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灵风仙途

第二百八十章 消失

    大汉将古平所作所为尽收眼底,也赶了过来,看着古平疑惑不解,

    “道友收集这些神魂碎片干嘛,难道还打算以此探查出些什么不成?”

    “不是。”

    古平摇了摇头,同时心下一动,青霞飘了过去,停在大汉眼前,同时神色怪异的说到,

    “道友不妨仔细看看,这些究竟是什么。”

    大汉一愣,这才小心查探,然后后知后觉,惊诧出声,

    “怎么会这样,这些难道不是刚刚那头蠢货的神魂碎片吗,怎会如此混乱不堪。

    不但形态各异,而且强度不一,中间还附着一道神识残念。”

    古平微微颔首,

    “看这样子,这顶多是一具尸傀分身而已,怪不得一只小小三阶妖修,就敢走到你我身前,甚至出言不逊。

    不过,以多个不同妖兽的神魂碎片为基础,以自身神识残念为线,脉络勾连,操控尸傀,倒是别出心裁。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并且尸傀气息没有丝毫外泄,甚至你我一开始都未曾有所察觉,倒是精巧。”

    大汉撇了撇嘴,

    “不过是个躲在暗处的胆小鬼罢了,观其神识残念强度,顶多也不过是六阶妖修的样子。

    还不是偷偷摸摸不敢露面,倘若让我看到,第一时间就能碾碎它。”

    古平还在思考敌人的身份,人族之内,精于神魂一道的宗门就不多,妖族之内更是寥寥,想必多半也属于天赋神通一类。

    不过大汉所言倒也没错,神魂残念必定出自敌人本身,区区六阶的敌人也确实威胁不大。

    只是这以神魂操控尸傀的手法的确诡异,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秘术,倘若对方能够直接攻击神魂,倒是不得不防。

    想到此处,古平扭头看向大汉,

    “道友,既然是你在神牛岭时结下的仇家,又擅长神魂之道,道友有没有想到究竟是谁?”

    大汉讪笑一声,

    “我从前得罪过的妖修倒真是不少,生平仇家更是无数,不过要说起精于神魂一道,这我倒还真没有什么印象。”

    大汉始终想不起来任何信息,古平无奈之下也只好作罢,

    “既然已经确定是敌人特意掳走了木精,这样的话,为防陷入埋伏,或者敌人有所援手,我们还是按照之前商议的,先行退出此地吧。”

    大汉虽然莽撞,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但还分得清轻重,自然不愿意朝明显的陷阱里钻,当即同意下来,

    “这样也好,我们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古平和大汉一道,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飞遁而回。

    片刻之后,古平脸色凝重的伫立于暗林之内,和大汉一起,警惕的小心着四周。

    以他们两个的修为,算上刚刚进入密林的距离,按道理而言,不过须臾功夫,理应就能飞出暗林,重返神牛岭才对的。

    但是事实上,他们飞了片刻之后,仍旧身处暗林之内,并且丝毫没有即将能够离开此处的迹象。

    两人察觉到事情不对,这才停下,想要找些蛛丝马迹出来。

    古平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是不是遭受了什么暗算,并且马上想起来,当初自己还是练气修为之时,曾经被宁州岭西三魔欺骗一事。

    当时身处阵法之内,五感被欺骗,困于山谷内无法离去。

    不过当时主要是被邪修言语欺骗,导致古平不敢触碰谷内迷雾,更不敢随意飞遁,是以才会束手束脚。

    想到此处,古平手上蓦然多了一枚高级透骨钉法器,附着一丝神识在其之上,单手一扬,化为一道飞虹,径直朝着天空打去。

    须臾之后,古平眼眸微缩,刚刚那枚透骨钉,本身还在好好朝着青冥而去,突然之间,就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连古平特意附着其上的一丝神识,也再感应不到,宛若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般。

    古平眉头一皱,这样一来,想要直接向上,飞入青冥脱离此处的想法也要落空了。

    事情明了之前,他可不敢随意飞遁,谁知道上空究竟存在着什么,自己的透骨钉被瞬间吞噬的事情也实在诡异。

    古平扭头,打算将此事告知大汉,却看到大汉不知何时,蓦然间又化作了庞大的八荒烛牛本体出来。

    八荒烛牛张开血盆大口,当即仰天怒吼。

    该死的,又来了,这时间也不忘吼两声,古平熟练至极的直接以灵力隔绝了自身内外。

    吼声过后,大汉重新化为了人形,神色肃穆,朝着古平朗声开口,

    “古道友,看样子有些麻烦了,我刚刚试着以我族秘术联系族内,发现根本联络不上。”

    原来大汉是在试着联系族人,古平恍然,沉吟了一下,

    “道友,会不会是由于此处距离道友族内过远,方才联系不上贵族?”

    大汉摇了摇头,

    “绝无可能,但凡在南荒境内,都在此术的联络范围之内,这是族长亲口所言,绝不会有假。”

    大汉信誓旦旦,古平再无怀疑,想了想,转而取出了两枚千里符,尝试以法力催动之后,脸色一沉。

    果然,自己也根本无法以符咒联系到青灵和卓卿月。

    “我也无法联系到外界。”

    古平接着指了指天空,

    “刚刚我以法器试探,飞遁向上之时,不知为何法器突然被吞噬,踪迹全无,所以道友最好也先不要打向上飞遁离开的主意。”

    大汉顺着古平所指望去,他刚刚确实在考虑要不要飞遁入青冥之内,既然古平已然试过,也只好暂且作罢。

    大汉犹豫了一下,

    “莫非是有其他妖修,以**力,隔绝了此处天地,困住了你我。”

    古平沉吟了一阵,然后断然摇了摇头,

    “不大可能,能够困住你我,并且完全隔绝此处天地,起码要是妖尊以上的存在,但也只能勉强做到。

    南荒中妖尊以上存在,屈指可数,道友应该不会陌生才对,还是说道友真就曾经得罪过这些前辈。

    再者而言,如果真是妖尊以上出手,直接现身擒获你我,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又何必多此一举,如此大费周章。”

    大汉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倒也是,那依道友看来,我们现在应该如何是好?”

    这次古平没有任何犹豫,抬手遥遥指向暗林深处,

    “既然暂时无法离去,我们就干脆前去深处一闯,道友那位借用尸傀分身的敌人,既然把我们引到此处,想必一定知道些什么才对。”

    古平和大汉一前一后,再次前行,不过这次就小心了许多,放慢速度,一边警惕四周,一边小心观察着附近,想要寻觅一些蛛丝马迹出来。

    古平刚刚目光还放在附近一株枯木之上,蓦然扭头,望向前方。

    刚刚他猛然感觉到,前方大汉的气息,突然之间消失不见了。

    事实也正如古平神识察觉到的那样,古平刚刚不过眼光稍放在他处,明明就在他前面不过数尺之遥的大汉,倏尔间无影无踪。

    古平眼前空荡荡的,只余下了前方几株林木和地面上的一片杂草。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