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贵女三嫁

贵女三嫁 第279章酒宴

    < =""></>< ="250"></><>孟昭是从秦王府的宴会上来的,贺子章的私人宴会,要不是外甥的份,他估计还不够格参加。

    凌霄阁,贺子章中上坐,两旁摆着几桌分席。贺云瑞,杜俊,孟昭,裴炎,苏启,京城有名有姓的青年才俊,都在这里了。

    席间几个绝丫头,着寸缕,穿梭斟酒,又有歌伎弹琴献艺。薰香,混着酒香,又有这般美人在侧,道不尽酒风。

    “这酒啊,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味道。”贺子章着常服,半卧于塌上,转动着手中酒杯。

    他五官刚硬,眼眸深遂严厉,哪怕此时醉卧温柔乡中,依然像一把开鞘的弓,拉的绷紧。

    在世人眼里,贺子章是个另类王爷。他与当今圣上永昌皇帝乃是一母同胞,同样是皇后所出的嫡皇子。

    先皇在世时,他就是皇帝的爱子,永昌皇帝继位后,更没有委屈这个弟弟。亲王封号,实际封地和待都是普通亲王的两倍,逢年过节,秦王府的赏赐也是最多的。

    享受了这样待的贺子章,对朝政并没有太多兴趣,他更加安享于富贵乡的生活。吃、喝、玩、乐,与名雅士交,但是他的儿子贺云瑞对权利却格外执着。

    贺子章最另类之,是秦王府的混乱。在这个嫡庶尊卑鲜明的时代里,贺子章的结发嫡妻秦王妃,在秦王府活的还不如奴才。他的嫡长子不但没有受封,被人暗算伤了之后,他就彻底不管了。儿死在安南侯府,他更是不闻不问。

    侍妾出的秦雪宁当家,不知道谁生的庶子贺云瑞深得贺子章之心,秦王府之事多听其摆布。亏得贺子章是王爷,不问朝政的王爷,不然史们早要参他灭妻灭嫡,不顾家法礼了。

    “这桂青泉酒,乃以季节到时,刚出的桂为底料,配以泉水酿制,用时七七四十九天。现在这壶嘛,原料差了些,时辰似乎也不太对。”苏启笑着道:“王爷果然是爱酒之人,差了那么一点点的火侯,都骗不过您。”

    何止是原料差,时辰不对,这酒几乎就没有对的。要不是这里喝到,他都有骂娘的冲动了。偏偏贺子贺喝的很美味一般,好像天下绝品一般。

    按辈份来说,孟昭是他舅舅,贺子章他舅姥爷。但是他跟这个舅姥爷实在不,就是今天,要不是杜俊带他来,他连门都进不来。

    贺子章突然笑了,笑容中却带着回味,莫名其妙道:“还不错了,手艺见涨。”

    苏启听得一脸莫名。

    贺云瑞却是明白父亲心,道:“算算日子,再有一个月,苏大人也该回朝了。”

    这桂清泉酒是苏玄秋送的,据说是他亲手所制,只等新年时,跟贺子章一起喝。但是苏玄秋去了幽州,早就该回来,却没有回来。贺子章就索把酒拿出来,今天宴会上喝了。

    所谓亲手所酿,水平就可想而知了。席上众人,哪个不知道难喝的要命,但哪个敢不喝。也就苏启,还太年轻不知事,直接说了出来。

    “应该快来了。”贺子章喃喃自语说着,却突然看向杜俊,貌似随意的问:“我要是记得没错,杜家与安家以前曾十分交好?”

    杜俊听得心中一惊,却是笑着道:“王爷好记,我祖父与去世的老乃是好友。”

    “这么算来,你与安弗陵也是很的。”贺子章又道。

    安弗陵三个字出口,场上众人多少都怔了一下。安萦的世不是什么秘密,安弗陵三个字,其他人也许觉得陌生,在场几位却都是晓的。

    二十年前的京城怪才,楚家的婿,安萦的父亲。

    尤其是贺云瑞,心顿时提了起来。

    他在贺子章边几年,从小厮,到随从,再到儿子。世人都说,贺子章很偏爱他。

    他却不知道这算不算偏爱,只能说,他对贺子章很有用,贺子章用他也很顺手。只要他继续有用,做事合他心意,自己就会继续被偏爱。

    突然提到安弗陵的名字,难道是章家的事……

    杜俊神坦然,没有丝毫不安,笑道:“小时候曾得安叔叔导写字。”

    “他你写字?”贺子章脸惊讶,“他自己的字,写的像狗爬一般,还能你。你要是真学他的字,肯定考不上探。”

    “王爷说笑了。”杜俊笑着说,反问:“听王爷如此说,您与安叔叔也是旧识了?”

    “放到二十年前,安弗陵之名哪个不知道呢。恃才傲物,狂妄自大,行事更是刁钻任。这样的人竟然仗着脸长的好看,也娶到了老婆,本就是个奇迹。”贺子章说着,虽然话语中似乎带着嘲讽,神却不带嘲讽。

    杜俊笑而不语,心中却是惊讶,贺子章这个口气,好像与安弗陵很的模样。

    但是……

    在他的记忆中,贺子章与安弗陵是没有交的。

    “不过……”贺子章突然话音一转,声音突然低沉起来,似乎带着感伤,“这也是他的魅力,让人为他要死要活。”

    一语未完,就见随从急匆匆进门,因为走的太急,甚至翻了进门的酒桌。

    “这是怎么了?”贺子章问,却无责怪之意。

    随从手里拿着纸条,手都是**的。却没有回答,只是把刚刚送来的飞鸽传书送上。

    贺子章接过来,只是一眼,脸就了。

    他猛然站起来,带起来眼前席桌。桌子上的碗儿,碟儿,瞬间到地上。桂酒洒在贺子章上,他也全然不管。

    “父王……”贺云瑞也跟着站起来。

    贺子章会这么大的反应,难道是苏玄秋出事了。

    “传书各地,不惜一切代价,寻找苏大人,力保他平安。”贺子章说着,大步向外走,“点齐人马,跟我出京寻人。”

    众人脸顿时了,其他人不敢说话,孟昭却是道:“舅舅,此时出京……”

    王爷是不能无故出京的,就是贺子章也要向皇帝上书请假,说清楚出京干什么。不然,史上书,也是麻烦事一件。

    “苏玄秋刺,生死不明。”贺子章说着。

    他必须去找苏玄秋。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