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极品鉴宝师

第155章 竹刻七贤笔筒

    阳子新开的俺家小院第二连锁店一开张,就连连爆棚,原来住的离第一连锁远的人,看到招牌挂起来,就纷纷询问什么时候开店。

    阳子更绝,只要来问的,都先发了号牌,让他们开业那天一定要来捧场。

    结果,还没开业,第一天的号牌就全发出去了,搞得后来来的人只能在外面排队。

    而许凡为了自家人吃饭方便,最开始就建议阳子留一个长留包间,平时不放客人,只给自己人用。

    没想到,阳子还真的照做了,位置还是最好的,靠窗,坐在里面吃着火锅,就能看到外面的街景。

    赵教授和严博易吃的心满意足。

    韩青更是吃的肚子溜圆。

    吃过饭后,许凡先把赵教授送回了家,才带着严博易和韩青回到内河小院。

    因为晚上吃的有点多,许凡还是泡了茶给严博易解腻。

    严博易笑着说道:“你啊!明明有很多赚钱的事儿做,偏偏喜欢跟我成天摆弄那些旧东西!”

    “我喜欢!”许凡笑着答道。

    严博易笑了,笑的很开心,再跟陈升那个徒弟一比,真的是美的冒泡。

    第二天,品古轩里送走了几个来买文玩手串的人后,严博易接到一个京都朋友电话,说是出差路过江城,找他有事情聊聊,他就让许凡把他送到城南一家酒店。

    许凡没跟着上去。

    “老师,您晚上少喝点,吃完饭给我打电话我来接您!”临走的时候,许凡叮嘱道。

    原本他提议,好好请人家吃顿饭,但是严博易说,这个朋友是个女的,不方便。

    然后许凡就笑了,让严博易敲了头。

    看着严博易走进酒店,许凡还笑的神经兮兮的。

    反正也没事,这里离城南旧货市场又近,他干脆步行逛街去了。

    这里还是他重生后不久和阳子来过一次,认识了白依依,之后就一直忙碌没来过了。

    这次出来,韩青说什么都要跟着,许凡也随他,两人逛街总比一个人强。

    城南这个旧货市场貌似后来整治过,不像原来那么脏乱差了。

    原来里面的违建也都拆了,宽敞不少,两边都快摆到路中间的摊子,现在全都往里面挪了。

    还有很多沿街的小店也都开了起来,小卖店也只是一个小报亭的铁皮小屋,全都有了该有的地方。

    “变化还挺大的!”许凡说道。

    韩青看了看周围说道:“我之前就在这边和老乡一起租的房子,不知道他们现在还住不住在这里了。”

    “你要过去看看吗?”许凡问。

    “不用了,他们白天基本上都不在,就算有人,也都在睡觉上晚班。”韩青说道,“我也没有什么东西,你收留我后,我回来就把自己衣服拿走了,其他的都留给他们了,都不容易。”

    韩青说这话,带着认识许凡后的庆幸,更带着浓浓的感伤。

    许凡不自觉就在心里开始想象,韩青出来打工过得到底有多不如意。

    他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慢悠悠的开始逛了起来。

    这边虽然还是以旧货为主,可能是因为文玩街的兴隆,这边也多了不少卖文玩的。

    有一个摊子,摆的都是文房四宝,各种各样的砚台、笔筒、镇尺满满登登的一摊子,还有几根都带了包浆的毛笔。

    许凡只是看了几眼,就看出来毛笔上的狼毫是后加上去的,笔杆包浆也是拿药水后期做出来的。

    老板是个瘦子,三十多岁,看到来了人了,就说道:“一看你们就是大学生,喜欢这些东西的都有文化!随便看,这些可都是老物件,拿回去不用,光是摆着都有面子!”

    许凡笑了下,只是看,没有上手,韩青也蹲着看着摊子上的东西。

    都是干这个的,说的再好听,也就听个音儿。

    “这个,你看到没,这是末代皇帝用过的!”老板看两人没走,来了精神,指着一个砚台开始介绍起来,“这个,还有这个,这可都是有来历的!两广总督知道不?这两个就是他用过的!”

    许凡捏着鼻子,防止自己笑出来,两广总督也不说什么朝代的,也不说是谁的,谁知道你嘴里说的是哪个人?

    韩青随便看着,也不知道许凡在看什么,也不说话。

    老板似乎觉得韩青更好忽悠,拿起一个笔筒说道:“这个笔筒,那可是好东西,故宫里可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许凡看过去,见是一个竹刻七贤笔筒,先是没太在意,但是他听到老板最后一句话说是故宫里也有个一模一样的话后,忽然就把笔筒拿了过去。

    “哎!还是这个帅哥识货!”老板立刻说道。

    手里的笔筒,入手很沉,看外观的确是竹子的,黄色表面泛着暗红色的色泽,过渡自然,不是后期做出来的。

    引起许凡注意的倒不是这个笔筒的材质,而是上面的竹刻。

    竹林七贤指的是魏末晋初的七位文学家:山涛、阮籍、嵇康、向秀、刘伶、阮咸、王戎等人,他们在林中相会,饮酒赋诗,世称“竹林七贤”。

    这个笔筒采用了高刻镂空手法,图案分两部分,层次深达十二三层。

    山前竹林深远、枝繁叶茂,竹林中奇石跌错,在松树竹林、山石溪水间有十二人,其中七贤或立或坐聚于林间,有的对弈,有的抚琴,还有一人站立于石板桥上手指前方,回首吩咐着身后的伺童。

    五位伺童则分别在挥扇烹茶,端盘送水,或手执拐杖身背酒篓,或者在林中玩耍。

    这个笔筒高不过二十厘米,口径不到十五厘米,雕工十分精湛,镂空的竹叶细弱粗针,人物眉眼,须毫必现,点漆的眼睛及衣服上的花纹,更使人物栩栩如生。

    整个雕刻画面,情景交融,整体和局部达到了高度统一,虽然缝隙里被污垢塞满了,但也不难看出刻工的精湛。

    见许凡拿着笔筒看了好半天,老板有点不耐烦了,问道:“眼力不错啊!这个笔筒来历可不凡,你看着刻的,多好看!”

    一听这话,许凡心里都要乐开花了,感情又是个外行。

    内行谁会说竹刻的画面多好看这种词!

    许凡点点头,“是挺好看的!多少钱?”

    老板抬眼仔细的看了看许凡和韩青,似乎在心里掂量着,这两个人到底能出多少钱。

    但是看来看去的,怎么看两人都像出来玩的大学生,根本就没有多少钱。

    但是,几天都没开张了,让老板又舍不得放过这么两个棒槌。

    “这个可贵了!”老板想了半天,终于开口说道:“看你们两个学生,身上肯定也没什么钱,我也不管你们多要,五百拿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