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兵新警

第二百一十五章 知道了你还问

    快到曹国祥租住的小区时,侯文打电话说刚查询到曹国祥在永和路上的一家网吧上网。

    四人马不停蹄赶到网吧,跟刚才去饭店一样,恽政委和辅警小王守前面,徐浩然去消防通道堵后门,韩昕先进去确认目标。

    现在家家都安装了宽带,个个都用手机上网,不但来网吧上网的人越来越少,连网吧都成了“夕阳产业”,一条街上看不见几家。

    韩昕走进冷冷清清的网吧,刚跟坐在吧台里打瞌睡的网管说了一声找朋友,就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男子在里面第三排的一台电脑前,拍着桌子大呼小叫。

    有且仅有的几个客人,可能都戴着耳机,也可能玩游戏完的很专注,并没有受他的影响。

    韩昕一眼就认出他就是要找的人,一眼就看出他确实是个瘾君子!

    年纪轻轻就面黄肌瘦,头发乱糟糟的,眼圈发黑,眼球里全是血丝,精神却异常的亢奋,一会儿拍桌子、砸键盘、飙脏话,一会儿手握着鼠标、紧盯着电脑显示器喋喋不休。

    韩昕没急着动手,也没出去喊政委他们进来,而是不动声色走了过去。

    不进来不知道,一走近他的身边,就闻到一阵既刺鼻又熟悉的金属味,同时发现一个身材娇小的年轻女子,正趴在他左侧的电脑前呼呼酣睡,并且她身上也有吸食冰毒之后特有的味道。

    韩昕在网吧里转了一圈,不动声色走到角落里,掏出手机在下午刚拉的小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恽政委不想熬夜,看完信息就收起手机,带着小王走了进来。

    徐浩然发现消防通道的门是反锁着的,只能绕到大门跟了进来。

    对付两个吸毒人员而已,韩昕同样不想耽误工夫,见政委和小王过来了,走上去用左手一把抓住曹国祥的肩膀,右手攥住曹国祥右手腕:“我们是公安局的,不许动!”

    曹国祥被摁趴在电脑前,一边拼命的挣扎,一边咆哮着:“做什么,公安局了不起!老子最讨厌公安,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你是谁的老子,嘴边干净点!”

    恽政委从来没见过如此嚣张的嫌疑人,紧攥住他的左手,配合韩昕把嫌疑人反铐上。

    让恽政委更意外的是,刚被徐浩然和小王控制住的年轻女子,醒来之后竟撒起了娇,扭动着身体要往徐浩然怀里钻,像神经病似的笑道:“你是警察,我最喜欢警察小哥哥了,抱抱好不好,人家要抱抱嘛。”

    “喜欢个屁,你要不要脸!”曹国祥回头呵斥道。

    “闭嘴,给我老实点。”

    “你特么才闭嘴呢,你是公安,你有枪吗?”

    网管和上网的几个客人惊呆了,没想到面对警察他们还如此嚣张。

    韩昕见怪不怪,示意政委和徐浩然三人把两个瘾君子架到墙角里,先从包里取出执法记录仪,打开别在肩上,然后从裤兜里掏出手套戴上,开始搜曹国祥的身。

    “做什么,再动手动脚,信不信老子一脚踢死你!”

    “你踢个试试,什么时候溜的冰,是不是很嗨很爽,睡不着觉?”

    “老子溜不溜要你管!”

    “看来溜了不少。”

    韩昕把搜出的手机放到一边,确认他身上没匕首之类的凶器,也不管男女有别,开始搜起年轻女子的身。

    恽政委猛然意识到这对男女刚吸过毒,正在兴头上,神志不清,立马回头警告:“你们玩你们的,公安办案,不许拍摄!”

    网管和那几个客人连忙放下手机,老老实实坐下来围观。

    让他啼笑皆非是,年轻女子竟抬头笑道:“小哥哥,他摸我,我不要他摸,我要你摸……”

    韩昕被搞得很没面子,见她口袋只有一千多元现金和一部手机,没别的东西,立马转身从包里取证物袋。

    徐浩然没想到韩坑被女吸毒人员给嫌弃了,想笑当着好几个群众面又不能笑,只能板着脸警告:“闭嘴,谁让你说话了!”

    韩昕还想着回家陪女友呢,收拾好搜出来的手机、身份证和现金,回头道:“政委,带他们去他们住的地方看看吧。”

    “行,走。”

    事急从权,顾不上超不超载。

    就这么把二人塞进轿车后排,直奔他们租住的小区。

    这一路上,曹国祥的精神依然亢奋,喋喋不休,竟打算用游戏里的各种武器,血洗公安局。

    他女朋友好像真看上了徐浩然,一个劲儿往徐浩然身上凑,不断给徐浩然抛媚眼……

    冰毒是一种兴奋剂,吸食之后会对大脑起到很强烈的兴奋作用,会产生各种幻觉幻想幻听,他们此刻的状态就像在做白日梦,跟患上了神经病差不多。

    恽政委和韩昕一样懒得搭理他们,徐浩然却被搞得很尴尬,可后排坐了四个人,很挤,他想躲都躲不掉。

    但曹国祥此刻正活在他的白日梦里,根本无法沟通。

    作为曹国祥女朋友刚看上的警察小哥哥,他必须发挥出作用,只能在韩昕幸灾乐祸的眼神催促下,和声细语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朱爱玲,身份证上不是有嘛。”

    “你们溜的冰是从哪儿来的?”

    朱爱玲用花痴加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迷迷糊糊地说:“你先松开我的手,松开我才告诉你。”

    徐浩然探头看了看坐在最左侧的韩昕,低声道:“你先告诉我,我再帮你打开铐子。”

    “你说话算不算数?”

    “我是警察,说话肯定算数。”

    “他从网上买的。”

    “什么时候买的,还有吗?”

    朱爱玲迷迷瞪瞪的想了想,回头看着真正的男友问:“宝宝,还有吗,我还想溜。”

    曹国祥被押上车之后比刚才清醒了一些,可由于连续两天处于亢奋状态,都没好好睡过觉,精神突然变得很恍惚,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就这么闭着眼嘟哝着:“没了,全被小孙溜完了。”

    “想起来了,没了再买,他又不是没给钱。”

    “哪个小孙?”

    “就是一起溜冰的小孙。”

    徐浩然趁热打铁问:“他在哪儿?”

    朱爱玲也困了,依偎在他身上,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他还在睡觉吧,他比我家宝宝厉害,他搞了我一夜……”

    冰毒被称之为“万毒之王”是有一定道理的,尤其女孩子,一旦沾上就别想洁身自好。

    不过徐浩然现在顾不上惋惜,一想到跟他们一起吸毒的人姓孙,赶紧推推她:“别睡了,还有一个问题,回答完再睡。”

    “什么问题……”

    “小孙叫什么名字?”

    “他就叫小孙。”

    “他今年多大?”

    “跟我差不多大,二十几忘了。”

    “他是做什么的,什么地方人?”

    “他以前跟我家宝宝在饭店干过几天,他好像是贵省人。”

    恽政委猛然意识到徐浩然怀疑的什么,顿时回过头。

    韩昕也来了精神,示意徐浩然继续问。

    徐浩然定定心神,再次推推依偎在他身上的朱爱玲:“小孙在哪儿睡觉?”

    “在我们宿舍,喊他来上网,他不来。”

    “睁开眼睛,看看是不是他?”

    徐浩然掏出手机,点开崇港分局正悬赏通缉的嫌疑人照片。

    朱爱玲跟男友、小孙一起溜冰之后就开始**,折腾了一夜接着溜,然后又跟男友一起出来上网,同样两天两夜没睡过觉,强撑着睁开眼睛看了看,又闭上了双眼。

    “说话呀,是不是他?”

    “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困死了,我要睡会儿……”

    她说睡就睡,跟身边的曹国祥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

    能不能叫醒他们这对溜冰情侣已经不重要了!

    恽政委激动得热血沸腾,见前面有交警执勤,立即示意小王把车开过去。

    徐浩然同样没想到老单位掘地三尺也没搜捕到的杀人犯,竟是个吸毒人员,并且这会儿很可能在曹国祥、朱爱玲租住的车库里睡大觉。

    他激动的无以复加,下意识掏出手机。

    韩昕一样高兴,但没他和政委那么激动,笑看着他问:“老徐,你想做什么?”

    “韩队,这是重大线索。”

    “他们说的话能信吗,查实之后再说。”

    恽政委反应过来,立马回过头:“小徐,韩昕说得对,先查实,再通报。我们可不能草木皆兵,闹出大笑话。”

    想到自己现在是支队民警,徐浩然只能放下手机:“政委,我错了。”

    “没事。”

    正说着,轿车停在一个正指挥交通的交警面前。

    老交警没想到居然有人这么大胆,敢在路口停车,刚走到车边正准备让小王出示驾驶证、行驶证,就见一个中年男子亮出了警察证。

    “我是市局禁毒支队政委恽伟霆,你是二大队的吧,你叫什么?”

    “报告恽政委,我是二大队民警陶金华,请恽政委指示。”

    “陶金华同志,我们正在执行一个紧急任务,来不及请求支援。你能不能找两个人,协助我们看押刚抓获的两个吸毒人员?”

    “报告恽政委,这个路口有两个民警三个辅警执勤,我们有人!”

    “有没有车?”

    “有,警车停在对面。”

    “行,我们把车开过去,把两个刚抓获的嫌疑人转移到你们的车上,你们开车跟着我们,协助我们看押。”

    “如果大队领导查岗怎么办?”

    “大队那边我帮你们解释,这是紧急任务。”

    “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