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富婆启动计划

第一百九十章 徐医生,是时候打针了【求订阅!】

    张巍却闻言有些发愣。

    随即没有说什么,用力的捏了一把她的小手,言语间能看得出来女孩对于自己的心意和眷恋,怎么舍得她的辜负这一副依赖。

    不一会。

    两人就来到了面馆前面。

    面馆装饰一般,但站在外面都能闻得到一阵扑鼻而来的香味,他下意识地望向了一旁的徐蕴秀,同样是抬头望向了里面,像有些好奇一样打量着。

    张巍却忽然说:“小蕴秀,你这样子也太作弊了。”

    徐蕴秀一时间有些不解的望向了他。

    张巍却笑而不语。

    她这一副样子太过可爱了。

    还是不提醒,再默默欣赏一会。

    面馆的名字有点特别,直接叫:“有一间面馆”,朗朗上口的同时还非常有趣,博人一笑,两人沿着面馆进来坐在了里面,正好是看见了有人抱着一个半米的大碗在计时挑战着免单。

    对于这一种吸引人的宣传手段现象已经是屡见不鲜了,在网上经常都能看得到这一种宣传手段,还有一些拍摄视频专门依靠着剪辑来拍摄大胃王挑战。

    徐蕴秀同样是眼神有些好奇的投向了过去。

    正在挑战着免单活动的是一位年轻人,大口大口的扒拉着面条,但没一会就好像吃撑了,有些脸红的结了账走人。

    张巍却看着她忍不住想打趣:“要不要来试试挑战?”

    徐蕴秀立刻摇了摇头:“吃不完会浪费。”

    但张巍却还是执意要了一大碗来挑战一下,没什么其他的目的,单纯只是想试一试,他对于自己的饭量还是蛮有信心,而且徐蕴秀一向都是口是心非,让她过瘾一下也不错。

    不一会。

    面就端上来了。

    面是牛蛙面,而且碗非常大,衬托出里面的面条分量很小,但仔细乍然一看里面的面条量还是很多,张巍却估摸了一下,分量还是在能吃得完的程度。

    张巍却望向了迎面过来的老板:“老板,你们这里的挑战是限时多少分钟?”

    老板是一位非常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肚子有些发福,笑着回答:“我们这里是限时二十分钟,只要吃完了就能免单,要是吃不完了,我们这里还有打包。”

    张巍却咧嘴一笑。

    随即让老板开始上计时,上了计时,他直接就开始扒拉着大口吃了起来,吞咽了两三口,随后就开始针对性的解决着牛蛙将骨头吐出来。

    徐蕴秀清澈的眼眸则是一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津津有味的吃着牛蛙面,但时间过了一半,张巍却还在咀嚼着牛蛙的骨头,再看了一眼时间,他幽幽一叹,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被老板套路了,这牛蛙的骨头太多了,咀嚼出来非常麻烦和浪费时间。

    他倒是没有放弃。

    再坚持了一会。

    挑战到点了,面条还剩下一小半,张巍却望向了徐蕴秀,随后再将剩下的牛蛙面往她推了一推:“你也来尝一尝,这味道不错。”

    徐蕴秀没有矫情。

    伸手拎着筷子尝了一尝。

    味道却是不错。

    她再抬眸看了一下张巍却,但有点不习惯这样子:“我脸上沾上东西了?”

    张巍却笑着微微摇了摇头。

    随即倒是没有让徐蕴秀再吃着剩下的牛蛙面,而是让她再叫了另一碗面条,两人填饱了肚子,结了账出门,夜色已深。

    徐蕴秀眼眸有些闪烁,一副正想要找借口脱身离开的样子,但刚一出门,张巍却就伸手抓住了她纤细的素白小手。

    徐蕴秀有些结巴着说:“我...我是时候回去了。”

    张巍却眨了眨眼睛:“不急,我们散一会步,待会我再送你回去。”

    徐蕴秀半疑半信的点头应了一声,酝酿了好一会才憋出了一句话:“你不能骗我......不然我...我就咬你。”

    张巍却满口答应了下来。

    半小时后。

    两人站立在了一间国际酒店前面,徐蕴秀瞪大着眼睛一副兴师问罪的望向了一旁的张巍却,后者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随后再伸出手臂给她:“来,咬一口。”

    “我回去了。”徐蕴秀微微低着头,有些结巴着说。

    但食髓知味的张巍却岂会放任着离开,随后他佯装出一副郑重的神色,双手扶着她的香肩,认真的说:“小蕴秀,我生病了。”

    “......啊?”

    徐蕴秀闻言一怔,随后立刻仰起头望向了他,一点都没有怀疑,她眼眸担心着说:“那怎么办,你哪里不舒服,我们现在上医院还来得及吗?我现在给你叫网约车。”

    张巍却面不改色:“我没什么,我这病已经都是常态了,上去躺一会就没什么事了。”

    徐蕴秀一时间没有怀疑。

    她拉着张巍却进来了酒店,胆大且主动的开了一间房间,随即直接沿着电梯上来了酒店的房间里面,甚至是酒店的工作人员都投给了他们诧异的眼神。

    上来了。

    刚一进来了房间里面。

    徐蕴秀像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她脚下一僵,旋即眼眸有些迟疑着望向了躺在床上的张巍却:“....你没骗我吧?”

    张巍却:......

    到底应该是说她聪明还是笨好呢......张巍却一时间有些哑然失笑,他拍了一下床上,安慰者说:“真没骗你,我真有点不舒服,陪着我躺一会。”

    徐蕴秀想了一想:“病了就要安静休息,我回去......”

    她话音未落。

    随即下一刻立刻就被一双强而有力的胳膊强行拐上来了床上,徐蕴秀惊呼了一声,躺在了床上,她瞪大着眼睛望向了张巍却。

    张巍却拥抱着她的娇躯,女孩柔弱无骨般的娇躯尽数相拥在怀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轻轻说着:“徐医生,你看我这病况是不是时候应该打针了。”

    “...骗子!”徐蕴秀轻轻一颤。

    张巍却默不作声。

    非常懂事的自行在给徐医生试针,夜里下起了骤雨,惊起了树枝上在偷偷啼叫的夜莺,盘龙游走于溪涧,林荫大道上挂满了白露。

    张巍却抬眸望向了枕在枕头上为微闭着眼小憩的徐蕴秀,白皙的脸颊上挂着一抹浅笑和幸福,丝毫不见再有徒然的悲伤神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