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反派大佬带着空间去下乡

第145章 不是他撞得

    第145章不是他撞得

    吴大奎听见村民说这边出事儿,也急忙带着人赶过来,结果没成想是这个样子。

    现场三个人一目了然,胡朝阳坐在地上目瞪口呆,下巴壳都快掉下来了,一句话也不说。

    胡朝阳被惊呆的,根本说不出来话。

    谁见过一个城里的女知青,喂!你可是知识青年,居然这般做派。

    纯属是被意外的这一幕给吓的说不出来话。

    而江小小被自行车压在地上,浑身都是土,看那个样子非常狼狈,尤其是脸都哭花了。

    从江小小絮絮叨叨的话里能知道是胡朝阳骑着自行车从后面把人家给撞倒,看这架势也是。

    这可抵赖不掉,村儿里唯一有自行车的人家,只有胡朝阳家。

    平常胡朝阳没少骑着自行车,在村里炫耀的跑来跑去,谁不认识他这辆车。

    顾杰站在一边,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也沉默不语。

    他真心想说什么,可是江小小真的刷新他的三观。

    “顾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江小小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队长会先问自己,自己可是这三个人里最惨的,而且是弱势群体,难道不应该先问自己这个受害人吗?

    心里都想好了一份说辞,结果没成想队长先问的顾杰。

    顾杰这里两个人也没有打过招呼,也没任何配合。

    就算看到自己这一番作为,就是不知道顾杰会怎么说,万一一个漏洞就能被队长看出来问题,再叫胡朝阳胡搅蛮缠的狡辩一番,说不准还真能把这局面给扳过去。

    顾杰刚要张嘴,胡朝阳不干了,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

    他刚才躺在地上是真的被顾杰给踹倒在地上,这一阵儿一下子跳了起来,指着江小小破口大骂。

    “吴大叔,大队长,你可得给我做主,这个女人冤枉我,我根本就没有撞到她。明明是顾杰把我从自行车上踹下来的,我根本就没有碰到她一根头发丝儿。”

    江小小抹了抹眼泪,抬起脸来满脸的泪痕,这会儿这张脸已经不能看了。

    所有的社员看到江小小这张脸,只能扭过去,现在这张脸已经不能叫花猫,上面黑乎乎的一片。

    “大队长,胡朝阳没有撞我,是我不小心自己摔倒的。这件事就当我被狗给咬了一口,顾杰麻烦你扶我回知青点。我知道我们知青到生产队来劳动学习的。”

    这话说完,吴大奎眉头一皱。

    “胡朝阳你有完没完,这些年你在村里成天游手好闲,聊猫逗狗,我们就不说什么,看在你爹娘的面子上,就饶过了你。你现在怎么欺负人还欺负到人家女知青头上?

    这是又干啥,又冲女知青耍流氓,是不是?”

    难怪吴大奎这么说,平日里胡朝阳在队里那都快成了一害。

    要不是看在胡家父母的面子上,胡朝阳早就被他们送去劳动教育去了。

    这种人不劳动学习,谁劳动教育?

    顾杰急忙从地上扶起江小小!

    大手稳稳地搀扶起江小小,伸手给她拍的身上的尘土。

    “队长,那我们先回了。”

    扶着江小小,江小小的一只脚还一瘸一拐,应该是刚才被撞倒之后扭伤了。

    吴大奎叹了口气,两个知青肯定是不敢惹胡朝阳,谁不知道胡朝阳家在村儿里谁敢惹。

    除了他这个生产队长能站出来说一说,一般人家都惹不起,躲得起。

    遇到事情,谁不是缩脖子当缩头乌龟?

    “胡朝阳这事情你不对,撞了人家女知青,起码应该道个歉,而且江小小腿扭伤,你得给她出医药费。回去让你妈买点东西,上门去看一看人家。

    小小,你们去医务队看一下你的脚,花了多少钱,直接让胡朝阳给你报销。”

    这种做法正常情况下都是这样。

    胡朝阳一听不干了。

    自己明明没撞江小小,是她自己故意讹到自己车上的。

    而且现在还倒打一耙,还会学会装伤。

    “吴队长,你怎么能徇私呢?你是不是收了江小小什么好处啊?要不然你怎么这么维护这些知青?明明我根本就没有撞着她,她是装的。

    你看她,她就是装的。我不赔!凭什么让我赔她医药费,这个女人心思恶毒,她就不是什么好人。”

    胡朝阳甚至想冲过去狠狠的揍一顿江小小,如果江小小害怕了,肯定会满地乱跑,到时候大家都能看出来,江小小是伪装的。

    彻底揭穿江小小的阴谋,也让大家看清楚江小小的真面目。

    可惜他冲上去,被顾杰死死的挡住了,并且用力把他拦在后面。

    那双手和老虎钳子一样,他感觉自己的胳膊都要断了。

    “胡朝阳,你别太过分,你已经把江小小撞伤,怎么你还想打人?你就算是公社的社员,也不能这么欺负人。我们是下乡来接受农民兄弟的劳动学习,可不是让你这个纨绔子弟来欺负的,你也不能太过分。”

    这话一出,躲在他身后的江小小也有点傻眼,倒是没想到顾杰居然配合的这么默契,顺着自己的话,直接把一顶帽子扣在胡朝阳的身上。

    可以啊!

    大佬。

    怪不得是大佬,这是天赋异禀。

    江小小在后面害怕的一边抹眼泪,一边慌慌张张的躲在顾杰身后,用手抓着顾杰的衣裳。

    “队长,不是胡朝阳撞的我,不用给我赔礼道歉。我这脚也不是他弄伤的,我回去养养就好,跟胡朝阳没关系的。队长,求求您了,这事儿不怪胡朝阳,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走在路上,挡了他的路。”

    越是这么说,越是让吴大奎气愤不已,他们的生产队怎么出了这么一个东西?

    其他的社员本来还想护着胡朝阳,这会儿一听这话,再看见人家女知青都哭成啥样,那腿一瘸一拐,吓得浑身都哆嗦,跟筛糠一样。

    还在那里也替胡朝阳维护,谁还看不出来,还不就是怕胡朝阳家报复。

    心疼弱者,站在弱者一方,这是所有人的本能。

    一时之间,所有的社员都有点儿同仇敌骇。

    主要是胡朝阳,包括胡家在村儿里一向作威作福,确实让所有的村民敢怒不敢言,以至于积压的仇恨到现在忽然就被激发了出来。

    弱女子被欺负成这样,还不敢说出事实。

    所有的正义感被同一时间激发出来,人们的血性,让人们这会儿站到了正义一方。

    (本章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