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天中奖

第118章 别败坏我名声

    下午。

    江帆回了趟家,换了身衣服。

    正准备出门时,两个小秘回来了。

    正常情况下姐妹俩不会迟到,但会早退。

    因为天黑的早,两人没开过夜车,也不敢开夜车,基本三点半就会提前下班,到家时好五点,再晚了路上又得堵,万一被堵到天黑,就只能叫代驾了。

    过去裴雯雯开。

    回来裴诗诗开。

    今天亦然。

    法拉利被开进了车库,门口的车位就挺宽余。

    刚到门口,看到江帆的大奥迪也在,姐妹俩忍不住咦了声。

    都觉惊讶。

    刚才已经打过电话了,说晚上应酬,不回家吃饭。

    怎么又回家了。

    把车停到旁边,姐妹俩下了车,刚进门就碰到准备出门的江帆。

    “江哥!”

    裴雯雯连忙问:“你怎么回来了?”

    江帆道:“换个衣服,你们俩去不去?”

    姐妹俩忙摇头,才不跟他出去应酬呢,保准被人私下议论笑话。

    “不去算了!”

    江帆一手一个抱了一下,啃一口妹妹,姐姐不乐意,回头又啃一口姐姐,在姐妹俩的拉扯中松开两人,说:“不想做饭就去外面吃,去贾明亮他们店里吃,我充了十万块钱呢!”

    “才不去!”

    姐妹俩不乐意,最不愿意见的就是他的同学和同事。

    不去算了。

    江帆也不强求,夹着手包出门。

    一扭头看到了旁边门里出来的孙倩。

    看样子要出门,一手牵着女儿,明显看到了他和裴家姐妹的小秘密。

    脸上带着莫名的笑。

    姐妹俩一回头,顿时臊的无地自容,连忙进屋去了。

    江帆若无其事,冲对方点点头,开车走了。

    孙倩看了看远去的奥迪,又看了看停在里面的法拉利和外面姐妹俩的小奥迪,心里也在琢磨这个邻居,年纪轻轻家产不少,房子虽然是租住的,但几辆车价值不菲。

    三辆车加起来,应该近千万了。

    关键是几次接触后发现,养的这两双胞胎小姑娘挺单纯,不像那种玩的。

    这就有点稀罕。

    不知道谁家的二代。

    可感觉却不像二代。

    真是奇怪。

    瞎琢磨了一阵,也带着女儿开车走了。

    外滩的一家西餐厅。

    江帆把车停下,走了好一阵才到地方。

    忽然就觉的该找个司机了。

    别的时候好说,出来应酬的时候自己开车是真麻烦。

    到不是怕被人笑话没排面,关键是停车跑路太扯蛋。

    进了餐厅,跟着侍者来到靠窗的一张桌子,刘晓艺已经到了。

    穿着比较休闲,浅色加绒紧身打底衫,黑色紧身打底裤,短筒靴,披肩发,休闲中又透着大户人家千金的精致,再加上挺不错的样貌,亦可算是**丝们心目中的女神。

    “江老板,仰久啊!”

    刘晓艺并没有普通人见大老板的拘谨和不自信,很是落落大方。

    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换个称呼吧!”

    江帆有点不太喜欢江老板这个称呼。

    感觉像是上个世纪的包工头和煤老板一样。

    “那我叫你江帆吧!”

    刘晓艺从善如流的换了个称呼。

    江帆点头,叫名字他也无所谓。

    本来名字就是被人叫的,其他的称呼都是特殊产物。

    坐下不久,服务员过来点餐了。

    刘晓艺看江帆:“想吃点什么?”

    江帆道:“随便,点我多点几块牛排就行。”

    刘晓艺挺意外:“你不习惯吃西餐?”

    江帆道:“不大喜欢,就吃点牛排。”

    刘晓艺道:“早知道去吃中餐。”

    服务员看了眼江帆,忍了忍没说话。

    刘晓艺征求了下江帆意见,给他点了三块菲力和三块上脑,目送服务员离开,才收回目光道:“你觉的刚才那个服务员看你那一眼是什么意思?”

    江帆笑道:“估计心里在骂我土鳌。”

    刘晓艺问:“你好像不在乎?”

    江帆道:“有必要在乎一个服务员的无知和见识吗?”

    刘晓艺点点头,又问:“你觉的西餐和中餐有什么区别?”

    江帆道:“中餐没什么说的,吃饱肚子就行了,哪来的那么多规矩,西餐嘛,第一次吃的时候感觉比较高大上,很有面子,还怕不懂人家的规矩闹笑话,后来吃的多了,才发现都是穷闹的,好像吃顿西餐就能告白成功一样,还是外面的月亮比国内圆。”

    刘晓艺道:“意识形态之争?”

    “或许吧!”

    江帆转移话题:“说吧,你约我干什么?”

    刘晓艺道:“不是你给我妈说想给她当女婿吗?”

    江帆笑道:“行了,我跟你妈开个玩笑,这也能当真?”

    刘晓艺道:“好吧,其实我对你挺好奇。”

    江帆问道:“好奇什么?”

    刘晓艺道:“好奇你是怎么用了几个月把五万美元做成几十亿的,网上那些被人追捧的传奇和神话跟你比起来都成笑话了,你这才是真正的神话和传奇。”

    江帆道:“就这?”

    刘晓艺道:“对啊,这还不够吗?”

    江帆道:“应该不至于。”

    刘晓艺道:“怎么不至于,你这样的可找不出第二个。”

    江帆说道:“换个话题吗,你做啥工作?”

    刘晓艺道:“我做投行的,不过最近正在准备换工作。”

    江帆问道:“为什么要换工作,投行不好吗?”

    刘晓艺道:“投行当然好,对普通人来说是最好的实现阶层跨越的机会,但金融行业多剩女,我不想把自己剩下,所以准备换一个工作。”

    江帆笑道:“眼光高?”

    刘晓艺点点头:“这是主要的原因,还有其他的因素。”

    江帆说道:“还是人的原因吧,不一定是绝对。”

    刘晓艺道:“人是会受环境影响的,金融圈天天和钱打交道,接触的都是有钱人,就算是看破红尘的得道高人,进了这个圈子也会被影响,这是行业的特性。”

    江帆想了一下,不得不点头:“也许吧,不过你考虑这个是不是太早了?”

    “早吗?”

    刘晓艺道:“我好像和你同岁,过年都二十六了,一晃就三十了,女人一上三十就步入剩女行列,你觉的女人到了三十岁还能找到什么样的男人?”

    江帆道:“魔都三十岁的女人还在奋斗。”

    刘晓艺道:“我和她们不一样,我不是女权主义,也不需要事业增加什么安全感,聪明女人都会早早找个靠谱的男人把自己嫁了,只有那些不太聪明的才会把自己剩到三十,然后觉的全天下的男人都瞎了眼,事实上那些真正优质的男人真的眼睛瞎了吗?”

    江帆笑道:“你这话要是让女人听到就成公敌了。”

    刘晓艺道:“所以我就是私下说说,不过这个了,我还有点好奇,你在金融方面这么有天赋,为什么不去搞金融,反而去搞互联网了?”

    江帆道:“为爱发电行不行?”

    “……”

    刘晓艺无语了一下,点点头:“虽然不愿意相信,不过我感觉你应该说的真话。”

    “当然是真话!”

    江帆道:“人总得有点兴趣爱好,这年头为爱发电的人可不少。”

    刘晓艺上下打量他:“问题是你这电发的可不小,我还听到个消息,听说你的抖音科技准备收购,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像你这种为爱发电的。”

    江帆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刘晓艺捋了捋长发:“资本圈消息很灵通的,我想打听点消息还是能打听到的。”

    好吧!

    江帆无话可说。

    菜上来了。

    边吃边聊。

    刘晓艺知识面很广,经济金融实业娱乐都有涉猎,还兼修企业管理和心理学,奢侈品什么的更是头头是道,让江帆见识了一番大户千金内在,感觉差距挺大。

    金钱可以突破阶层壁垒。

    但底蕴这种东西却需要积累。

    快吃完时。

    刘晓艺微笑道:“江老板给我安排个工作呗?”

    江帆问道:“你还要我给你安排工作?”

    刘晓艺道:“我对你挺好奇,所以打算近距离观察一下。”

    江帆考虑了下:“你先说说说你期待的职务薪水。”

    刘晓艺道:“职务嘛,助理或者都可以,月薪不要低于一万就行。”

    江帆笑道:“那可真不巧了,这两个职位都有了。”

    刘晓艺道:“董秘呢?”

    江帆道:“抖音科技是我独资控股,暂时还不打算融资,不需要董秘。”

    刘晓艺道:“那就是拒绝了?”

    江帆问道:“不是在开玩笑?”

    刘晓艺笑了笑:“好吧,我开玩笑的。”

    江帆也笑了笑,这些大户千金心思还真难猜。

    这顿晚饭吃了一个小时。

    到结束时,江帆问了问:“我请你吧?”

    “我请吧!”

    刘晓艺道:“下次你请!”

    还有下次?

    江帆有点摸不透这女人的心思。

    出了餐厅,问:“要不要送你回去?”

    “谢谢!”

    刘晓艺道:“我开了车。”

    江帆点头,目送女士先走,等她走远才去了停车场。

    刘晓艺回到家,魏大妈正在看电视。

    看的财经频道。

    看到女儿回来,就问了声:“见到了?”

    “见到了。”

    刘晓艺点点头。

    魏大妈问:“感觉怎么样?”

    刘晓艺过去坐旁边,想了想道:“普通家庭的底子,但城府很深,不像是跟我同岁的年轻人,到像是个饱经世故的中年人,实在奇怪。”

    魏大妈道:“没有足够的城府怎么能驾驭的住巨额财富。”

    刘晓艺道:“所以才奇怪,我有点想不通,天赋这种东西不是与生俱来吗?难道真的像那些网络小说里写的一样还能后期觉醒?这也太不科学了。”

    魏大妈对别人的**没啥兴趣,道:“不科学的事情多了去,你好奇这个干什么,还是用点心思考虑一下你自己的事情吧,可别把自己剩下。”

    刘晓艺苦着脸:“我这不正在找呢吗,我也不想剩下啊!”

    魏大妈道:“眼睛擦亮点,可别给人骗了。”

    刘晓艺自信道:“放心吧,我可是渣男识别器。”

    ……

    江帆回到家时,两个小秘在收拾东西。

    后天回家,要拿的东西可不少。

    太多了带不下,姐妹俩一人一个箱子,要把所有的东西装下。

    这是个技术活。

    江帆进卧室时,裴雯雯正在叠着内衣。

    见他进来,忙把几件衣内按到箱子里。

    江帆过去瞅了一下:“怎么,还怕被我看见啊?”

    裴雯雯笑嘻嘻:“才不怕呢!”

    江帆捏捏脸蛋:“不怕就拿出来给我看看。”

    裴雯雯瞅了瞅门口,嘘了一声:“别被姐看到。”

    江帆点了点头。

    裴雯雯就拿出来给他看:“感觉尺码有点小了,江哥,是不是被你摸大了?”

    江帆不太确定:“应该是吧?”

    裴雯雯嘟囔道:“什么叫应该是,是你说的摸了会大的。”

    江帆又量了量:“好像大了一点。”

    裴雯雯忙瞅瞅门口,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正准备松口气,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江帆忙抽回手,扭头看过去。

    裴诗诗出现在门口,瞅了一下两人:“江哥回来啦!”

    江帆嗯了一声:“东西收拾完了吗?”

    “快了。”

    裴诗诗眼神来回扫,感觉两人没干好事。

    裴雯雯若无其事地收拾东西,越来越能装了。

    “走,去看看!”

    江帆过去,拉着裴诗诗去了次卧。

    裴雯雯眼珠子五转,轻手轻脚地也跟了过去。

    结果到了门口……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裴雯雯差点没晕倒。

    咣咣!

    用力拍两下门:“江哥我肚子疼。”

    江帆开门出来:“咋又忽然肚子疼了?”

    裴雯雯委屈巴巴的:“我肚子疼。”

    江帆搓搓头皮:“那赶紧走,去医院看看。”

    裴雯雯嘟囔道:“我不想去医院。”

    江帆敲敲脑壳:“肚子疼你不去医院还想去哪?”

    裴雯雯瞅了瞅里面,撇着嘴:“你出来我就不疼了。”

    原来是心病啊!

    江帆也不惊讶,配合着演戏:“那走,去你屋里给你看看。”

    裴雯雯有点小欢喜。

    “江哥我肚子也疼!”

    屋里,裴诗诗也喊了声。

    裴雯雯撇撇嘴,嘟囔了句什么没听见。

    江帆考虑了下:“那你们慢慢疼,我先上楼。”

    先闪人了。

    姐妹俩肚子果然不疼了。

    过了一阵,收拾完上了三楼。

    一个不看一个。

    好像憋着劲儿。

    江帆当没看到,一手拉一个,问道:“明天再不去了吧?”

    姐妹俩嗯了声,裴雯雯先活跃起来:“江哥,那个田浩让我们弄钱呢!”

    “弄钱?”

    江帆惊讶。

    裴诗诗道:“公司账上没多少钱了,年底开销大,让我们问问你能不能再给点钱。”

    江帆问道:“账有没有问题?”

    裴诗诗道:“没啥问题。”

    江帆想了想道:“那就再给上五十万吧!”

    裴诗诗问:“从备用金出吗?”

    江帆嗯了一声。

    裴诗诗道:“那我一会给转过去。”

    ……

    周六。

    回家的前一天,江帆准备请景红秀吃个饭。

    结果一打电话,竟然已成空号。

    这可着实有点纳闷。

    怎么会是空号?

    想给交个电话费都交不上。

    琢磨一阵,发了一条微信:“你手机怎么成空号了?”

    等了半天不回。

    江帆就更纳闷,发视频也不接。

    这是闹哪像呢?

    不会是在躲自己吧?

    想了半天,认识的人里和景红秀有交际的也就老同学张一梅。

    可是……

    不太好打听啊!

    江帆考虑了下,就给贾明亮和张一梅打电话,晚上请饭。

    为了照顾路远的张一梅,特意选了莲溪路的一家中餐馆。

    金星广场。

    贾明亮上了车,一边拉安全带,一边打量问:“你这车怎么和别的奥迪不一样?”

    还是第一次坐江帆的车。

    江帆开车起步,道:“顶配8。”

    贾明亮只开车,对车没有多少研究,问:“多少钱?”

    江帆道:“三百来万!”

    “????”

    贾明亮无语了一下,觉的就不该问。

    等车上了大路,才问了声:“你这么早回家干嘛?”

    “过年啊!”

    江帆说道:“一年忙到头,可不就为了回家过年那几天?”

    贾明亮羡慕道:“你这老板当的舒服,什么时候想走就走了,哪像我们,天天都在伺候别人,一年365天就没个消停的时候,餐饮这行是真不好干。”

    “别扯蛋!”

    江帆问道:“你们过年不回家?”

    “不回啊!”

    贾明亮道:“今年去南海过年。”

    江帆瞥了一眼:“过年不回家跑南海干嘛?”

    贾明亮道:“我妈在南海买了房子。”

    江帆惊讶:“行啊,你们这房产遍布全国各地了吧?”

    贾明亮道:“哪有,除了老家就南海有套房子,可没你有钱。”

    聊了一路,到了地方才给张一梅打电话。

    两人把菜点好,一边等张一梅,江帆一边琢磨景红秀是怎么回事。

    等了半个小时,张一梅风尘仆仆地来了。

    进门坐下还问:“就我们三个?”

    江帆点头:“就我们三。”

    张一梅挺惊讶,但没再问,打量他几眼:“我怎么觉的今天有鸿门宴的味道?”

    江帆脸皮抽搐:“你说说你有啥能让我贪图的?”

    张一梅哼了声:“那可未必,你和景红秀是咋回事?”

    江帆吃了一惊,脸上不动声色:“你不说我都忘了,那妹子怎么样了?”

    “装,你再装!”

    张一梅道:“亏我一片好意,竟然一直被你俩蒙在鼓里,不让景红秀给我说,江老板你真是用心良苦,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的一番好意?”

    江帆:“……”

    贾明亮瞅了瞅两人,识趣装死,不掺合。

    这两人明显有故事。

    江帆无语半天,问:“你都知道了?”

    张一梅哼哼道:“要不是景红秀那天晚上露了马脚,我还不知道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竟然背着我玩弄人家小姑娘的感情,你真行啊,我为有你这样老同学感到骄傲。”

    贾明亮大吃了一惊,上下打量江帆。

    这可是大瓜,平常不太好吃到。

    江帆脸有点黑:“能不能别说的这么难听,我什么时候玩弄感情了,别败坏我名声。”

    张一梅道:“你要看不上人家为什么不直接说清楚,干脆不清不楚吊着人家?”

    “……”

    江帆无言以对,半晌才问:“景红秀是不是换手机号了?”

    张一梅道:“去深城了,干嘛,你还想渣人家?”

    “她去深城了?”

    江帆愕然,这下是真的惊讶了。

    也顾不上洗清张一梅的污蔑之词了。

    张一梅嗯了声。

    江帆又问:“有联系方式没?”

    张一梅道:“有也不会给你,你个渣渣。”

    江帆瞅了瞅她,识趣的没再问。

    知道问了也不会告诉他。

    这女人今晚上吃枪药了。

    奶奶个熊。

    吃过晚饭,先把张一梅送回去。

    江帆和贾明亮开车回返。

    贾明亮刚才一直不掺合,这时才劝了一句:“你悠着点,可别翻船了。”

    江帆活动了下手臂,牢牢握住方向盘,道:“你别听张一梅那个娘们胡说八道,我跟人家清清白白的,可没那娘们说的那么不堪,奶奶的以后我要名声臭了都张一梅害的。”

    贾明亮嘴上应付着,心里却想,信你个鬼。

    家里还有一对双胞胎呢!

    还有漂亮的女秘书。

    现在又多了个不知道干什么的景红秀。

    这也叫清清白白的?

    江帆怕他不信,还一路苦口婆心的说了说了景红秀的事,就是可怜那妹子,也没想过渣人家,贾明亮一概不信,只相信自己听到的和看到的,让江帆很无奈。

    更觉的张一梅那娘们嘴巴不积德,坏败自己名声。

    回到家时,两个小秘正在给他收拾东西。

    裴雯雯正拿着一打内裤往箱子装,见他进来,就问了声:“江哥,内裤一打够不够?”

    江帆说道:“够了。”

    裴诗诗问:“你在家谁给洗内裤呢?”

    江帆理所当然:“脏了就扔呗!”

    裴雯雯道:“那以前呢,在明博化工的时候呢?”

    江帆瞅瞅姐姐,又瞅瞅妹妹,一本正经:“当然自己洗啊!”

    姐妹俩异口同声问:“那你现在怎么不洗了呀?”

    江帆理所当然:“不是有你俩伺候我吗,当然你们给我洗!”

    “……”

    姐妹俩彻底被打败,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说的好理所当然。

    晚上。

    江帆站露台上拿着手机琢磨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打电话。

    走就走吧!

    把人找到能干什么?

    难道从深城绑回来不成?

    :二更送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