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灵风仙途

第二百七十八章 暗林

    期间路过憨厚大汉当初的洞府所在,其还兴致勃勃的拉着古平进去一观。

    数百年未曾有人入住,洞府却丝毫不显荒凉破旧,仍旧是十分干净和清爽,似乎像是这段时间一直有人在居住着一般。

    洞府内部陈设乏善可陈,不过是一块巨大的青石充当床铺,几个石桩权作桌椅。

    宽广的洞府内陈设寥寥无几,显得十分空旷,不过倒是和大汉粗犷的性格不谋而合。

    在古平刚刚走进去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被洞府之内,石壁之上大幅大幅的壁画,吸引到了全部眼光。

    壁画好像是描绘了憨厚大汉在神牛岭的经历,最开始就是一只硕大的八荒烛牛,来到了一处青翠的山岭,仰天怒吼。

    第二幅就是憨厚大汉在神牛岭建立势力的过程,身畔已然围上了不少小弟,志得意满。

    而第三幅壁画和第二幅大体相仿,只是在憨厚大汉的身边,蓦然多了一头小的八荒蛮牛,就如同神牛岭上的一众雕像一般。

    古平还欲再朝着后面看下去,不过憨厚大汉再次回到旧日洞府,很快就已经有些腻了,

    “古道友,我们还是速速前去寻找那只木精吧。”

    古平自无不可,他还惦记着回到碧云宗的卓卿月呢。

    南荒之事,自然是越早圆满结束越好。

    古平和憨厚大汉两人很快就来到了神牛岭的西北边缘之处。

    不出意外,古平和憨厚大汉很快就找到了木精的踪迹。

    一条浅浅的山林小道上,浓郁至极的草木精气气息,毫无疑问,这绝对就是那只木精留下来的。

    古平和大汉对视一眼,均是精神一振,就气息强度来讲,这应该就是在一天内留下的,甚至可能就是在这几个时辰内。

    古平抬眼望去,小径不长,不过百余丈的距离,然后直通进不远处的一处暗林之内。

    所有气息痕迹也都在此处戛然而止,再无分毫。

    木精跑进了幽林之内,古平脑海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然后扭头看向大汉,抬手遥遥指向前方,

    “道友可知,这是何处?”

    憨厚大汉怔了一下,然后挠了挠头,

    “不知道。”

    接着嘿嘿一笑,

    “道友你也知道,此处虽然相距神牛岭不远,但毕竟已经不在神牛岭之内,我依稀只记得此处好像原本乃是怪石嶙峋的荒芜之所才对。

    不过,我毕竟离去已经有数百载,记不真切,世事变幻,此处估计也早就是面目全非。

    我也确实对于此处暗林毫无印象。”

    古平眉头微皱,

    “木精回到神牛岭还可以说偶尔思念故土,情有可原,但是之后又来到了这里却是为何?

    难道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吸引着它不成?”

    大汉不以为意,

    “管那么多干嘛,反正就在眼前,左右前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对了,当初我虽然是在神牛岭内捉到这只木精的,但并不确定其本身自何处诞生,也许就是在前方这片暗林内也说不定。”

    接着灵光一闪,

    “或者真如道友所讲,可能就是被什么东西吸引过来了也不好说。

    我曾经在族内听说过,精怪一类虽然都是独立的个体,但由于数目稀少,对于其他天生地养的精怪都有种莫名的亲近感,也许其又遇到了其他精怪也有可能。”

    听闻此言,古平若有所思,他之前倒也听说过精怪之间会相互亲近的说法。

    南荒这么大,诞生出多只精怪倒也不无可能。

    精怪之内,就古平所知,价值最大的自然非木精莫属,但其他精怪也并非就全是一无是处。

    譬如从岩石之内,自戌土之气中诞生的石精,生来身具天下间几乎可以说最为精妙的土遁之术,在土石中风驰电掣,如履平地。

    不过这真说起来,对于高阶修士来说,其实也不值一提,毕竟单单土遁而言,只要提前有所准备,也有不少限制之法。

    但是石精还有另一遭本事,就是只要身融于土石之间,除非修士一寸一寸细细查看,否则单凭神识几乎没有发现其的可能,即使连元婴修士一不小心都很容易会被其骗过。

    虽然比不上木精催发草木的本事,但用于监视,探测之使,偶尔也会产生奇效。

    想到这些,古平心下闪过一丝热切,倘若真是另一头精怪,看大汉的样子反正不甚在意,自己如果能够捉到手上,倒也不错。

    古平稍稍扭头刚想说些什么,蓦然感觉到不远处暗林之间,一道身影一闪而过,旋即消失在了暗林之内。

    电光火石之间,古平只是稍稍瞥到了那道身影的一丝踪迹,翠绿色的身躯,崎岖褶皱的皮肤,头顶上还盛开着一朵嫩黄色的花朵,甚是滑稽。

    不过,其上浓郁的草木精气气息,和古平一路追踪的痕迹几乎是一模一样,再加上一旁的大汉欣喜异常,大吼一声,直接闪身追了过去。

    虽然并未见过,不过毫无疑问,这应该就是大汉那只莫名其妙走丢的木精才对。

    虽然还有一些疑虑,不过眼见追寻数日的木精出现在了眼前,加上大汉已经纵身追了过去,古平也没有再想太多,随之一同追了进去。

    刚刚进入林内,古平就感觉眼前一暗,似乎天地之间,光线一下子黯淡起来,整个变得阴郁了许多。

    林木虽然粗壮,有不少都是合抱之株,枝叶也算繁茂青翠,但偏偏毫无生气,就连地面之上也积了一层厚厚的落叶。

    除此之外,按道理来讲,山林之间多有山风,每每穿林而过,枝摇叶惊,细簌做响。

    此处古平从进来之后,就未曾感受到一丝风的流动,完全是死一般的沉寂。

    大汉眉头紧皱,就驻足在前方,好似十分不解的模样,正在四处查看,古平直接开口问到,

    “怎么样,道友可找到了那只木精的踪影?”

    大汉十分困惑,

    “说来也奇怪,刚刚我离此处不过百丈距离,几乎是转息即至,偏偏到此之后,竟然没找到其踪迹。

    不过是头四阶木精,这么短的距离其怎么可能逃离我的追踪。”

    古平闻言也是不解,干脆就自己四下环视了一周,接着落下身形,继而神色凝重,扬手连指了几处,

    “奇怪的好像不止是一处,道友不妨看下木精留下的这些气息痕迹。”

    大汉闻言顺着古平所指看去,这才意识到了一些不对。

    附近横七竖八的残留着一些木精曾经留下的痕迹,气息浓郁,可以肯定是不久前所留。

    不过和他们前些时间追踪时所见的不同,此处所有木精的痕迹全部是断断续续,一截一截的,根本连贯不起来,也毫无规律可言。

    木精行进之际,会不自主从身上散发草木精气,自身绝对无法控制,也无可避免。

    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妖修故意抹去了中间一些气息痕迹,但古平很快也否定了这个想法。

    无他,有好几截气息痕迹似乎应该是连接在一起,偏偏中间缺失了几部分。

    古平自认也有能力将中间这几部分抹去,但绝无可能如此毫无一丝动手的痕迹,天衣无缝,仿佛浑然天成一般。

    这些给古平的第一感觉,就好像这些缺失的部分,倏尔间整个完全消失在了天地之间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