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仙琐录

修仙琐录 2079章 你还有多少件灵宝?

    画壶吸了口气,试探的问道:“那件能斩杀化羽修士的千乘府你也能催动起来?”

    “你说呢?”朗星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向他,“不过跟你动手肯定用不上它,随便用两件能杀元婴后期修士的宝物就够了。”

    画壶哼笑道:“宝物再好也得看是拿在谁的手里,你得有机会使出来才行。”

    “不知死活。”朗星见他还不服气,无奈的甩出四个字后又不理他了,要是拿出水霆剑的话估计是能把画壶吓退的,可他不想把底细都泄了,只好再多忍受一会了。

    画壶倒没在乎他这态度,反而很高兴的说:“很好,你只要不太废物就行,本来在救西阳这件事上我就没指望你能帮上什么忙,还嫌你是个累赘呢,你要是能帮上点忙那最好不过了。”

    朗星颇感无语道:“你先在我手下撑过一息再说吧,别当自己已经能跟着去万福修域了。”

    画壶无耻的笑起来道:“傻兄弟,你把底都给我露了,我还能站着等你打呀,你追得上我吗?给你一千息都没用,行了,咱们也别比试了,抓紧商量商量怎么救西阳吧,你就是不让我们跟着去我们也会自己去的,西阳不止是你的兄弟,也是我们的兄弟。”

    这时,携云看向后方道:“金岭派的逢春子,元婴后期的。”

    斗嘴的朗星和画壶用神识向后看去,见一个大修士刚刚越过了被甩下三千余里的四翅巨鹏,径直向他们这边追来。

    “来的正好!”画壶两眼放光的说。

    携云提醒道:“金岭派是天律盟的成员,你是红衣执律卫,不宜无事生非。”

    画壶瞥了一眼朗星,坏笑道:“我又没说要跟他动手。”

    他刚说完,逢春子的神念就传了过来,“你们且停一下!”

    朗星猜到了对方的来意,扭头喊道:“前辈若是想买这只灵鹤就不用费心了,我们不卖。”

    携云嘴角露出了微笑,以朗星的辈份来讲,跟这逢春子平辈论交都是抬举他了,可朗星这声前辈却喊得极为顺滑自然。

    画壶从来都是充当惹祸根苗角色的,眼下又有心用这逢春子称一称朗星的斤两,遂扬声道:“这事有商量,你如果能打败我这小兄弟,这只灵鹤就卖给你了。”

    “你别胡说,这只灵鹤不是我的!”朗星对这个画壶真是感到头疼。

    逢春子施展出急行身法,身影连闪了几下冲到了他们前面,面色不悦的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画壶让他跟一个元婴初期的小修士比武,这摆明是对他的羞辱,如果不是惦记着要买下这只灵鹤,他肯定会出手教训画壶一下的。

    画壶见逢春子双眼含怒的看着自己却一点不怕,一脸兴灾乐祸的等着朗星停下灵鹤,却不料朗星压根没有挺住灵鹤的意思,逢春子的身形刚出现在前方,一道紫色的霞光就从朗星身畔飞了出去。

    逢春子万万想不到这几个人竟然敢向他出手,勃然而怒的想要收了对方发出来的这件宝物,可飞到半途的紫日剑猛然爆发出了应有的威力,顿时霞光大盛,太阳似乎都被染成了紫色。

    这等威力的灵宝吓得逢春子急忙向一旁躲闪开,同时手掐法诀在身后连连布下防御灵盾以期能阻挡一下紫日剑的追击,以他的眼力是能判断出来的,在失去先机的情况下自己是躲不开这一击的,这件灵宝太强大了,今天能保住命就算不错了。

    元婴后期大修士的身法果然快,身影闪了两下后就到了三千里外。

    逢春子原本是作好了在受到重创后死命奔逃的准备的,可该来的攻击却没有到来,他观察到了人家及时收住了那件灵宝,并没有真的对他发起攻击,他在逃出三千里后满心惊悸的看着那只灵鹤在他眼前疾驰而过,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跑了,他觉得自己肯定是看走了眼了,那个出手的小修士必定是个隐藏了修为的奇人异士,人家已然手下留情了,他不能再不识趣了。

    朗星在用一剑吓退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后,忙以心念安抚起受了惊吓的灵鹤,脸上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画壶眨了两下眼睛,用手挠了挠后背,看着朗星有点说不出话来了,他也有击退元婴后期大修士的手段,但绝不可能做得这么干净利索,凭着朗星给他的那件墨心锥或许可以,可那件灵宝他还远没融炼好呢。

    携云用带着笑意的眼神看着抓耳挠腮的画壶,他不得不承认朗星这一手露的确实漂亮,也知道朗星这么作主要是没工夫跟逢春子费话。

    画壶左挠右挠了一阵才吸着凉气开口道:“你还有多少件灵宝?”上次朗星把墨心锥送给他时就给他看了一件凤灵簪了,刚才又显摆了两件,加上这柄剑,这小子手上至少也得有四件威力奇大的灵宝了。

    “还有两三件吧。”朗星轻描淡写的答。

    “你都能使用?”画壶满眼不信的问。

    朗星哼了一声没回答,这个他不想说。

    “你真的都能用?”携云忍不住的帮着问了一句,他也是万分想得到一个答复的,融炼灵宝可不是容易的事,他猜到了朗星肯定有什么独门秘术。

    对于携云的追问朗星不能置之不理了,只得敷衍道:“勉强能使用一下。”

    “我不信。”画壶摇着头说。

    “我也没法相信。”携云不方便直接向朗星刨根问底,所以及时把握着每一个能给画壶帮腔的机会。

    朗星满心踌躇的看着画壶,问道:“你是铁了心的要去救西阳吗?”

    画壶坚定的点头道:“当然!死而无憾,西阳多仗义呀,值得我拼死去救!”

    朗星无言的转头看向携云。

    携云笑了笑道:“你不用管我,既然赶上这件事了,那我能帮到什么地步就帮到什么地步,我自信有保命的本事,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会逃的,你别指望我会死拼到底,但该尽的力我一定尽到。”

    朗星点头道:“如此最好,多谢师兄了,我确实需要帮手,只是不想拖累你们,既然你们执意如此,那就一起去吧,我代西阳和绛霄多谢你们拔刀相助的恩义了。”说着他对二人拱了拱手。

    画壶高兴道:“这就对了,别提什么谢不谢的了,你谢携云是应该的,我们三个和西阳是兄弟,用不着你谢,行了,既然要并肩作战了,把你的本事都给我们显露一下吧,好让我们心里有个底,别藏着掖着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