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财法仙途

第九百九十八章、 奇怪的修士

    “谁赢了?”

    “鬼渊传人?不会吧,怎么会是他。”

    “姬师兄神速无双,同境界修士难伤其分毫,不可能会输啊。”

    “东方师兄道法超然,乃是大道之子,是长老们最看重的弟子,怎么想也不可能会输吧,还是输给一个外人。”

    “不可能的,没人可以和楚师兄交手一点伤都没有,除非他是合体修士。”

    万世仙宫的弟子议论纷纷。

    鬼渊传人名声再盛,但毕竟只是在外面。

    万世仙宫的弟子们早就习惯了外界吹嘘那些所谓的天才。

    其实根本不堪一击。

    就算林夕的战绩真的很吓人。

    但一时间也没办法扭转很多人的习惯。

    直到他现在从水月星宫中走了出来。

    “干什么?无事可做了?围聚在此处做什么?”水月星君充满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吓得众弟子作鸟兽散。

    水月星君可是他们谁都招惹不起的前辈。

    但他们虽然散开,却仍然不愿意远离。

    大概是想知道最后结果是怎么样。

    易风行来到林夕身边,感慨道:“没想到你真的赢了,接下来就要靠你了。”

    “我自然尽力而为。”林夕点头。

    “跟我来吧,炼药阁的长老们都等着了。”

    易风行领着林夕离开。

    随后水月星宫中,六位精英弟子面目表情的走了出来,看起来心情并不算太好的样子,完全没有胜利者的姿态。

    周围围观的弟子心中泛起了嘀咕。

    不会吧。

    “咦,楚雄师兄怎么没有出来?”有人疑惑。

    众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明明是七人。

    怎么出来的只有六个人?

    难道是楚雄师兄赢了,所以没有出来?

    这倒是很有可能。

    弟子中认为楚雄是七人中最强的不在少数,因为他最擅长斗法,而且术法狂暴绝伦,充满了压迫性。

    如果是楚雄胜了,那还是有不少人信服的。

    但很快,眼前出现的事情就超出了众人的预料。

    数位长老匆匆进入水月星宫之中,将气息奄奄的楚雄给带了出来,非常急促的送往清华殿的圣池中疗伤。

    这一幕看呆了所有人。

    楚师兄竟然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再联想到其他几位师兄师姐的表现,不难猜测最终的结果了。

    那个鬼渊传人......竟然真的赢了。

    这个消息注定了将在极短的时间内震惊整个圣朝。

    ......

    ......

    林夕并不想出名。

    但没办法,每一次的事情都逼着他做出些大事。

    就像这一次。

    他必然将在北疆最强大的几个势力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到时候不管怎么样,他都将扬名整个北疆。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耐心的恢复,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而万世仙宫的人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和善了许多,因为副宫主都已经认可他的动机,真的是为了救天华上仙而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万世仙宫似乎也没有理由排斥他。

    虽然没人知道林夕为什么非得这么做。

    也只能解释成他有着常人不能理解的良善之心。

    至于为什么恶贯满盈的鬼渊传人,会突然变得这么好心,这大概只能永远成为一个未解之谜。

    因为魔修功法的存在。

    林夕吸收各种能量的速度非常快。

    所以他的伤势恢复的也很快。

    万世仙门的人也想不到林夕能恢复的如此之快,所以安排的时间稍迟了一些。

    “哎,这些大宗门效率可真慢。”林夕摇头。

    要是按照最快效率来筹划。

    应当不惜一切代价,得到秦月王朝和天龙山的帮助。

    等到救出天华上仙之后再做其他决策。

    可惜这些大宗门有太多顾虑,也太多要权衡利弊的地方,所以一切只能慢下来,让那可怜的天华上仙承受被追杀的压力。

    “希望那个老头真的有传说中那么神勇,不至于被妖族杀死。”林夕心中默默想道。

    既然万世仙宫还没有准备好。

    林夕也不喜欢在陌生的宗门久呆。

    所以他选择暂时离开。

    他觉得自己是时候去找一下江小夕了。

    算算时间,她也应该突破了。

    如果突破失败了,作为朋友也该去给她收尸。

    这倒不是对江小夕没有信心。

    因为突破境界本来就是一件凶险无常的事情,就算有傲然的资质,也有可能出意外,每年死在突破渡劫中的修士不再少数。

    就算你不惧雷劫,也有可能死在心魔或者根基不稳的反噬之下。

    林夕不知道江小夕去哪儿闭关了。

    但肯定是在神照地附近,因为她就是在此悟道从而寻到突破契机的。

    所以在附近找找就是了。

    林夕再次来到神照地。

    这里依旧充满着神秘色彩,无数的修士围绕着神树悟道,那高大的神树在风中摇曳,流淌着蕴含大道纹理的光芒。

    林夕路过神树,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修士或闭目感受,或神情恍惚,或烦躁不安,如一幕幕众生相。

    唯有一人,极为不同。

    那人看起来颇为削瘦,但却有一股很别样的气质,他不似周围人那般虔诚与敬重,反而有一种随性的感觉。

    如果继续深究,他眼神中似乎还包含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和其他修士全然不同。

    这还是林夕见到的第一个,对神树毫无敬畏之心的人。

    至于对方的气息,应该也在化神左右,只是被一层似有若无的迷雾笼罩,看不真切。

    当然了如果只是一个特殊的修士,那林夕自然不会在意什么。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大吃一惊。

    “终有一天,我会回来,取走属于我的一切。”那削瘦修士目光冷冽的令人窒息,他缓缓抬手,神树便开始微微震颤起来。

    紧接着,浩瀚的大道之力从神树之上汹涌而出,疯狂的灌入了那削瘦修士的体内。

    这简直不可思议。

    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可以直接从神树中掠夺大道之力。

    这男子不止是在做逆天之事。

    而且还在破坏神照地的根本。

    若是神树枯涸,整个神照地都将不复存在。

    可诡异的是,周围的修士竟然全然没有反应,对削瘦修士所做的事情不闻不问,就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一般。

    “你们......你们都没有看到吗?”林夕满脸古怪:“那个人在抽取神树之力啊!”

    周围的人疑惑的看向林夕,似乎听不明白林夕在说什么。

    “他在说什么?”

    “不知道,大概是出现幻觉了吧。”

    “真可怜,悟道都悟的走火入魔了。”

    “怎么可能有人能抽取神树之力,真是疯了。”

    “算了算了,人家都疯了就稍微积点口德吧。”

    众人议论了一番后,便不再理会林夕。

    在神树附近悟道然后走火入魔的人,也不在少数。

    这并不稀奇。

    林夕凌乱了。

    难道是我看错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