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雪落关山

雪落关山 第2219章 喝下这杯酒

    张仪不想待在赢彦良的府邸里,觉得压抑,他揣着几两碎银子,找那种经济实惠的路边小店,要一壶老酒、几碟小菜,自斟自饮。

    张仪慢悠悠地喝着,一壶老酒喝光,抓着空酒壶,在桌子上敲了敲,叫道:“小二,再来一壶酒!”

    店小二走了过来,说道:“客官,我们这是小店,天黑之后就要打烊了,您想喝酒,请明天再来,对不住了。”

    张仪抬头看了一眼外面,果然,天都黑了,他不知不觉一个人坐在这喝了整整一下午。他撇了一下嘴,说道:“这些酒菜多少钱,结账。”

    张仪结完了账,走出了小酒馆,顺着路边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不想立刻回到赢彦良的府邸,他要在大街上慢慢消磨时光,走得累了困了,再回去蒙头大睡。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孟夫子,你这话说得到底是真是假呀?”张仪踉踉跄跄,仰头望天,大叫起来。

    突然,身后有人叫了一声:“张仪!”

    张仪以为是自己喝醉了,出现了幻听,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身后那叫声又提高了音量,“张仪,张仪!”

    张仪停下了脚步,扭头一看,石正峰站在一条胡同里,招呼他。他踉踉跄跄地走了过去,问道:“石将军,你在这干什么?”

    石正峰说道:“我在这有点事,你怎么醉成了这个样子?赶快回去睡觉吧,我给你叫一辆出租马车。”

    张仪摆了一下手,说道:“不用,我不急着回去,我再溜达溜达。”

    石正峰神情凝重,说道:“天都黑了,你别在外面瞎转悠了。”

    张仪说道:“咸阳的治安天下第一,我转悠转悠也无妨。”

    石正峰说道:“我是为你好,没什么事赶紧回去。”

    张仪看了看石正峰,说道:“石将军,咱们一起去喝一杯吧,走,我请客。”

    张仪心血来潮,拉扯着石正峰就要去喝酒,石正峰说道:“我在这有事,你别闹,别闹。”

    张仪和石正峰拉扯起来,突然,四面八方冒出来一群武士,上前围住了张仪,把张仪吓了一跳。

    这些武士都是跟随石正峰来接应赢彦良的,天黑了,光线昏暗,他们见张仪和石正峰拉拉扯扯,还以为张仪要找石正峰的麻烦,便一下子冒出来,围住了张仪。

    石正峰对那些武士说道:“没什么事,大家都回去吧。”

    武士们收敛起身上的杀气,各自退了回去。张仪目瞪口呆,看着石正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石正峰觉得张仪不是外人,就实话实说,“大王子请二王子去他的府邸赴宴,我们觉得大王子是没安好心,就在这里等着,接应二王子。”

    “二王子去大王子府邸赴宴?”张仪一下子想起了苏秦对他说过的话,叫道:“不好,二王子有危险!”

    石正峰愣住了,问道:“怎么了?”

    张仪说道:“前几天苏秦和我喝酒的时候,胸有成竹地告诉我,一个月之内二王子必死无疑。苏秦不是不靠谱的人,他说这话肯定是有原因的。”

    石正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招了一下手把武士们都叫了出来,一起朝赢彦章的府邸跑去。到了府邸附近,石正峰让武士们在这等着,他先去找赢彦良。

    石正峰到了赢彦章的府邸门前,几个凶恶的仆役走了过来,问道:“什么人?”

    石正峰说道:“我是二王子府的宾客,有要事来找二王子。”

    仆役说道:“二王子正在里面和我家大王子宴饮,有什么事你等一会儿再说。”

    石正峰说道:“这是急事,等不得。”

    石正峰风风火火就要往院子里闯,几个仆役横眉怒目,拦住了他,厉声叫道:“这里是大王子府,容不得你在这撒野!”

    石正峰一把推开两个仆役,想要硬闯进去,这时,呼啦一下子,一大群护卫拿着棍棒冲了过来,站成一排,拦住了石正峰。

    外面的武士们见状,纷纷按捺不住,想抽出兵器上前助战,杀进赢彦章的府邸。

    张仪拦住了这些武士,说道:“不要冲动,不要冲动,咱们现在要是这么冲过去,那就是给二王子帮了倒忙。”

    一个武士怒气冲冲,叫道:“那咱们就在这傻等着?万一殿下在里面出了危险,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怎么办?!”武士们群情激昂。

    张仪说道:“你们不要吵,看我的。”

    张仪快步跑进了赢彦章的府邸,几个护卫拦住了他,他扯着嗓子,卯足了力气,叫道:“二王子,二王子,二王子!......”

    张仪这几声叫喊颇有穿透力,穿过了高墙大院,穿过了鼓乐之声,传到了赢彦良的耳朵里。赢彦良皱着眉头,向门外望去,说道:“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喊我。”

    赢彦章说道:“老二,有人找你,门房会来通禀的,来,喝酒喝酒。”

    赢彦章给赢彦良倒了一杯酒,赢彦良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确实是有人在呼喊:“二王子。”

    赢彦良对张帅说道:“你出去看看,有没有人喊我。”

    张帅迈步走出了宴会厅,来到了大门口,看见护卫们正推搡着石正峰、张仪,要把他们俩赶出去。

    “怎么回事?!”张帅叫了一声,护卫们回身一看,是赢彦良的侍卫长张帅,有些呆愣,没说话。

    张仪推开那些护卫,说道:“张大人,如夫人生病了,请殿下赶紧回去。”

    张仪一边说着,一边向张帅使眼色,张帅心领神会,说道:“你们在这等着,我这就去禀告殿下。”

    张帅急匆匆地跑回了宴会厅,附在赢彦良耳边说了几句话。赢彦良脸色大变,站了起来,说道:“兄长,我家里的小妾生病了,我得回去了。”

    苏秦笑呵呵地说道:“二王子,一个小妾而已,生病了就叫医生去瞧瞧嘛,哪里至于让您亲自回去一趟。”

    赢彦良装出一副憨傻模样,说道:“不怕苏先生笑话,这个小妾是我最疼爱的女人,一天没有她陪伴在身边,我就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如果不回去,我心神不安呀。”

    无论赢彦章、苏秦怎么劝说,赢彦良就是执意要走。赢彦章没办法,只好说道:“好吧,老二,你家里有事,我也不强留你了。”

    “兄长,告辞了,改天弟弟请你到寒舍一叙,咱们再好好地喝几杯,”赢彦良朝赢彦章拱了一下手,转身要走。

    “等一下,”赢彦章又叫住了赢彦良,说道:“老二,咱们兄弟喝杯酒再走吧。”

    赢彦良面露难色,赢彦章说道:“老二,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在酒里下毒吧?”

    赢彦良笑道:“兄长说笑了,说笑了。”

    赢彦章拿过一只酒壶,倒了两杯酒,说道:“这酒都是一只壶里倒出来的,你该放心了吧。”

    赢彦章端着一只酒杯,把另一只酒杯塞到了赢彦良的手里,说道:“老二,血浓于水,咱们可是骨肉相连的亲兄弟,怎么就猜忌到了这种地步?”

    赢彦章说得情真意切,一双眼睛红红的,泛起了泪光。赢彦良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了,疼得透不过气来。

    “大哥,这杯酒我喝了,”赢彦良举起酒杯,喝下了杯中酒。

    赢彦章露出微笑,也喝下了杯中酒,然后和苏秦一起,出门送赢彦良,一直送到了大门口。

    赢彦良坐上马车回府,看见张仪在石正峰的身边,有些惊讶。石正峰说道:“殿下,张仪特意跑来告诉我,说您有危险,你在大王子府上,吃过什么,喝过什么?”

    赢彦良说道:“我吃了几块肉,那肉应该没有问题,我偷偷地用银针试探过了。”

    赢彦良在袖子里藏了测毒银针,吃肉之前,他把银针扎在肉里,测了一下,见银针没有变色,才吃下了肉。

    张仪在旁边问道:“殿下,您有没有喝酒?”

    赢彦良说道:“临走时我喝了一杯酒,不过,大王子也喝了,两杯酒是从一只壶里倒出来的,如果有毒,大王子也得中毒。”

    张仪皱着眉头,说道:“怕的是大王子事先准备好了解药。”

    石正峰觉得不寒而栗,说道:“大王子不至于如此歹毒吧?”

    赢彦章、苏秦送走了赢彦良之后,立刻回到了屋子里,苏秦招呼仆役,“快,快,把解药拿出来!”

    仆役手忙脚乱,拿过来一个小瓷瓶,苏秦打开瓷瓶,倒出一粒粉红色的药丸。赢彦章拿着药丸,就着白开水吞服下去。

    赢彦章说道:“苏先生,这毒在我体内会不会有残留?”

    苏秦说道:“大王子请放心,服下了解药,三天之内,毒素肯定排得干干净净。”

    赢彦章很是爱惜自己的身体,又问道:“对我的身体不会有什么影响吗?”

    苏秦说道:“不会,绝对不会。”

    赢彦章放下心来,说道:“那赢彦良会不会也得到解药?”

    苏秦胸有成竹,说道:“不可能,这毒药是我师尊秘制的,除了我之外,天下无人可解,赢彦良是必死无疑,大罗金仙来了都救不了他。”

    “哈哈哈,好,好,好,”赢彦章得意洋洋,大笑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