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天中奖

第117章 大户千金

    四季花园。

    江帆到家时发现隔壁的小丫头还在家,很有点意外。

    关键小丫头还在抽抽答答的哭。

    “她妈还没回来?”

    江帆问两小秘。

    “没!”

    裴雯雯一脸的愁容:“下午去物业要了个电话打了电话,说有急事回不来了,明天才能回来,让我帮她带一晚,说了一堆的老话,江哥,咋办呢?”

    裴诗诗也一脸愁容,都没带娃的经验。

    关键是这娃还老哭,太让人头大。

    “那你就带呗!”

    江帆也没办法,总不能给撵出去。

    或者可以送派出所,让警察给帮着带一晚。

    不过那样就太不好看了。

    姐妹俩唉声叹气的。

    小丫头太小了,还不到三岁,估计没离开过她妈妈,过一会就哭一阵,哭累才停,然后过一会再继续,不但裴家姐妹被搞的神经衰弱,江帆也脑瓜子嗡嗡的。

    又不好跟娃娃计较,真想出去开个酒店住一晚。

    姐妹俩好久没一起睡了,今天为了这个小丫头,又睡到一起。

    结果快凌晨了,小丫头还不睡觉,坐在床上时不时的哭两下。

    姐妹俩已经没力气哄了,一人爬在一边,把小丫头夹在中间看着她哭。

    上下眼皮打架。

    困的不行。

    一直折腾到快凌晨一点,小丫头又自己躺下哭。

    哭了一阵就睡着了。

    姐妹俩这才松口气,把灯关了打着哈欠拉被子睡觉。

    隔天一早。

    江帆起来的时候姐妹俩还没起床。

    到二楼看了下,门没锁。

    把门推开,姐妹俩还睡的呼呼的。

    江帆打着哈欠出门,他也没睡好。

    小孩子的哭声不为人父母是难以忍受的。

    一晚上就能被折腾崩溃。

    刚到楼下,就听到二楼又哇的一声哭声。

    江帆捏捏眉心,出门走了。

    估计姐妹俩又在手忙脚乱。

    到了公司,吕小米正在整理文件。

    跟进来泡了茶,见老板哈欠连天,还有点纳闷。

    晚上干嘛去了?

    转着念头,嘴上的汇报不停:“房子谈到了1900万。”

    江帆嗯了一声,想了想才道:“那就这样吧,尽快过户。”

    吕小米刚出去,齐亮又来了。

    还领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

    先介绍江老板,然后给江帆介绍:“江总,这位是彭飞。”

    江帆打量了下,看着挺精神。

    眼神藏着锐利,感觉很有进攻性。

    简历早看过了,十年从业经历的基金经理。

    “坐!”

    江帆指指对面,他办公桌对面一直有两把椅子。

    高管们来汇报工作,总得有个地方坐。

    不能一直让站对面汇报。

    彭飞坐下,齐亮也坐在旁边。

    江帆考校几句,想看看真实成色。

    互联网他没法考校那些技术大拿,一听就懵逼,但股票外汇这些东西却没问题,在知道结果的前提下,只要对照结果就能看出这些从业人员肚子里究竟是白开水还是墨水。

    随便点几支股票问问看法就能得出大致的结论。

    骗不了他。

    这方面再高明的骗子也不行。

    考校几句,大概有了数。

    怎么说呢,这些基金经理其实都差不多。

    专业是很专业,各种门道基本样样精通。

    至于赚钱能力……

    这个没办法说,毕竟江帆是挂逼,不能以他的标准判断别人。

    谈了二十分钟,江帆录用了彭飞,给交待了几个任务。

    ……

    梦缘科技公司。

    杜文明正在头疼呢,这个月业绩不是太好,估计又得被老板削了。

    忽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随手接了起来:“你好,梦缘科技销售部……”

    新来的前台小妹忙自报家门:“杜经理,刚有个客户说有一笔1000万的业务要谈,我把电话转给你吧,你现在方不方便接听?”

    “方便,转过来吧!”

    杜文明精神振了振,怎么可能不方便。

    上千万的业务,这可是大客户了。

    这要是不方便,还有什么能方便。

    前台答应一声,立马将电话转了进来。

    打电话的是位女士,电话里聊了几句,感觉有点像撒网的,就像好多买菜的大妈一样总喜欢货比多家,干销售的遇到这种情况不要太多,但既然有这个意向,就是潜在客户。

    杜文明能干到销售老大,业务自然是过硬的。

    费了一番口舌,终于做通了工作,电话里的女人答应了下午面谈。

    挂了电话,杜文明精神抖擞了出了门。

    电话里声音软软的,听着就像是位温柔美女。

    还是上千万的业务,值得他这个销售部老大亲自出马。

    好久没有亲自谈业务了,希望这次能顺利拿下一单大业务。

    不然可压不住下面那些小年轻了。

    销售这种部门,是个纯粹靠业绩说话的地方。

    只要业绩足够,偶尔给老板掉掉脸色都得忍。

    更别说销售经理了。

    想坐稳这个位置可不太容易,没有足够的业绩怎么能压的住手下那帮子销售人员,所以得时不时亮亮肌肉,让那帮小年轻们见识一下老大的能耐,才能乖乖听话。

    回家好生收拾一番,杜文明神精奕奕去赴约。

    等客户的时候,还不停的幻想着女客户什么样子。

    电话里声音很好听,干脆利落中又带着一股女子婉约,听的人心痒痒,根据声音判断应该在三十左右,要是长的漂亮点,那就太符合期待了。

    快中午时,客户终于等到了。

    见到客户的一瞬间,杜文明更精神了。

    猜的竟然一点不差,果真是位三十出头的少妇,容颜姣好,气质温婉,但又透着股子干净利落的女强人味,正是绝大多数男人喜欢的类型。

    吃了顿饭,女子讲了讲对产品的需求。

    梦缘公司都能满足,唯一的分歧在于价格。

    费了一番口舌,也没能谈拢。

    杜文明到也不失望,哪有这么好谈的生意。

    大生意都得慢慢磨,做这样的都知道各家报价,就看谁能把价格给到最优。

    除了价格,还有其他的因素影响。

    听女子说是负责采购的,并不是老板,杜文明就上了心。

    采购好办,至少比老板好办。

    老板花的自己的钱,那绝对是以价格为导向的。

    采购有时候第一个考虑的未必是价格。

    把人送走,杜文明就开始发动人脉查这家公司来头。

    干销售的,同样要调查客户。

    防止被人套路。

    毕竟社会那么险恶。

    稍微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被人挖个坑埋掉。

    ……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孙倩总算回来了。

    带了一天的娃,裴家姐妹感觉比上十个小时的班还要累,昨晚就没睡好,今早江帆刚走小东西就醒了,时不时哭两噪子,喊着要妈妈,姐妹俩真被折腾的欲仙欲死。

    还为此旷了一天工。

    孙倩来领娃时,裴雯雯都忍不住想吐槽上两句。

    奈何面情太软,扛不住孙倩一连串的好话,最终还是忍下了。

    江帆最近挺忙,晚上跟杨路裕团队的骨干吃了个饭,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进门没看到邻居家孩子,就问了一声:“张语涵她妈回来了?”

    裴雯雯恹恹道:“四点多回来的。”

    江帆哦了一声:“干嘛去了,你俩问了没?”

    “问了!”

    裴诗诗道:“说是老家有事,昨天去了趟姑苏。”

    裴雯雯道:“我觉的那一家子有问题。”

    江帆问道:“有啥问题?”

    裴雯雯道:“我也说不清楚,就觉的那一家子有问题。”

    江帆对别人的家事没兴趣,没再问这个,换上拖鞋过去,问:“你俩干嘛呢?”

    “刷抖音呀!”

    裴雯雯晃了晃手机,这次是真在刷抖音。

    江帆觉的歌挺熟悉,就问:“你听的这什么歌?”

    裴雯雯道:“我也不知道呀,江哥,抖音最近更新了不少歌曲,好多歌还挺好听,以前竟然没有听过,就是有点短呀,只有十五秒,为什么不长一点?”

    江帆问她:“太长的视频你有耐心看完吗?”

    裴雯雯想了想,有点不确定地道:“应该会吧?”

    江帆过去坐下,一手搂一只肩膀,说道:“碎片化阅读的年代,大多数人都没有耐心阅读太长的内容,十五秒的短视频是一个相对比较合理的时长。”

    姐妹俩哦了声,都没走心,不想费脑子。

    “江哥你看看这个!”

    裴诗诗也举着手机:“我觉的这个舞跳的挺好。”

    江帆瞅了一眼,是一个女人跳舞的视频,艺浩传媒拍的。

    应该是找的学舞蹈的学生,颜值画妆加上美颜滤镜,连裴诗诗都觉的好。

    男人更不用说。

    “是挺好。”

    江帆点头肯定,摸摸两颗脑袋:“等以后抖音火了,你俩拍个小视频也能当网红。”

    裴雯雯道:“你不是不让我们在网上发了吗?”

    “我是说你俩有当网红的潜质!”

    江帆摸摸两颗脑袋:“不过网红不适合你俩,还是老老实实上班吧!”

    裴雯雯眼珠儿一转:“江哥,听说当网红挺赚钱的。”

    江帆问道:“干嘛,你就那么想赚钱?”

    裴雯雯笑嘻嘻:“我和我姐的债务已经一百多万了,等我们挣到大钱把债务还了,就把你给炒了,让你老是欺负我们。”

    江帆问道:“我欺负你们了吗?”

    姐妹俩忙点头。

    江帆纳了闷了:“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们了?”

    裴诗诗俏脸红了下:“你自己清楚。”

    江帆左右看看,这才恍然:“你们要是不愿意,我能欺负你们?”

    裴诗诗扭过头,不想理他。

    裴雯雯哼了哼:“是你太坏了。”

    这锅江帆认了。

    男人不坏。

    女人不爱。

    不坏一点怎么能一手搂一个。

    江帆道:“这几天你俩准备一下,周末咱们回老家。”

    裴雯雯惊讶道:“这么早就回啊?”

    江帆嗯了一声:“今年早点回去,你俩要不要跟我去我家?”

    “不去!”

    姐妹俩忙摇头,这哪能去,不得被人笑话死。

    不去算了。

    江帆也不强求,道:“早点把东西收拾好,咱们开车回去。”

    姐妹俩点着头。

    裴雯雯道:“江哥,是不是该发年终奖了?”

    江帆在点惊讶:“你俩还要年终奖?”

    裴雯雯道:“当然要呀,我俩的工资都被你剥削了,回家不花钱啊?我还准备给我爸妈和弟一人买一身衣服呢,还得给我爸妈给一万块钱,给我爷奶一人给一千呢!”

    江帆就看向裴诗诗:“你呢?”

    裴雯雯鼓着嘴:“我也要给。”

    江帆问道:“备用金还剩多少了?”

    裴诗诗道:“还两千多万呢!”

    江帆装模作样考虑了下,道:“年终奖是没有,开销记账上吧,反正我看你俩现在都不在乎债务增加多少,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姐妹俩撇撇嘴,就知道又是这样。

    江帆想起一事,又问:“你俩不是要和同学聚会吗,怎么没去?”

    裴雯雯道:“年底了都在忙,打算年后再聚。”

    江帆问道:“你们同学都在干嘛呢?”

    裴诗诗道:“大多都是文员,还有几个干销售的。”

    江帆又问:“有没有干的比较好的?”

    裴雯雯道:“进了厂的都差不多吧,有两个干销售的听说干的挺不错的,在卖楼,听说一个月能挣两万多,剩下的都卖保险理财的就那样啦!”

    江帆哦了一声,没有再问。

    周三。

    曹光和吴艳梅给江老板汇报了考察情况。

    江帆拍板,将薛涛公司打包收购,人员全部接收,单独成立一个视觉研究项目组,直接向江老板汇报,办公地点不变,依旧在原地办公,等办公大楼搞定再搬过来。

    下午,江帆召集开了个会,把春节期间的工作安排了一下。

    晚上,江帆请高管们吃饭,胡敏和薛涛赫然在列。

    去酒店的路上,陈云芳没有开车,和吴艳梅上了江帆的车。

    齐亮上了曹光的车,杨甲琛则上了徐枫的车。

    车上还有别人,江帆就没坐前面。

    吕小米开车,陈云芳坐了副驾驶。

    江帆和吴艳梅坐在后排。

    路上,吴艳梅趁机卖惨:“都是有车一族,就我还在挤地铁公交。”

    江帆瞥了一眼:“我怎么记的打车的票就你的最多?”

    “我业务多嘛!”

    吴艳梅也不怵,三十几岁的女人了没什么好怕的。

    现在公司两极分化,有的很穷,有的很富。

    是有些问题的。

    诸如曹光这类,之前被江老板打包买过来,拿到不少钱,不说实现财务自由,至少活的舒服点是没问题的,全都买了车房,在魔都可以说已经胜过绝大多数人。

    像陈云芳吴艳梅齐亮杨甲琛就比较清贫了,都在还房贷。

    除了陈云芳条件稍好点,剩下三个都还没买车呢!

    胡敏是本地人,收入高一大截,也没法比。

    刚刚招安的薛涛就更不用说了,公司一卖实现财务自由基本没问题。

    难免心里不太平衡。

    江帆拍拍扶手:“想涨薪水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

    吴艳梅却不卖惨了,一本正经:“我就是随便说说,不是想让您给涨薪,现阶段我的薪资在同行已经算高的了,等公司有了收益再说吧,大局观我还是有的。”

    江帆捏捏眉心,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精。

    以退为进玩的越来越溜。

    没点水平还真不好驾驭。

    不过高管们的财产收入确实要考虑。

    心里不平衡时间长了就容易出问题。

    周五。

    齐亮给江老板汇报了三方机构对金星大厦的资产评估情况。

    江帆拍板,让齐亮负责收购谈判相关事宜,加快进度。

    不能再墨迹了。

    公司人满为患,都快装不下了。

    严重影响工作效率。

    曹光来汇报了收购杨路裕公司的进展情况。

    这个比较麻烦。

    背后涉及到一系列资本的利益,凡是跟资本沾上边就没有不麻烦的。

    有的资本不想要钱,想折成股份入股抖音科技。

    有的想拿一部分钱,再要一部分股份。

    “让他们都去吃屁!”

    江帆一概否决:“要么拿钱滚蛋,要么他们继续烧钱,支持杨路裕跟咱们干到底。”

    曹光问了一声:“这些机构对咱们都比较看好,江总怎么考虑融资的?”

    江帆道:“两年之内不考虑融资,等公司盈利后再说,现在融资就是给资本送钱,咱们又不缺钱,干嘛要给资本送钱,等公司以后盈利,真要上市的时候再说吧!”

    曹光提醒一句:“还是有风险的。”

    江帆摆了摆手:“这点风险我还扛的起,有雄厚的财力支持,你们要还做不起来,以后也别再创业了,我去买块地,带着你们一起去种红薯吧!”

    曹光掩面而退,这也太糟蹋人了。

    可话又说回来,老板说的也没错。

    为了收购海洋就砸上百亿,如此雄厚的财力,堆也能堆出个独角兽公司了,就这要是还做不起来,那自己这样人也确实太废了些,真该跟着江老板去种红薯。

    曹光刚走,陈云芳又来了。

    “江总,人装不下了。”

    陈云芳也很急:“要不先租几间办公室过了春节再说吧?”

    江帆也很头疼,都准备要回家过年了,怎么还这么多事情。

    有点火大,直接给了期限:“给那边下通牒,要钱我们给了,三月前他们要是还走不完流程,定不下决议,直接放弃收购,我们重新找办公大楼。”

    陈云芳道:“其实花38亿收购金星大厦我觉的有点不太划算,有这么多资金,我们还不如拿块地直接盖个园区呢,还可以设计成符合我们企业的风格。”

    江帆问道:“拿地盖楼需要多久?”

    陈云芳道:“两三年内公司可以先租用办公室的。”

    江帆又问:“世纪公园附近还有地吗?”

    陈云芳道:“不一定非要世纪公园啊,这边住房成本太高,其实是不利于公司的,住房成本过高会影响公司用工成本,我觉的张江就不错。”

    江帆笑道:“不能光考虑这些,还得考虑员工的各种生活需求,用工成本高一点不是大问题,能在世纪公园这边工作,我想应该没几个人愿意跑去张江或更远的地方。”

    陈云芳无话可说了,只要江老板不心疼钱就行。

    江帆又说了句:“当然,主要还是我不想上班的时候开半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车,下半年房价又涨了许多,你们要是有打算在附近买房的话可得抓紧,不然我看房价还得涨。”

    陈云芳也小小卖了下惨:“没钱啊!”

    江帆道:“要不要我先借你点?”

    陈云芳笑眯眯:“行啊!”

    只当玩笑,也没当真。

    江帆坐了一阵,正琢磨回家带点啥呢,手机又响了。

    拿过来看了下,是个陌生号码。

    随手接了起来。

    “江老板你好。”

    是个女人,听着应该比较年轻。

    江帆问道:“哪位?”

    “我是刘晓艺!”

    “……”

    江帆想了几秒,才想起来刘晓艺是哪位,顿时懵逼。

    “喂!”

    “在!”

    江帆回了一声,脑筋飞快转动。

    刘晓艺问:“我妈说你想给她当女婿,咱们吃个饭聊聊?”

    “……”

    江帆冷汗津津,魏大妈还真给她女儿说了啊,就一句玩笑至于嘛!

    “喂?”

    “在。”

    刘晓艺问:“我请你吃饭,你来不来?”

    能不去吗?

    江帆觉的,这种邀请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的。

    不过……

    这位大户千金的干脆利落还是让他有点惊讶。

    转了个念头道:“定好地方告诉我。”

    “好!”

    刘晓艺问:“你微信是手机号吧?我一会加你微信。”

    江帆嗯了一声。

    刘晓艺就挂了电话。

    江帆脸皮抽了两下,从来没跟这种大户人家的子女接触的。

    感觉和想象中差距有点大。

    拿着手机琢磨一阵,有点琢磨不透对方的意图。

    当然不会自恋的认为就见了一次面,人家会看上他。

    身在大户人家,虽然钱没有自己多,但见识不会比自己少。

    多半是有什么目的。

    琢磨一阵不得要领,江帆就不想了,准备晚上去看看再说。

    看看手机,微信果然来了一条好友申请。

    头像是张自拍,点开看了看,很有些高冷范。

    验证信息就三个字:刘晓艺。

    江帆随手通过,心里琢磨着用自拍做头像的女人属于哪种类型。

    为此还百度了一下,多数的说法是,用自拍当头像的人很自信。

    也不知道靠不靠谱。

    过了一阵,一条信息发过来,是吃饭的地方。

    :一更送到,二更晚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