众人担忧地眼神,不由得苦笑,这些人不为存款而高兴,却在担忧利息的支付……好吧,存款率过高,的确会给银行造成很大的负担,如果没有贷款的话。

    欧阳辩笑道:“诸位请放心,央行已经到达了这个高度,就不必担心这个问题啦,接下来我要说的工作内容的第四项,其实就和央行自身产生利润有关。”

    蔡襄道:“季默赶紧说说,我这心悬着呢。”

    欧阳辩笑着点头继续往下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