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兵新警

第二百一十三章 人赃俱获

    三点二十六分,韩昕和恽政委比预计晚了一个小时回到单位。

    徐浩然和侯文正在一楼接待室盘问王学军,韩昕在门口看了一眼,赶紧上楼换衣服。

    没想到刚换上便服,徐浩然和侯文就拿着笔录跑了上来。

    支队平时极少带人回来盘问,恽政委决定过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徐浩然顾不上敬礼问好,递上笔录急切地说:“政委,韩队,王学军没什么可疑,但这个陆正通肯定有问题。他自称是东广省河陆县人,我们通过查询发现,河陆县确实有一个陆正通,但肯定不是他。”

    “冒用他人身份?”

    “百分之百冒用!”

    侯文跑过去打开电脑,调出星光耀那一片的外来人员记录,查询出备案登记的陆正通基本信息,然后根据身份证号继续查询。

    恽政委接过徐浩然的手机,看了看手机里的照片,与侯文查询到的陆正通照片进行不对,赫然发现用肉眼就能看出不是同一个人。

    “小侯,那这个陆正通到底是谁?”

    “政委,您再看看这个。”侯文点点鼠标,飞快地敲击键盘,调出有百分之三十相似的通缉犯蔡家胜资料。

    徐浩然激动地说:“政委,我们怀疑冒用身份的男子就是蔡家胜,他很可能整过容、植过发。”

    “怀疑没用,要想办法确认身份。”

    “想确认身份不难,他可以整容,可以植发,但换不了指纹。”

    “那还等什么,现在基本确定他冒用别人的身份,先把他控制起来,然后采集指纹比对!”

    “我们就是这么想的。”

    考虑到在缉毒上韩昕经验更丰富,恽政委回头问:“小韩,你怎么看?”

    韩昕看着笔录,沉吟道:“如果王学军所说的一切属实,那这个假陆正通在滨江的社交圈并不大。王学军如果失踪失联,肯定会引起假陆正同的警觉,想放长线钓大鱼不太可能。”

    “那就赶紧行动吧,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报告政委,王学军说‘陆正通’是个夜猫子,白天一般在公寓睡觉玩游戏,只有晚上才出来。”

    徐浩然补充道:“我们可以让王学军发个微信问问他这会儿在做什么。”

    如果假陆正通真是蔡家胜,那这个嫌疑人很可能有枪。

    韩昕权衡了一番,放下笔录说:“政委,看来我们需要申领两把枪。”

    “没问题,顺便两件防弹背心。”

    “是!”

    恽政委想想还是不太放心,回头道:“你们赶紧做准备,我去换身衣服,等会儿跟你们一起去。”

    韩昕笑道:“领枪只是有备无患,就一个嫌疑人,我们能对付。”

    恽政委去过南云,知道他在老部队是怎么操练的,伸手拍拍他胳膊,半开玩笑地说:“我不是担心嫌疑人,我是担心你摸到枪就收不住。”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没摸过枪。”

    “我跟着去见见世面行了吧,别墨迹了,赶紧准备。”

    禁毒支队跟行动技术支队,也就是技侦支队在同一个院子里办公,不但共用一个食堂,共用接待室和办案区,连钱库都是共用的。

    徐浩然一刻不敢耽误,赶紧准备手续,请恽政委签字,然后和韩昕一起去领枪。

    侯文则下楼做王学军的思想工作,让他等会儿给假陆正通发微信。如果假正通起疑心打电话过来问,到时候应该怎么说……

    一切准备就绪,请江大姐下楼跟两个辅警一起盯着王学军。

    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开枪,不然会很麻烦。

    韩昕刚把盾牌和警棍塞进后备箱,恽政委就迎上来道:“小韩,你抓捕经验丰富,你布置下任务吧。”

    “其实没什么好布置的,等到了嫌疑人租住的公寓门口,我守在防盗门右侧,浩然跟在我后面。侯文,你站在左边。嫌疑人一开门,你就用力拉开门,防止嫌疑人发现不对劲反锁。我会在嫌疑人开门时往里冲,浩然紧跟上,争取以干净利落地控制住他。”

    确实没什么好不布置,这属于正常操作,只是让谁打头阵的区别。

    徐浩然正想开口,恽政委低声问:“我呢?”

    “政委,你负责支援,等到了门口,你还要帮我们通知江大姐,让王学军给嫌疑犯发微信呢。”

    “行,我负责支援,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就不跟你们年轻人争了。”

    “您还年轻,怎么就老胳膊老腿了。”

    “好好好,先上车。”

    ……

    四人匆匆赶到星光耀,韩昕和徐浩然先乘电梯赶到嫌疑人租住的十五楼蹲守。

    恽政委和侯文带着辅警小王找到物业,直奔监控室,先调看监控确认嫌疑人在不在公寓里。

    确认嫌疑人中午开门拿了下外卖,就没再出门,二人便让辅警小王在监控室盯着保安,防止走漏风声,然后也乘电梯赶到十五楼。

    韩昕见他们上来了,打开包取出盾牌和警棍,徐浩然掏出枪,紧跟在他身后。

    侯文很默契地走到防盗门左侧,轻轻握住门把。

    见三个小伙子准备就绪,恽政委掏出手机给江大姐发了个微信,随即收起手机,从韩昕放在地上的包里取出一根警棍。

    江大姐一收到微信,就把王学军的手机交给王学军。

    “给他发微信,就说你已经到了楼下,楼下停车不方便,不能等太久,让他赶紧下楼。”

    “好的。”

    “发给信息,有什么好紧张的?”

    王学军不是害怕陆正通,而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稀里糊涂犯了包庇罪,苦着脸道:“我不紧张。”

    “不紧张就快点。”

    江大姐生怕他耍滑头,紧盯着他输入文字,随时准备抢回手机。

    与此同时,星光耀的电梯响了,出来了一对正说说笑笑的情侣。

    恽政委早有准备,立马亮出证件,示意他们不用惊慌。

    男生吓一跳,竟准备回电梯。

    恽政委连忙招招手,示意他们先出来,站到消防通道门口。

    韩昕探头看了看,确认恽政委坚决果断地“控制”住了两个不速之客,就听见房间里有了动静,赶紧举起警棍提醒面前的侯文和身后的徐浩然准备。

    防盗门咔嚓一声开了。

    侯文当机立断,猛地往外一拉。

    嫌疑人在里面抓的不紧,没有被带出来,而是惊恐地问:“谁啊!”

    “警察,不许动!”

    韩昕眼前手快,用盾牌顶着他,猛地将他推到紧挨着门口的开放式厨台上。

    徐浩然紧跟而上,一把攥住嫌疑人的左手。

    侯文顺势跟了进来,可通往客厅兼卧室的走道太狭窄,想帮忙都插不上手。

    韩昕本以为嫌疑人会负隅顽抗,正想扔掉盾牌控制住嫌疑人的右手,没想到嫌疑人的心理素质实在不怎么样,竟吓得双腿都软了,就这么瘫坐了下来。

    刚把警棍搁在灶台上,攥住他的右手腕,正准备配合刚掏出手铐的徐浩然把他铐上,突然发现嫌疑人的裤子湿漉漉的,连尿都吓出来了。

    “现在知道怕,早干什么去了?”

    徐浩然同样没想到嫌疑人这么好对付,铐上他的双手,把他架到乱糟糟的客厅里,让他蹲在墙根处。

    韩昕回头看了一眼跟进来的恽政委,掏出证件举到嫌疑人面前:“看清楚了,我们是滨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的民警,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

    过去这几年,蔡家胜的小日子过得看似不错,至少不缺钱花,但事实上过得是提心吊胆,一看见警察就想躲,一听警笛声就心惊胆战,从韩昕冲进来的那一刻,他的心理防线就崩溃了。

    他吓得浑身颤抖,战战栗栗地说:“知道。”

    恽政委举着执法记录仪问:“知道什么,抬起头,看这儿!”

    “知道……知道早晚有这一天……”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早点去公安机关自首?”

    “我怕,不敢。”

    “怕什么?”

    “怕被抓,怕枪毙……”

    韩昕并没有闲着,掏出专门为嫌疑人准备的盘查终端,抓起嫌疑人的手,采集指纹。

    恽政委一听到嫌疑人怕被枪毙,就意识到就算他不是蔡家胜,犯的事也不会小,强按捺下心中的激动,趁热打铁地说:

    “既然知道怕,就应该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有没有听见,明不明白!”

    “明白。”

    见侯文从挎包里掏出了纸笔,坐在茶几前准备做记录,恽政委厉声问:“姓名?”

    蔡家胜刚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听到警察问姓名,这才想起自己植过发整过容,突然又心存侥幸,忐忑地说:“陆正通。”

    韩昕蓦地抬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信口开河!”

    想到这个警察刚才让摁过指纹,蔡家胜心里咯噔了一下,不敢再心存侥幸,如丧考妣地说:“蔡家胜。”

    “这还差不多,你也不想想,我们要是没足够证据怎么会来抓你。”

    亲耳听到嫌疑人交代真实身份,恽政委赶紧定定心神,追问道:“年龄?”

    “二十九。”

    “出生年月日?”

    ……

    蔡家胜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有问必答。

    这时候,指纹比对结果也出来了。

    韩昕举着盘查终端让恽政委看了看,随即收起终端,托着嫌疑人的下巴,看着他的脸和头发,好奇地问:“容是在哪儿整的,头发是在哪儿植的?”

    恽政委已经很多年没办案,没像这么审讯过嫌疑人,正审得很爽,却被韩昕给打断了,只能让他先问。

    蔡家胜魂不守舍地说:“泰国。”

    “花了多少钱?”

    “两百多万。”

    “整的不错,头发植的也可以……政委,您继续问。”

    韩昕意识到好像歪楼了,连忙直起身掏出手套,不缓不慢地戴上,开始搜查房间。

    恽政委实在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干脆顺着他的问题问:“什么时候去的泰国?”

    “家里出事时去的。”

    “家里出了什么事,说具体点!”

    “老家被警察查了,我正在外面,从电视上看到的,知道早晚也要查到我,就开车去西广,从西广去越南,再从越南去的泰国。”

    “怎么去的?”

    “偷渡。”

    “既然都已经偷渡过去了,为什么回来?”

    “没钱了,要回来取钱。”

    “取到了没有?”

    “取到了。”

    “在哪儿取的,取到多少。”

    不审不知道,一审吓一跳。

    他第一次畏罪潜逃时因为走得匆忙,没来得及去在东广省会羊城租的房子里拿钱,只带了两张存有三百多万人民币的银行卡。

    在泰国把钱花完之后,回来取了六十多万现金和三张用他人身份证办理的银行卡,三张卡里竟存了三百多万!

    不过想到他们当年最猖狂时,连帮着剥感冒胶囊的小孩一天都能赚上千,恽政委又觉得对他们这样的毒贩而言,有这么多钱真算不上什么。

    他正暗暗惋惜不管缴获多少,最终也要移交给东广同行,韩昕突然问:“蔡家胜,这是什么?”

    恽政委回头一看,这才发现韩昕竟站在沙发上,从天花板里取出一包白色晶体。

    “存……存货。”

    “我是问里面到底是什么?”

    “冰毒。”

    “从哪儿来的?”

    “存货,以前的。”

    “还有呢,其它存货放在哪儿?”

    “没了,就这些。”

    “刚才是怎么跟你交代的,真没有假没有?”

    “真没了,就剩这些。”

    “政委,您继续问,我再搜搜。”

    韩昕把毒品交给徐浩然,掏出手电接着检查天花板里面到底有没有藏别的东西。

    搜完天花板搜床,没再搜出毒品,不过有意外的收获,竟从床垫下搜出一把手枪!

    韩昕卸下弹夹,取出子弹,一颗一颗整整齐齐摆在茶几上,回头问:“意大利伯莱塔,这可是高级货。在哪儿买的,花了多少钱?”

    恽政委的审讯再次被打断,不过看到又缴获了一把手枪还是很高兴,毕竟想在滨江缴获一把真枪比缴获一克冰毒都难。

    “听见没有,回答问题!”

    蔡家胜偷看了一眼,有气无力地说:“在泰国买的,花了一万多。”

    韩昕从徐浩然手中接过证物袋,把枪塞了进去,转身看着他道:“买贵了,虽然是把好枪,但在泰国不值这个价。”

    恽政委被搞得啼笑皆非,立马回头瞪了他一眼,就差在脸上写着要不你来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