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魔兽之狂乱贵公子

魔兽之狂乱贵公子 第781章 正名

    ( )“卡洛斯,虽然大家是十多年不见了,但是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

    “什么人?”

    “阴阳人。”

    “嗯?乌瑟尔,你不对劲。”

    “我脑子还没有坏掉,那些说的被圣光烧坏了脑子的统统都是嫉妒与诽谤。”

    “所以……”

    “让我们坦诚点吧,关于提里奥.弗丁,还有激流堡的腌臜事儿。”

    是的,卡洛斯最近政治会议开多了,暗地里的利益交换与明面上的交易过于频繁,以至于他现在说话是有点阴阳怪气。

    但是乌瑟尔是谁,怎么可能在这种私人场合鸟卡洛斯。

    于是乌瑟尔说破了。

    卡洛斯故意用达纳斯.托尔贝恩顶替了提里奥.弗丁的初代圣骑士“位置”,在乌瑟尔看来,就是别有用心的试探。

    大领主提里奥与兽人伊崔格的故事,虽然听起来很美好,但是如果屁股别歪的那么厉害,真的很难去称赞老弗丁。

    爷们儿是爷们了,但是一点不贵族。

    与其说乌瑟尔圣光烧脑,当时的提里奥才是真正的鬼火上头。

    但凡耍点手段用点权谋,事情都不会僵成那样。

    没错,哪怕事发后,包括乌瑟尔在内的一帮同僚已经包庇到只要提里奥发个声明,公开场合大声说这事和我无关,大家就信了。

    提里奥说我不,纯爷们一人做事一人当,俺铁头做事只求道义无愧于心。

    狠!老佛爷您狠!!!

    一帮同僚一看,委委屈屈再退一步,行行行,大爷您纯爷们,那您认个错吧,认个错也行,对您的惩罚也就认个错了,过了也就过了。

    提里奥又说不,我没错,我见识过最卑劣的人类,也见识过最高贵的兽人,是圣光背叛了我!

    咳咳,提里奥.弗丁并没有说最后那一段,但是一出义正言辞的愤青发言把一帮老兄弟的脸面挂在了路灯柱上,把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的权威踩在了烂泥坑里面。

    没得法,事情越拖越久越闹越大,从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内部矛盾拱上了洛丹伦王国的议政厅。

    收到了大老板加急书信的乌瑟尔只能狠下心封印了老伙计的圣光之心,将他驱逐出了王国的秩序。

    提里奥做错了吗?

    从道义说,没错,一点儿都没错,伟光正了全场。

    从手段说,就这?壁炉谷的大领主政治觉悟就这?

    卡洛斯私下里也和提里奥问过这个,提里奥回答说,卡洛斯不知道,当时的洛丹伦王国整体风气就很别扭,泰瑞纳斯又对他压制的厉害,呼吸不到自由空气的他如同一只搁浅的鱼,做事难免偏激,所以他不恨乌瑟尔。

    “对提里奥.弗丁的放逐令其实是两部分组成的。第一,泰瑞纳斯陛下去了提里奥的壁炉谷领主衔,家族领地由他儿子泰兰成年后继承。这一部分你们实际上已经打破了,不是吗,虽然我才回来没多久,但是弗丁现在正在安多哈多帮你挡着亡灵。所以你肯定不是想要我从这方面下手,而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所以,你指的是教籍?”

    “是的,就是这个我听都没听说过的鬼东西,提里奥写信给我说有年轻的圣骑士在热情的与他握手后又向他吐口水,他迫切的渴望回到圣骑士的大家庭。”

    教籍,啧啧,又是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的又一伟大发明。

    如果没有卡洛斯的奥特兰克王国,可能这玩意也不会出现这么早,但是哪来的那么多但是。

    虽然洛丹伦诸国并没有强制信仰,不过绝大多数民众都不反感圣光教会。

    于是,传教者的身份就需要入籍了。

    洛丹伦王国给补贴的。

    而圣骑士和牧师都是圣光教会的传教者,自然也需要入籍。

    这说法……您信吗?

    反正卡洛斯是不信的,不就是因为奥特兰克王国死硬死硬的顶在那,弄了个王教国立骑士团,搞得白银之手没法垄断圣骑士的代言权,所以才搞出教籍这玩意儿恶心人嘛。

    除了莫名其妙自动入籍的卡洛斯,奥特兰克王国训练出来的圣骑士哪个入籍了。

    再远一点南边暴风王国的圣骑士入籍了没有!

    “他们还真的入籍了。暴风城大教堂地位等同于斯坦索姆大教堂,暴风城的主教可以给暴风城的圣骑士入籍,洛丹伦王国承认的。”

    乌瑟尔说明道。

    “我觉得我被针对了。”

    “是的,你在黑暗之门那边失联后奥特兰克王国就被针对了。”

    跟老实人聊天真难。

    “所以帮提里奥恢复教籍的事情你怎么说。”

    “跟着你的王教国立骑士团一起办了吧。”

    “嗯…...”

    “泰瑞纳斯陛下是不在了,但是教籍是个好东西。”

    “虽然知道你有私信,但是这话是没错,确实是个好东西,那就这么办了吧。”

    三言两语间,提里奥.弗丁的身份问题就完了,接下来就是不管卡洛斯还是乌瑟尔都很头痛的问题了。

    激流堡的问题。

    或者说激流堡的统治问题。

    如果是《魔兽世界》游戏里的激流堡,有什么问题都无视好了,小破城一座,要来辣眼睛吗。

    但是真实的激流堡,绝对是不能轻视的一方势力。

    而且卡洛斯明白,哪怕是游戏当中的激流堡,也是经历了第二次兽人战争,托尔贝恩内战,以及天灾入侵后才变成那个鬼样子。那时的激流堡已经陷入内乱并且丧失了大量的人口。

    然而现在并不是这样。

    虽然人类是因为觉得阿拉希高原不够富庶才北上拓荒,但是富饶的土地这个概念本身就是需要对比的。

    阿拉希高原虽然与希尔斯布莱德以及洛丹米尔地区比不了,可是架不住阿拉索帝国六百多年的开发呀。

    也就是说激流堡政权的基本盘是开发完全,熟透了的土地。

    要农场有农场,要森林有森林,要矿产有矿产,激流堡是举世闻名的坚城,托尔巴拉德是巴拉丁湾最重要的海港。

    哪怕因为索拉斯.托尔贝恩死得不明不白而陷入内部斗争,依然可以出钱出粮出兵支援北边的盟友。

    这样的激流堡谁敢忽视。

    别看卡洛斯手里捏着好几万骑兵就觉得奥特兰克骑兵牛逼,那是巴罗夫家族与激流堡的市政议会打默契球,合伙哄抬马价,吃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的烂钱。

    奥特兰克山地马是不错,体型耐力爆发力都挺好。

    但是真论数量,阿拉希高地才是联盟最大的产马地。

    激流堡真被惹急了,进行全面战争动员,二十万骑兵都给你搞出来。

    如果托尔贝恩家族还绝对掌控着激流堡,你看卡洛斯敢不敢打兽人打一半就撤军。

    如果不是激流堡陷入内部斗争领导混乱,你看他们听不听联盟的号召说筹粮就筹粮说出兵就出兵。

    联盟不归卡洛斯管的时候,这些便宜不占简直王八蛋。

    但是现在联盟真归卡洛斯管了,激流堡的乱象就成了一颗重磅的定时炸弹。

    希尔斯布莱德的土地容纳不下两百万的洛丹伦难民。

    所以分流成为了必然。

    这也是卡洛斯没有拒绝暴风城的使节私下串联某些家伙的原因。

    但是真正的大头,还是回流阿拉希高地。

    哪怕对半分,希尔斯布莱德容纳一百万人,阿拉希高地回流一百万人,联盟都可以保全这些人口,不至于发生结构性的粮食危机。

    如果这两百万难民闹什么故土难离,就死堆在希尔斯布莱德。

    别说什么亡灵天灾吃人了,人都得吃人。

    但是要做到这种规模的人口调动,一个强力的政权是最基本的。

    此时的激流堡根本没有这种能力去解决一百万难民的生计问题,托尔贝恩家族内部撕逼的同时还在和激流堡的市政议会撕逼。

    卡洛斯哪怕左右拿捏双方要好处,依然觉得脑壳炸。

    激流堡的衰落看起来已经无法遏制。

    “除非把达纳斯接回来,否则这个问题是无解的。索拉斯.托尔贝恩死的时候没有指定继承人,但是他活着的时候指定过。”

    “是啊,大家都知道达纳斯.托尔贝恩是当之无愧的激流堡之主。可是这混蛋和另一个混蛋一起被关在了黑暗之门另一边。”

    “用暴风城施压吧。重启黑暗之门是个非常严肃的话题。用这个议题压迫暴风城站在我们这边,然后用暴风城去逼迫激流堡暂时停止内斗。”

    乌瑟尔是个诚实的人,但是这不意味着诚实的人就是傻子。

    “卡洛斯,在我们处理完亡灵天灾之前,暴风城是绝对没有勇气单独面对黑暗之门另一边的兽人的,所以他们绝对不可能同意重新开启黑暗之门迎接远征军回家。”

    “所以……”

    “乌瑞恩家族的宣称权,如果激流堡不能同心协力配合联盟的行动,就让瓦里安指定一个激流堡的市长。”

    “哈哈,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乌瑟尔居然也能出这么恶毒的主意。我喜欢。”

    卡洛斯忍不住暗道了一声妙啊。

    放在其他时候,这主意都是绝对得罪人的主意。

    暴风城不可能隔着半个大陆和一整个巴拉丁海湾去谋划激流堡的实际控制权,但是作为索拉丁的血裔之一,乌瑞恩家族确实对激流堡有宣称权。

    同时,黑暗之门重开绝对不是现在的暴风王国可以独立应对的大事件,是可以用来拿捏暴风城的筹码。

    再加上卡洛斯掌握了联盟……

    “谁去办?”

    卡洛斯问道。

    “我要和你北上。”

    乌瑟尔给了个你自己看着办的眼神。

    于是,卡洛斯与乌瑟尔一起转头看向了缩在一旁吃吃喝喝的赛丹.达索汉。

    “我就是一个糙汉,这么精细的活儿……”

    可惜赛丹.达索汉还没有说完。

    “骑士团的第一条规矩是什么?”

    乌瑟尔问道。

    “服从命令。”

    “嗯,很好,很有精神,联盟已经决定了,就是你了。”

    卡洛斯微笑着点了点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