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

三国之四世三公 第七零六章 全灭

    面对疯狂的顺天盟众人,袁常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依然是冷漠对待。

    “呵!”

    袁郴有在意那些小喽啰,反而是将目光看向赵破天四人,说道:“即便我失败,但是,用你们这么多的人来陪葬,我也不亏了!”

    “哈哈!”

    似乎要挥去内心的害怕,孛儿只斤破天大笑一声,阴声说道:“能除去你这个逆天者,损失再多的人又能如何?只要除去你,我们随时都能拉起更多的人手,人手我们会缺嘛,哈哈!”

    “你在害怕!”

    袁辰静的望着孛儿只斤破天,肯定且平静的说道:“我能感受到你内心的恐惧,即便倒下一个我,那又如何℃天者生生不息,我不能铲除你们,但是,早晚有一天会有人能够彻底消灭你们!”

    “好了,孛儿只斤宗主,不要跟他废话,早点解决他,早点完事!”赵破天眉头一皱,沉声说道。不知为何,看到袁辰静的样子,他的心底就有一丝不祥的预感,而作为第七感实力的存在,他对这种预感很敏感※以,他不消出现什么变故,只消能够顺利的除去袁常就可以了。

    “给我杀了他,谁能杀了他,兖州的宗主之位本宗主丙上位!”

    同样是第七感的实力,孛儿只斤破天内心也有相同的预感,或许这便是他内心恐惧的由来◎此,他只能大声的嘶吼着,以此来宣泄他内心的恐惧。

    事不到百人的手下,多是第六感高级或者第七感初级或者第七感中级的实力,那些第六感之下的分盟宗主、长老和执事早就死透了※以,面对暗影阁分管兖州的宗主之位的诱惑,他们都表现出了足够热切的态度。

    虽然暗影阁的宗主在对待手下这一方面不是很让人称赞,但是,承诺的话,还是很有堡的。当然,这也是顺天盟的规定。否则,每个高层说出去的话都跟放屁一样,又如何能让其他的成员卖命。

    “杀!”“杀!”“杀!”

    利益是诱使人心的根本,面对巨大的诱惑,事的顺天盟人马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害怕。即便害怕,他们也无法逃走,否则,将要面对顺天盟无止境的报复。既然如此,还不如搏一搏,说不定中奖的那个人就是自己呢。

    当然,有动力也是无用的,动力终究只是动力,而不能变成战力※以,在一刻钟之后,最终事的也只有四个宗主,以及五个长老或者执事∴对于之前数百人的人手,顺天盟此次的战况无疑是很惨烈的。

    “太可怕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敌人!”

    事的五个人已经彻底的被击浪斗志,脸上带着浓浓的惊恐之色,一点战意都没有了。即便此刻的袁逞经单膝跪地,手拄地面,似乎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然而,他们五个人却是不敢再出手了。

    “没用的东西!”

    孛儿只斤破天怒骂一句,亲自上前将这五个手下给解决了$今这些手下已经发挥完作用,没有价值了,孛儿只斤破天自然不会怜惜,而且,还是五个被吓破胆的家伙,更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对于孛儿只斤破天的举动,朱破天三人仿佛根本没有看到,若是他没有出手,他们也会出手解决这些手下。

    “嘿!”

    等解决完手下,孛儿只斤破天转头盯向袁常,冷笑一声,道:“逆天者,你刚才不是还大言不惭的,此刻为何如同死狗一样?站起来继续战斗啊,拿出你的气势来啊,哈哈哈!”

    孛儿只斤破天有些癫狂,或许,先前的恐惧让他有些神经质了。

    “啪踏!”“啪踏!”“啪踏!”

    孛儿只斤破天的脚步故意踩出声响,此刻,胜利在望,逆天者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既然如此,何不在击杀逆天者之前,做些让自己高兴的事情。

    只是,面对孛儿只斤破天的嘲讽,袁忱然是神色不变,依然淡漠的看着他。

    “可恶!”

    相反,袁常的眼神让孛儿只斤破天出离的愤怒,吼叫道:“你是逆天者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被我们斩杀℃天者的存在或许是件让人惊恐的事情,但是,本宗主从来不会害怕,因为,本宗主要让你们这些逆天者跪倒在我面前,用你们的鲜血来告诉所有的逆天者,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或许,是袁常的眼神让他太过愤怒,孛儿只斤破天已经放弃在斩杀袁钞前凌虐一番的打算。快步上前,凶猛的一拳朝着袁常的头顶砸去,他很享受脑袋如同西瓜爆裂般的快感。

    “呼!”

    凶猛的一拳对着袁常的脑袋迅猛的砸下,然而,当一拳下去之后,孛儿只斤破天却发现自己的拳头并没有攻击到实物,难道自己打偏了?

    “小心!”

    “快闪开!”

    然而,正当孛儿只斤破天疑惑之时,旁边传来了朱破天、李破天和赵破天三人急切的吼声。

    “嘭!”

    只是,不给孛儿只斤破天任何反应的时间,他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被巨石给砸中了一般,然后,他就看到袁趁戏谑的目光望着他。刚才那奄奄一息的涅早已消失不见,只是,孛儿只斤破天已经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了,随着渐渐消散的气息,他的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你,怎么会?”

    “为什么?”

    朱破天用他仅能使用的一只手臂,指着袁常,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明刚才还一副随时都会倒下的架势,为何此刻又变得生龙活虎。

    “嗤!”

    袁翅笑一声,淡淡的扫了一眼仅存的三人,平静道:“难道到了现在还不明白,刚才我是故意装出来的,就这样的智商,竟然还想除去逆天者〉实在的,你们能够生存到现在,也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你是装的?既然你有这样的实力,为何不早点展现出来,可恨!”

    赵破天愤怒异常的指着袁常大骂,本以为是螳螂捕蝉,谁知道到了最后成为黄雀的却是袁常,这让他难以接受。

    袁朝悯的看着赵破天,这家伙莫不是被吓傻了,嘲讽道:“我若是早早的就将实力展露出来,又哪里有机会把你们一网打尽?如今,小鱼小虾都解决了,就事你们三个了,也不跟你们多废话,受死吧!”

    袁巢没有兴趣跟他们多说,直接解决了便是。

    “快跑,我们分散开跑,总有人能够逃脱!”赵破天怒吼一声,也没有跟李破天和朱破天二人多说,扭头便跑了。

    “哼,还想跑?若是让你们跑了,岂不是白白浪费我表演半天的感情。”

    袁常冷哼一声,身子一闪,便朝着赵破天率先追去。李破天和朱破天二人见袁偿追赵破天,对视一眼,也朝着另外的方向跑了』而,还不等他们跑多远,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惨叫声,这声音他们自然熟悉,正是赵破天。二人顿时心中惊骇,刚才袁常击杀孛儿只斤破天还能说是偷袭,然而此刻击杀赵破天,完全是实力的碾压≡破天第七感高级的实力都如此轻易被击杀,岂不是说袁沉少有第七感巅峰,乃至于第八感的实力?

    当然,第八感是不存在的,否则,早就被时空穿梭局的人给带走了,除非是真正的第八感,而非是伪第八感。此前在高句丽的时候,袁常便突破到了第七感巅峰的境界,只不过一直没有表现出来∪前为免把人给吓跑了,他一直没有暴露实力,等只熟破天三人之时,他才撕开伪装,展露真正的实力。

    “啊!”

    奔逃中的朱破天又听到第二道惨叫,却是李破天的声音,背后的冷汗不由自主的散发出来。待他眼皮一眨,只见前方一道身影含笑而立,不正是袁常?

    “别过来…”

    朱破天惊恐的望着袁常,犹如一名被逼迫的少女,蹲在墙角瑟瑟发抖。见袁忱然迈着平稳的步伐走向自己,恐惧的朱破天忍不住跪了下来,高声说道:“逆天者不要杀我,我愿意投降,给你做碰马,只要你饶我一命,以后我就做你的仆人。而且,我还能把顺天盟的所有消息都告诉你,甚至我可以回去顺天盟,给你做内应,你觉得如何?”

    “不如何!”

    袁翅轻的摇了摇头,暗影阁宗主这一级别的人,实力还是很可怕的,袁常不想留着这样的人在自己身边,即便他愿意给自己当内应≈不是什么玄幻的世界,可以在人的身体里面下点禁制什么的,让人能够完全臣服自己≈在说过的话,他回头就能够给扔在地上※以,还是死人比较安全。

    “你不要欺人太甚了,你杀了我,顺天盟不会与你罢休的!”见袁常不为所动,朱破天狰狞的怒吼着,面对死亡,不是所有人都能保持淡然的心态。

    “怎么,顺天盟难道与我们逆天者不一直都是不死不休的嘛?”

    袁翅飘飘的回了一句,从朱破天身前走过,“嘭”的一声,朱破天的心脉已然被震碎,再无生还的可能性。对于顺天盟这样的敌人,即便是斩杀了数百人,袁常的心神也没有丝毫的动荡,因为他知道,若是失败的是自己,那么,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甚至身边的人,都会跟着遭殃※以,对付顺天盟的人,袁常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抬头望天,袁常低声嘟囔道:“经过此次一战,想来顺天盟会重新评估我的实力,在没有把握对付我之前,估计他们短期内不会动手了,如此倒也是件好事。”

    山林之下,顺天盟和幽州士兵的战斗同样也进行的如火如荼。

    “混蛋,我们人多势众,为何还会被压制,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赵德言高声怒吼着,语气之中充满了疑惑和愤怒。

    己方五万兵马,除却刚开始的时候被对方弓箭手击杀五千,还有四万多』而,面对幽州三万兵马,而且其中还有一万是骑兵下马之后的士兵,本以为是稳操胜券的战斗,谁能想到开战之后就被压制♀让赵德言难以置信,要知道这些士兵放到各方势力,都是一等一的精锐,然而,就是他看来是精锐的士兵,在人多的情况下,竟然还敌不过对方的士兵,这就让人难以接受了。

    “堂主,弟兄们若是单对单的话,实力自是更甚一筹』是,对方的士兵训练有素,配合默契,往往一个人冲上去,就要被对方好几个士兵围杀※以,才会出现如此情况。”身旁一名下属,似乎比较明白情况,低声解释到。

    “混蛋,既然知道配合作战更强,这些蠢货难道就不知道配合?”赵德言依然生气,根本不想听解释∧万余的兵马如今战死、受伤的一万多,如今也就三万不到了;而反观幽州的士兵,伤亡不过五千左右,还有二万多的兵力,按照这样的局势发展,失败的却是他们这边』旦那些高层除去袁常回来看到如此局面,赵德言都已经无法想象他会面对何等惩匪。

    “让他们给我上,就算是一个换一个,也要给我拿下对方。否则,等宗主他们得胜归来,看到如此情形,本堂主不好过,你们所有人也都不要想有好日子,想想你们的家人,都给我拿出全力战斗!”

    “杀!”“杀!”“杀!”

    赵德言的一番话,却是让这些家伙有些发狂了←们是顺天盟培养的普通战士,说起来其实就是圈养的后备库』旦需要人手,就从这些人的子女之中挑出来,如此,才能源源不断的为顺天盟提供战力。

    “大家不要慌,我们幽州的士兵是最强的,按照先前的方式,继续保持,胜利最终是属于我们的!”

    “胜利!”

    “胜利!”

    面对顺天盟发狂的进攻,李冲依然镇定、沉稳的指挥着〕天盟普通的士兵虽然精锐,但是,幽州的士兵也不差,而且还有配合的优势,李冲根本不会惧怕∴比而言,懂得团战的士兵,都比顺天盟这些家伙强多了。

    “看,有人出来了!”

    这时,一道身影从山林走了出来,双方的指挥者都有些期待,期待出现的人是属于他们一方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