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掠春光

第一百三十一话 反被跟

    二门通着内宅,这会子到了张罗晚饭的时候,各处的丫鬟婆子往来穿梭,从二门附近经过,总少不了往这边瞟上一眼。

    桑玉甚少朝这附近来,被那些个年轻的女孩子一眼两眼地盯着瞧,人便有点局促,搓着手张了张嘴,却是没说出话来。

    “姑娘。”

    阿妙看看他神色,便转头望向季樱:“只怕……”

    “你别出声,让他说。”

    季樱抬了抬手打断了她,死死盯着桑玉:“一句话的事,别磨蹭。”

    “不能。”

    桑玉便没再犹豫,立时摇了摇头。

    “是吧?”

    季樱立刻接口,并不觉得意外,反而暗暗地松了口气:“我就知道,那些戏文里的桥段都当不得真。”

    洗云的事有些棘手,季渊又不在,一时半会儿,她还真没想到什么特别有用的法子,便琢磨着,先打探打探消息再说。

    可这打探消息,其实也不容易啊,她手头拢共就没几个可用的人,又是个姑娘家,总不能大喇喇地直接跑去洗云问吧?

    就算真进了门,以她和大房人那恶劣的关系,也未必有人肯搭理她不是?

    思前想后,也只能从另一头入手,先去看看那所谓被染了病的人是何情形。然而甚么追踪,甚么爬房顶,其实连她自个儿都觉着有点儿戏,若不是眼下实在没头绪,她压根儿连提都不会提。

    桑玉说“不能”,其实也是好事,便趁早断了这不靠谱的念头罢。

    “姑娘方才问我,能否徒步跟上马车?”

    许是见季樱久未开口,又面露难色,桑玉迟疑了许久,终究又道:“单是这一点,还不算难事。至于那攀墙上房之类的行径,一来很难掩藏身形,二来,则多少……多少有些不磊落,若姑娘真有火烧眉毛的事,那……那我姑且一试……”

    “不必。”

    季樱摇摇头:“你也说了,这行径不磊落,可见你自个儿对此十分抗拒,总不见得你赚我家一份工钱,便什么违背本心的事都要去做。”

    桑玉人顿时就松弛下来,便听她又道:“这样吧,适才你说,跟马车于你而言不在话下,既如此,你便替我跑上一趟。明日你早些起身,时刻注意家里的动向,若瞧见我大哥哥出了门,便立刻跟上,不必太近,弄清楚他去了何处,马上回来告诉我,一定当心,莫要被他察觉。”

    别的事暂且做不了,先搞清楚那个染了病的人住在何处也好,总能派上用场。只盼着季渊别玩得忘了形,最好明日就归家,尽早给这事儿谋个解决之法。

    此番桑玉没迟疑,点点头,痛快地应了,季樱便又与他交代了些细处,放了他回去,自个儿也转身回了小院儿。

    这晚,因心里揣着事儿的缘故,季樱睡得并不安稳,勉强躺到天亮便起了身,明晓得季守之不会这么早便出门,依旧时不时地往窗外张望。

    并非她沉不住气,她惯来也不是这样一点子小事就乱了方寸的性子。实在是,这事儿一旦闹起来,全家受牵连。

    眼下事情尚未闹出来,水面仿佛一片平静,然若是压不住内里的那股子汹涌,只怕顷刻间就会翻出滔天巨浪来。

    季家的澡堂子营生,真个是花费了心血,许多年一点点积攒起来的,哪怕只看季老太太素日待她的好,也得竭力将此事压下去。

    一上午,阿妙被季樱打发出去两回,次次回来都说季渊并未回家,也暂且没见桑玉的踪影。行将中午时,借着去厨房端饭菜的工夫,阿妙又往前头去了一趟,这回,总算是有了消息。

    “桑玉回来了。”

    她将饭菜搁在桌上,快步走到季樱身边:“人还在大门口没进来,请您出去一趟。”

    “现在,出门?”

    季樱有些莫名,站起身来:“是查到了什么,还是……”

    “是陆家公子来了。”

    阿妙面无表情:“就在多子巷口那间茶寮,请您去,说是有事找你。”

    陆星垂?他没同季渊和许千峰一起出城?

    季樱拧了下眉,心中疑惑得很,却晓得他若无事不会轻易找上门,便也没含糊,换了衣裳抬脚就往外走,出了大门,果见桑玉垂手站在那儿。

    见了季樱,他脸上显出两丝赧色:“姑娘……”

    看他这情状,季樱也就猜出个大概了:“让你跟着我大哥哥,查探他的行踪,结果,你自个儿的行踪反被旁人发现了?”

    “啊?”

    没料到她一猜就猜了个准儿,桑玉睁大了眼,同时脸上更红:“是我学艺不精……”

    说实话,直到这会子,他心里还是震惊的。

    他从来就不是自大的人,有一句说一句,从幼时习武至今,他便在这榕州城内甚少遇着敌手,目力耳力和反应力更是练得炉火纯青。

    今日季守之一出门他便跟了上去,一路上很是顺利。尾随季守之来到一所院落之外,亲眼看着人走了进去,他便打算回季家给季樱报信。

    可没成想,刚从那小巷子里悄声没息地闪出去,就被两人给拦住了。

    那二人,正是陆星垂和阿修。

    青天白日,他不仅被这主仆两个跟了许久而毫无所觉,还被堵了个正着!

    这事儿搁别人身上会作何感想,桑玉不得而知,反正他自个儿是挺受打击的,简直要怀疑这些年来自己学武,究竟学了些什么鬼东西。然而,彼时不是顾影自怜的时候,他得了陆星垂的吩咐,唯有蔫头耷脑地回家来请季樱。

    “你也不必太在意,那陆家公子是从战场上回来的,你是习武之人,想来必然知道,实战带来的经验,远非一个人苦练可比。”

    见他好似十分低落,季樱出声宽慰了他一句,随着他快步行到巷子口的茶寮,上了二楼,推开雅间的门,果见陆星垂背对她站在窗边。

    那阿修反倒大大咧咧地坐在桌前,喝茶吃点心,忙得不亦乐乎。

    许是听见动静,窗边的人转过身来。

    季樱可没同他客气,当场瞪了他一眼。

    “好端端的,你跟着我的人做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