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论如何瞒过姐姐谈恋爱

第二百四十章 审讯

    黄昏的村庄,沉默而孤独。

    尸骸遍地,成群的乌鸦在枯藤老树上驻足。

    穆茗漠然地拭去了刃上的血渍。

    村落中的人无一幸免,不论是老人,还是小孩。凡是被波尔沃的种子寄生的人,都死在了他的刀下。

    ……

    战斗舱缓缓开启,试炼结束。

    大家都在讨论刚刚所经历的考验。

    “雪糕,这个试炼,你是怎么做的?”

    穆紫薰问道。

    “什么也没有做,我没有干预。”

    阮伊儿的表情依旧冷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种植魔界花波尔沃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即便是虚幻的梦境也能给予人安慰,那我又何必摧毁他们的幸福呢?”

    “可是,人总要面对现实,不是吗?所以,我把波尔沃烧掉了。”

    穆紫薰悠悠一叹,看着那些村民们悲痛欲绝的样子,着实有些愧疚呢。

    “茗子,你呢?”

    “我毁掉了波尔沃。”

    “和我一样啊。”

    穆紫薰欣慰地点了点头。

    “还杀光了村子里所有的人。”

    穆茗继续说道,他仍然无法释怀。

    艾娜,就像是一个真实存在过的人,不像是一个虚拟的梦境。

    “嗯?”

    穆紫薰愣了愣,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阮伊儿也略微有些错愕。

    “你刚刚说什么?”

    “我杀光了村子里所有的人。”

    穆茗淡淡地重复了一遍。

    “可是,变成怪物的只有少部分。虽然艰难,但依然有很多人都在努力地活着。”

    穆紫薰看着穆茗的脸,总觉得他和自己印象中温柔的弟弟有些不一样。

    “那只是一时,波尔沃的寄生种子是无药可救的,他们最后都会沦为恶魔,为了防止波尔沃的疫病扩散到附近的其他村落,只能杀了他们。”

    “哦,是这样啊。”

    穆紫薰有些失落,本以为烧掉波尔沃,就能改变这一切不幸,没想到从一开始就是死局。

    “哥哥,我好难过啊。我本以为,我的生命系魔法可以救好那些人的,但是没想到……”

    林溪耷拉着耳朵,垂头丧气。

    “没事的,傻瓜。”

    穆茗伸出手在林溪的头上揉了揉。

    妹妹的头揉起来特别舒服。

    “波尔沃的寄生种子会吞噬生命力,越是旺盛的生命力,越是会让它们成长,所以木灵生息反而会加速那些人类变成怪物的进度。”

    “有效杀死它们的反而是死亡系魔法,不过,这样会连带杀死宿主。”

    穆茗柔声安慰着。

    大小姐和莺萝在一旁看着,有些醋意。

    至于藜,压根就没有把这只小鹿放在心上。

    “试炼课程结束,大家肯定也有所收获,可以互相交流一下心得。穆茗跟我出来一下。”

    穆夕研说完,看了穆茗一眼,就朝着教室外走去。

    穆茗觉得,穆夕研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异,便有些好奇地跟了上去。

    “夕研姐,有事吗?”

    “你在战斗舱中的表现,我们还有校方领导都看到了,决定对你做一个心理调查。”

    “心理调查?”

    “对,到时候那个咨询师可能会问很多让人崩溃的问题,你要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

    “没事的。”

    穆茗满不在乎地摇了摇头。

    心理咨询室,很暗,没有开灯。

    “进去吧。”

    里面坐着一个严肃的老头,头也不抬地伏在桌子上写字。

    穆茗走进了咨询室,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说是咨询,用审讯来形容还差不多。

    空间很小,极其压抑,三面都是很窄的墙壁。

    他和咨询师之间隔了一扇铁窗,就像是等待审判的囚犯。

    “你在外面等他。”

    咨询师对穆夕研说道。

    “好。”

    穆夕研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穆茗一眼,关上了门。

    气氛变得安静下来,空气很是沉闷,穆茗不喜欢这种逼仄的空间。

    “你是穆茗?”

    咨询师抬起头,镜片反着光,目光阴翳,像是择人而噬的秃鹫。

    “是!”

    “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是骗子,没有人会对你好,所以你谁都不相信。”

    咨询师没有用疑问句,他用一副很肯定的语气说道。

    就像找到了犯罪证据,笃定一个嫌疑人犯了罪一样。

    “不是”

    穆茗静下心来,淡淡地道。

    “是!你内心很渴望暴力,很想杀人。”

    咨询师盯着穆茗的眼睛,继续说道。

    “没有。”

    穆茗轻轻摇了摇头。

    “你有反社会人格,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视其他人的生命如草芥。”

    咨询师斩钉截铁,话语铿锵有力。

    “我没有。”

    “你骨子里信奉着最原始的丛林法则!只要比你弱小的,都可以毫不犹豫地杀死!”

    咨询师双手撑在桌子上,身体前倾,眼睛猛地睁大。

    他死死盯着穆茗,面目狰狞,眼球爆出血丝。和恶之花试炼中的那个村长一样,对他发出仇恨的呐喊。

    对此,穆茗的语气依然很平静,他只是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一句话。

    “我没有。”

    “你在虚拟战斗舱中杀人的时候表现得很是冷漠。”

    穆茗没有说话,只是抬起眼皮,淡淡地看了咨询师一眼。

    咨询师等待着他的回答,但他没有说话。

    空间变得安静下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穆茗的情绪依旧平静,没有半点焦虑。

    咨询师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眼睛,湛蓝,是他灵魂的底色。

    沉默了许久,他终于开口问道:“你杀过人。”

    穆茗愣了愣,缓缓点了点头。

    “是。”

    咨询师也愣了一下,倒是没想过他会如实回答。

    “杀过很多,还不止一次。”

    “是。”

    除了在孤儿院里,里人格显现的那一次以外。

    被辛德瑞拉异化为吸血鬼的陈立龙也死在他的刀下,陈立龙在他的眼中看来,依旧是人类。

    “为什么要杀人呢?”

    “为了生存。”

    穆茗的语气依然淡漠。

    “你渴望用暴力解决问题,认为暴力才是解决问题最高效的办法。”

    穆茗思索了一会儿,很想否认这一点,但是他没办法否认。

    因为他内心,隐隐认同这一点。

    “我讨厌使用暴力,因为暴力会招致更大的暴力。但暴力有时候确实是解决问题最高效的办法。”

    穆茗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直视着咨询师的眼睛。

    “你骨子是个极度阴暗嗜杀的人,对剥夺他人的生命毫无负罪感。”

    “不是!”

    “你杀人全凭自己的好恶,不考虑其他客观因素。”

    “不是!”

    自始至终,穆茗的脸色都很平静。

    “结束了,你走吧。”

    穆茗微微颔首,不发一言地离开这片狭小的空间,呼吸着外面的空气,心中积郁的不满都渐渐消散。

    他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很不喜欢那种逼仄狭小的空间,就像是野兽会本能地抗拒牢笼一样。

    咨询师在椅子上坐下,思考了很久穆茗的表现,闭上眼,凝聚了全部的精神力,从笔筒里拿出了一支笔。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他隐隐读到了穆茗的内心,但是又不太确定。

    笔在白纸上以一种舒缓的速度勾勒起来。

    一刻钟后,他缓缓睁开眼。

    悦然纸上的,是一个微笑着的红衣少年。

    染血的赤瞳直视着他,像是忘川彼岸的厉鬼。

    咨询师吓了一跳,后背被冷汗浸湿,连忙将手中的画稿揉成纸团,扔进了垃圾桶。

    然后拿起钢笔在给上级的纸质报告中记录了一句话。

    “间歇性人格分离。”

    但思来想去好一会儿,他又撕掉了,在给上级的报告中写道:“无异常。”

    做完这些后,他就将门半掩着,出了门。

    “嘎吱~”

    片刻,门被推开了。

    灰暗的室内,隐约显现出一片嫣红的色彩。

    鲜艳如血的红衣浮动在黑暗中,白皙的脖颈处,曼珠沙华红得耀眼。

    苍白的手拾起了竹篓中的纸团,缓缓展开之后。

    少年看着画中的自己,浅浅笑了笑。

    赤瞳彼此凝望着,宛如鬼魅。

    “要不要杀掉呢?”

    恶魔在黑暗中低语着。

    “放过他吧。”

    另一个响起的声音,温柔清冽。

    “行吧,那就听你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