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异世之三国赵云传 第三十六章 决战河北 (五)

    “好一张尖牙利嘴,周都督,祢衡最后问你一句,你是要出兵解救天子,还是出谋让刘表解救天子”,祢衡深吸了口气,说道

    “公瑾没有收到孙侯爷调令前,无权出兵,祢衡大人大可以前往建业让孙侯爷下令,再者,公瑾才疏学浅,无法指挥荆州,倒是祢衡大人号称一人挑战中原七窍,智计过人,何必求人,大可自己游说刘表,中原七窍个个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祢衡大人以一敌七,想必更为厉害”,周瑜微笑的看着祢衡,缓缓地说道

    祢衡的脸瞬间变得很难看,周瑜的话并不算难听,但却是化为了一连七个巴掌,打得祢衡头昏脑涨,他是想要挑战中原七窍,但却是没人鸟他,而且中原七窍个个战绩彪炳,他连挑战的资格都没有

    “就是,就你还学人挑衅郭奉孝,他一根手指头就戳死你”,小乔及时补了一刀,满脸鄙视的说道

    “好,你们给我记着,此辱祢衡铭记在心”,祢衡咬牙切齿的看了周瑜小乔一眼,挥袖而去

    “怕你咬我啊,就你那三脚猫功夫”,小乔撇撇嘴,满脸的鄙视

    另一方面,张郃将侦查结果交给了张辽,张辽再度开会

    “儁乂,你真的没发现一丝蛛丝马迹,这子瑜先生除了来历不明外,就是纯粹做生意的”,张辽还是不愿意相信,江东会有这么好心,问道

    “我也不愿意相信,但也不得不说,他们除了带上银子和账本,其他所有东西都是在淮南购买”,张郃也想不明白,他已经将子瑜先生带来的人和事都排查了一遍,从早到晚都监视着,发现这个江东而来的子瑜先生就是真的来做生意的

    “不如我们将他们的银子都截下来,那他们想玩花样都不可能了”,一个幕僚提议道

    “不行”,张辽和张郃异口同声的反对,张辽说道,“祸不及妻儿,如果我们对普通商贩也采取雷霆手段,那么各州郡谁还会和淮南有生意来往”

    “那他们会不会使用做生意来采集情报的呢”,一个幕僚猜测道

    “或许只有这个可能”,张郃沉吟了下,说道

    “反正不管他们来做什么,我们都要一一监控在手里,如今淮南百废俱兴,很需要大家族的回归”,张辽沉默了下,点头说道

    邺城,河北王宫,刚汇报完工作的袁尚正对上优雅而来的甄家主

    “拜见岳母”,袁尚微笑着上前行礼

    “尚儿有礼了”,甄家主给袁尚暗送了个秋波,优雅而去

    袁尚满脸惊愕的看着甄家主充满幻想的身影,不由得看向了左右,这是他那个一贯高冷的岳母么,怎么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样,以往自己向她问好她最多也就是点个头而已

    侍从满脸暧昧的凑上前来,在袁尚耳边低喃了几句,作为袁尚的亲信,他们知道很多王宫里面的消息

    控人于千里外的神术,这是妖术吧,袁尚满脸惊愕,而且下一秒,袁尚顿时浑身一颤,急忙往王宫而去,但却被告知,今晚王爷设宴,谁都不见

    控人于千里之外这本来就闻所未闻,而且自家岳母身边还有个神秘莫测的洛神小妹,一旦惹怒了她,那她脚下的恶蛟岂不是将邺城搅得天翻地覆,父亲怎么会做这么糊涂的决定

    “奴家拜见王爷”,一身金缕玉衣的甄家主向着袁绍盈盈一拜,美眸闪烁着无限的妩媚,轻声笑道

    “家主有礼了”,袁绍大步上前扶住甄家主,贪婪的抚摸着她的小手,笑道

    “王爷”,甄家主羞恼的抽回小手,娇嗔的白了袁绍一眼,佯怒道

    “家主快请坐”,袁绍见状,心中欢喜,顿时招呼甄家主入座

    袁绍身边并不是没有女人,相反,他身边有着来自中原河北乃至江东荆益和异族的美女,可谓万国风情具有,尤其是他南征大败而归之后,为了鼓励他重振雄风,连田丰沮授都对他大肆招揽美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甄家主的美是令人无法直视的,虽然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但天生的娃娃脸和无尽天才地宝的滋润,让她的容颜和她的洛神幼女一般,数十年如一日,完美体态让见过她的人都不由得想入非非,而且甄家主与生俱来就带着高贵端庄,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甄家主还是带着传奇色彩的,从她十六岁崛起开始,二十年来带着甄家走上了历史的巅峰,甄家内外无不对她心悦诚服,她的惊人经济能力让世人瞩目,所有人都忘记了她的名字,只记得,她是甄家主,而她的夫婿,据说在小甄宓刚出生就消亡了,她以寡妇之名零绯闻纵横商界十几年,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更是贞洁的象征

    只要拿下她,甄家就真的稳如泰山了,稳固了青幽并冀内部,只要打退了曹这次不知死活的孤军突进,那么他反击的机会就来了,袁绍心里暗道

    自始至终,袁绍都认为,他最大的敌人,就是不配合的甄家主

    袁绍的寝室里,袁绍如同新郎一般惊喜的看着含羞待放的甄家主轻轻的解开衣扣,露出那雪白的肌肤,醉人的香气从她身上散发,甄家主每一个动作都会下意识的往袁绍身上看一下,随即羞涩的低下头,脱衣的速度缓慢而优雅,让整个房间的时间几近停滞

    时间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而甄家主终于也只剩下肚兜了,那鲜红色的肚兜让袁绍一阵气血翻涌,鼻血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惹得甄家主羞涩的娇笑了起来,而这一笑,更是让袁绍回到了初次做新郎的时候,带了些尴尬的胡乱擦着,就要抱向甄家主

    小甄宓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甄家主的面前,袁绍的手伸到了小甄宓的面前,但却被小甄宓那纯真的眼神给阻拦了

    小甄宓淡淡的看着袁绍,并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两人距离不过二十公分

    看着那举手投足间绽放着倾国之色的小甄宓,袁绍更是有了些凝滞

    “脱,让她也脱”,下意识的,袁绍对着甄家主大声说道,说完,他都有点惊愕了起来,小甄宓,那是洛水之神呢,自己玩得起么,但下一秒,邪恶的想法顿时涌了起来,仙女就仙女吧,自己不是有鬼将相助么

    “宓宓,你也和娘一样,一起服侍王爷好不”,甄家主娇笑一身,玉手搭在了小甄宓的肩上,将她的外衣轻轻地脱了下来

    小甄宓惊愕的回头看着甄家主,又看了看自己被脱下的白衣,不由得眨了眨美眸,一时间没明白甄家主的意思,连瞬移都忘记了

    小甄宓的衣服被缓缓地脱掉,那白玉一般的肌肤逐渐裸露了出来,袁绍的鼻血再度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比起人间绝色甄家主,小甄宓的美是让人仰望的,自出道以来脚不沾地,自由飞翔于天际,被誉为上天的宠儿,那裸露的小脚丫如同白玉一般诱人,天姿国色的她有着完美的体态和容颜,还有着万年不变的淡漠,加上水上统御万兽的神奇能力,她被外界惊为天人,被称为新一代的水中洛神

    据说,洛神甄宓是仙女的弟子,有着神妙的道术传承

    据说,洛神甄宓有着得天独厚的飞行天赋,天生就能纵横天地

    据说,洛神甄宓是洛水之神选中的继承人,能够统御万兽

    太多的据说只能成为传奇,因为整个邺城没有人能和她搭上话,所有人都只能看到她脚不沾地的四处飘荡,谁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在想什么

    邺城以南一个小镇,全镇最大的风月场所的一个包厢内,喘息声,呻吟声不住的响起,门口一个妙龄少女满脸通红的握紧粉拳,不住的相互锤着,一副想要破门而入大肆杀戮,但却又竭力忍住的样子

    远处的侍从不由得好奇的看着这个黑衣少女,不少人都议论纷纷了起来

    “都别好奇了,快工作去,辛家的闲事不是我们能管的”,掌柜挥手着说道

    众人纷纷离开,作为如今冀州几乎能和甄家并驾齐驱的经济政治大家族,辛家如今正是河北王面前的红人,辛家子弟自然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起的

    想必这个妙龄少女一定是小家族的千金,为了追逐辛家子弟跟随而来的

    可惜了,这少女也是极为标致的,却迷上了浪子一般的辛家子弟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二十出头的辛家子弟也的确给人感觉非常迷人,不但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而且才华横溢,出手大方,只要和他打招呼都大张银票的派,真的是难得一见的财神爷

    整整一个时辰,贾静强忍住那第两千次想杀人的冲动,重重的吐了口气,小脚丫直接踹了出去,破门而入

    “你,你,你想做什么”,一个带了点虚脱但却是满脸陶醉的美女被贾静吓了一跳,急忙用被子护住自己泄露的春光,惊道

    “想,我想做什么,我要做什么还用想么”,贾静咬牙切齿的大步向前,恶狠狠地的瞪着美女,大声吼道

    美女见状更是大惊失色,急忙看向了那个令她欲仙欲死的辛家子弟,打着眼色无声询问

    这是你家恶妻么,辛大人,美女无声问道

    别管她,我们再来一次吧,和刚才一样,先享受再画画,辛家子弟给了美女一个暧昧的眼神,无声的回应

    见状,美女羞怒的摇了摇头,哪怕她有些经验也扛不住这个辛家子弟的无尽征伐,但见状却是忍不住看向了辛家子弟身边的那幅画,一时间,陷入了凝滞

    那个妩媚惊艳的真的是自己么,好美啊,怎么自己照镜子从来没有发现过,自己还有这么美的时候,那举手投足间的万种风情是怎么来的,那个拥有着摄人心魄的美眸的佳人,真的是自己么

    见对手直接无视了自己,贾静顿时勃然大怒,正要怒吼一番,却也随着她的眼神,看向了那幅画,瞬间惊愕了起来

    这臭家伙的实力还真不是传闻中那般无敌这么简单啊,整整一个时辰的折腾都没将他搞垮,而且,这画艺还真是不得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画中人比真人漂亮数倍的情况,这美人,啧啧,她也觉得非常的迷人

    咦,自己是来吃醋的,不对,她是来捉奸的,怎么可以被对手迷住呢

    “喂喂喂,你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么”,贾静飞奔向前,直接将画像卷了起来,对着美女大声说道

    “将它还给我”,美女见状顿时从被子里跳了出来,伸手去抢那画像

    “啊”,看着美女白花花的身体,贾静急忙转过身,尖叫了起来,手中的画像却是丢了出去

    “我是来替他付钱的,银票给你,你快给我滚”,贾静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转过身,却看见美女宝贝似的抱住画像,躲在被子里,不由得大声说道

    贾静丢出的是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如果是平时,这会让美女笑逐颜开,虽然她是这里的花魁,但在这小镇,能有几十两的进账已经是吓死人的了

    “如果他能来多看我几次,我不要这银票”,美女带了点期待的看向辛家子弟,柔声说道

    “什么,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我的男人是出不起钱的人么,你再不拿着银票给我滚,信不信我将这里夷为平地”,贾静闻言顿时气恼的跺了跺脚,直接从怀里拿出了那把符纸扇,大声吼道

    符纸,还是叠成一把扇了,美女顿时魂不附体,连滚带爬的卷着被子狂奔而出

    在这时代,符纸和妖师挂钩,妖师和死亡挂钩,这是天下皆知的共识

    “你把她赶走了,那我怎么办”,辛家子弟微微转身,手往脸上一抹,郭嘉那坏笑的神情出现在了贾静的面前

    “哼,她能做的我又不是不能做”,贾静怒哼了声,撇撇嘴的说道,“而且我保证比她更好”

    “拉倒吧,就你还能和人家比”,郭嘉瞥了贾静胸前一眼,摇摇头一副嫌弃的表情,随即一个跳跃,从窗外跳了出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