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兵新警

第二百一十六章 连战连捷

    下午刚抓捕过一个有枪的逃犯,对于如何抓跟曹国祥、朱爱玲一起溜冰的嫌疑人,恽政委已经有经验了。

    一到小区就兵分三路,让小王留下和交警一起看押曹、朱二人,他和徐浩然赶紧去物业调看监控,确认目标在不在车库里,韩昕则先去车库门口蹲守。

    由于两个吸毒人员怎么叫都叫不醒,这个时间没有掌握,调看监控快不起来。

    他刚让小区保安继续快进,肖云波突然打来电话。

    “小徐,你先盯着,我出去接个电话。”

    “好的,有我在,您放心。”

    他走出监控室,看了一眼停在角落里的交警队警车,刚划开通话键,就听见肖云波在那头说:“老恽,我刚到崇港分局办案中心,有个好消息要跟你通报下。”

    “什么好消息?”

    “我刚才不是向局领导汇报了下嘛,局领导认为蔡家胜不但有枪,还躲在距市委市政府那么近的地方,影响太恶劣,必须严办!”

    恽政委下意识问:“肖支,你是说不移交?”

    肖云波禁不住笑道:“他在我们滨江不是没违法犯罪,光现在掌握的证据,就可以对他涉嫌非法持有毒品、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立案侦查。差点忘了,他还涉嫌冒用他人身份!”

    恽政委醍醐灌顶般明白过来,拍着大腿笑道:“还真是,我们一样有管辖权。”

    “我们不只是有管辖权,并且就算想移交也很麻烦,通缉他的有好几家,移交给这个,就会得罪那个,局领导认为干脆不移交,一个都不得罪。”

    肖云波回头看看四周,确认崇港分局的民警没跟出来,接着道:“其实局领导还有一个考虑,过两天省厅要在我们滨江搞禁毒情报研判培训,不但总队领导要来,连厅领导都要来出席开班式。

    厅领导到时候要是问起崇港区发生的那起命案,不但顾区长会很尴尬,连局领导都会尴尬。换句话说,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有亮点,看能不能来个一秀遮百丑,把眼前这一关先过了。”

    “局领导考虑的真全面。”

    “投入那么多警力,到现在都没逮着那混蛋,局领导这也是没办法。”

    肖云波轻叹口气,话锋一转:“再就是我刚才进去听了会儿审讯,发现蔡家胜真是个‘富矿’,他为了保命交代了许多线索。我刚打电话向杨局汇报了下,杨局建议把这些线索,作为我们支队情报工作的‘启动资金’。”

    恽政委茫然地问:“启动资金,什么意思?”

    “情报既要收集、分析、研判,更需要交流。我们想跟东海、东广、西广和南湖等省市禁毒部门展开情报交流,不能光打电话跟人家要情报要线索,也要提供情报线索给人家,有往才有来,你说是不是。”

    “这倒是个办法,毕竟好多情报是几年前的,可能都算不上情报了,让我们一条一条去查实,不太现实。”

    “杨局也是这么说的,他还打算在明天的局党委会上,建议给我们的毒品案件侦查大队,加挂情报信息大队的牌子,以这次全省禁毒情报研判培训为契机,打造一个亮点。”

    人还是这几个人,要干的依然是那些工作,但在某种意义上可以体现出局党委对禁毒情报工作的重视。

    恽政委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干脆笑道:“肖支,我这儿也有个好消息。”

    肖云波好奇地问:“什么好消息?”

    “蔡家胜为了立功保命举报的那个吸毒人员,我们已经找到了,不但那个厨师吸毒,厨师的女朋友也吸食冰毒,厨房的女朋友交代,有一个姓孙的年轻男子,跟他们一起吸毒。”

    查获三个吸毒人员……

    肖云波正暗想这只能算成绩,实在算不上好消息,恽政委补充道:“小徐让女吸毒人员看过崇港分局正在缉捕的逃犯照片,那个女吸毒人员说小徐知道了还问!”

    “同一个人?你们锁定了命案嫌疑人的位置?”

    “两个吸毒人员吸毒之后神志不清,这会儿都睡着了,怎么叫都叫不醒,他们迷迷糊糊说的话,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我们正在调查。”

    禁毒支队在所有支队中排名靠后,别说跟副处级编制的交警支队、治安支队、刑警支队比,实际地位甚至都不如经侦支队和网安支队……

    肖云波岂能错过这个扬眉吐气的机会,急切地说:“给我发个定位,我马上过去!”

    “好,我这就发。”

    “你们赶紧调查,我马上到。”

    ……

    与此同时,韩昕正坐在花厅上,捧着手机一边给女友聊天,一边不动声色观察着对面的车库。

    这是一个全是由七层楼板房构成的小区。

    一层是车库,二层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楼。

    购买车库的业主,大多把车库改造成了能住人的地方,有的用于出租,有的给上下楼不方便的老人住,还有的干脆把车库改造成了厨房兼餐厅,反正没人用于停车。

    刚才在网吧,从曹国祥身上搜出了一把钥匙。

    一看就知道是不锈钢门锁的钥匙,等会儿行动时不用担心怎么开门,而且车库没有后门,也没有窗户,不用担心嫌疑人会从后门或翻窗跑。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消息,只要确认嫌疑人在里面,就可以采取行动。

    “我可能要晚点回去,今天有行动。”

    “是不是崇港分局辖区发生的拿起命案?”姜悦打字问。

    韩昕飞快地输入一行文字:“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小区业主群里有人发了,听说死的是个女的。”

    “离我们陵海那么远都有人知道!”

    “陵海有人在市区上班,我们楼下老陈家的二儿子,就在陵海人民医院做医生。”

    “下次谁生病可以找他。”

    姜悦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立马发了一个敲头的表情。

    韩昕意识到说错话了,赶紧发了一个捂脸的表情。

    正忙着斗图,恽政委、肖支和徐浩然匆匆走了过来。韩昕连忙踹起手机,掏出在网吧搜出的钥匙站起身。

    匆匆赶来的肖云波顾不上表扬部下,走到过来拍拍他胳膊:“应该在里面,开门吧。”

    “是。”

    韩昕回头看了一眼从包里取出盾牌和警棍徐浩然,确认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走上前小心翼翼打开门锁。

    恽政委不知道里面的点灯开关在哪儿,立即打开手电,一手举着手电,一手举着执法记录仪跟了进去。

    车库并不大,里面的东西也很少。

    韩昕一进门就隐约看见有个人在床上睡觉,听到轻微的打呼噜声,立马冲上去隔着被子死死地将其摁住。

    徐浩然借住恽政委手电的灯光,扔下盾牌和警棍,扑上来摸嫌疑人的手。

    “谁啊,做什么……”

    “你说呢!”

    韩昕终于摸到嫌疑人的左手,一把将嫌疑人拉翻过来。

    徐浩然掐着嫌疑人的脖子,呵斥道:“我们是公安局的,不许动!”

    肖云波很久没亲自抓捕嫌疑人,很默契地上前帮着上铐子。

    孙宝平的困劲儿还没过,面对手电的强光又睁不开眼,就这么眯着眼浑浑噩噩地问:“公安局……”

    “醒醒,别睡了!”

    韩昕和徐浩然把孙宝平拖下床,让他蹲在床边。

    孙宝平这才缓过神,顿时吓得瑟瑟发抖。

    恽政委用手电照了下四周,找到开关,走过去打开灯。

    徐浩然托着嫌疑人的下巴看了看,激动地回头道:“肖支,政委,就是他!”

    肖云波没想到一天之内竟连战连捷,取得这么大战果,摁住嫌疑人的肩膀,示意韩昕赶紧搜搜,随即俯身厉喝:“孙宝平,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吗?”

    “不知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狡辩,你以为你做的事没人知道!”

    孙宝平彻底清醒了,也更害怕了,浑身像筛糠搬地颤抖。

    韩昕戴着手套,从墙角里的一条脏兮兮的裤子里,搜出一把匕首,举到鼻子下嗅了嗅。

    “肖支,有血腥味,裤子上有血迹。”

    “继续搜。”

    “是。”

    肖云波欣喜若狂,可想到现在不是庆功的时候,揪住嫌疑人的头发,声色俱厉:“孙宝平,你有胆杀人,怎么没胆承认?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公安机关就拿你没办法?”

    孙宝平吓得魂不守舍,不敢回答。

    韩昕从床底下搜出两个用矿泉水瓶制作的冰壶,放到匕首和带有血迹的裤子边。

    紧接着,先是从停放在墙角里充电的电动车座位下的储物格里,搜出一部手机,又从床头翻出一部手机。

    肖云波几乎可以断定人是这小子杀的,逼视着他问:“这个手机是谁的?”

    孙宝平吓得不敢直视,浑身抖得更厉害了。

    见他死不开口,肖云波也懒得再问,毕竟他是崇港分局要抓的逃犯,干脆松开他的头发,走出车库掏出手机打电话向局领导汇报。

    “杨局,我肖云波,向您汇报个情况,我们支队在调查毒案线索时,意外抓获了崇港分局悬赏通缉的命案嫌疑人孙宝平,已经控制住了,搜到一把匕首,还有两部手机,他的裤子有血迹,好好好,我这就给您发定位,我在等他们过来接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