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雪落关山

雪落关山 第2221章 暗夜血光

    这天晚上,赢彦良和石正峰、白承庆他们说了一会儿话,就回房睡觉去了。赢彦良病体初愈,而且千头万绪,乱七八糟各种事等着他去处理,他忙得很,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亲近女色,晚上就一个人睡在卧房里。

    赢彦良感觉非常疲惫,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很快就迷迷糊糊,要沉入梦乡。

    突然,外面响起了叫喊声,把赢彦良给惊醒了。

    “有刺客,有刺客,有刺客!......”

    伴随着叫喊声,窗外还亮起了火光,赢彦良起身一看,几个黑衣人手持利剑,在院子里和护卫们激战起来。

    赢彦良正发呆,一个黑衣人闪身到了窗外,手持长剑,一剑刺透了窗户,朝赢彦良刺了过来。赢彦良也是个武者,下意识地向后退去,撞到了椅子上,摔倒在地,堪堪避过了那黑衣人的剑锋。

    黑衣人撞碎了窗户,跳进了赢彦良的卧房里,一剑接着一剑,狠狠地朝赢彦良刺过去。赢彦良倒在地上,躲闪着黑衣人的攻击,站不起来,很是狼狈。

    黑衣人一点一点把赢彦良逼到了角落里,赢彦良无处可躲,黑衣人的嘴角露出一丝狞笑,瞄准了赢彦良的胸口,准备给赢彦良刺个透心凉。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绿光闪过,那黑衣人手持长剑,定在了那里,摇晃了几下,胸口流出一大片鲜血,染红了衣襟。

    关键时刻,是石正峰射出了鱼肠剑,击杀了黑衣人。石正峰跑过去拉起了赢彦良,说道:“殿下小心。”

    赢彦良站了起来,取下挂在墙上的宝剑,和石正峰背靠背,观望着周围的情形。

    黑衣人不停地冲入赢彦良的府邸,他们异常凶悍,出手稳准狠,许多护卫都中招,倒在了血泊之中。

    一个黑衣人站在门外见到了赢彦良,立刻叫喊起来,招呼同伴,“在这!”

    黑衣人持剑要冲进卧房击杀赢彦良,石正峰站在门口,挥动龙渊剑,和黑衣人激战起来。

    打了十几个回合,石正峰瞅准了一个空当,一剑斜劈下去,劈在了黑衣人的肩膀上。黑衣人痛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挣扎着还要站起来。

    石正峰双手握紧龙渊剑,一记力劈华山,龙渊剑闪着寒光,狠狠地劈下去,把黑衣人的脑袋劈成了两半。

    这时,其余的黑衣人冲了过来,有五六个之多,石正峰冲着身后的赢彦良叫道:“殿下,快走!”

    赢彦良想跳窗逃出卧房,但是,到了窗边,两个黑衣人堵在外面,翻身跳了进来,一左一右,对赢彦良展开夹击。

    赢彦良虽然是个武者,但是,修为不高,一个黑衣人他还能勉强应付,两个黑衣人一起进攻,他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石正峰回身看着赢彦良,射出鱼肠剑,帮助赢彦良解围。石正峰看着赢彦良,分了心,身前的黑衣人趁机一剑刺向了石正峰。石正峰慌忙躲闪,剑锋划破了石正峰的衣服,在石正峰的胸口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石正峰怒不可遏,抡起龙渊剑朝几个黑衣人劈砍过去,几个黑衣人凑在一起,摆出了攻守兼备的战斗阵型,使得石正峰无法杀伤他们。

    石正峰的进攻被他们一次又一次击退,气得石正峰七窍生烟。他们看着石正峰那副样子,得意地笑了起来。

    石正峰收起了龙渊剑,赤手空拳,面对着几个黑衣人。几个黑衣人心想,这小子手里拿着剑都不是我们的对手,现在赤手空拳要和我们打,莫非是气坏了脑子,疯掉了?

    石正峰攥紧了拳头,两只拳头燃烧起了熊熊火焰,几个黑衣人有些诧异,呆呆地看着石正峰。

    “去死吧!”石正峰怒吼一声,抡起火焰拳朝黑衣人打了过去。

    黑衣人举剑招架,石正峰的拳头卷起熊熊烈火,将黑衣人的利剑化作了灰烬,同时,呼啸的拳头狠狠地打在了黑衣人的胸口上。黑衣人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轰的一声,黑衣人的胸口冒着黑烟,被轰出了一个大洞,五脏六腑都在火焰中烧成了灰。站在石正峰面前的两个黑衣人被直接轰死,后面的三个黑衣人被轰得皮焦肉烂,浑身是伤,倒在了地上。

    那三个黑衣人惨叫着,想要爬起来逃跑,张帅带着护卫们冲了过来,一人一剑,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石正峰、张帅回身一看,卧房里不见了赢彦良的身影。

    刚才,石正峰射出鱼肠剑,攻击纠缠赢彦良的一个黑衣人。那黑衣人撇开赢彦良,去抵挡鱼肠剑,赢彦良趁机一剑将那黑衣人劈倒在地。

    另一个黑衣人气势汹汹,挥剑攻击赢彦良,赢彦良不是他的对手,便一个鱼跃龙门,从窗户跳了出去,黑衣人在后面紧追不舍。

    到了院子里,赢彦良和这个黑衣人激战起来,双方打了几十个回合,赢彦良一脚踹在了黑衣人的肚子上,将黑衣人踹倒在草丛边。

    黑衣人怒气冲冲,盯着赢彦良想要跳起来,这时,身后的草丛里窜出了一个人,正是张仪。张仪双手捧着一块大青砖,照着黑衣人的脑袋,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狠狠地砸了上去。

    嘭的一声,张仪砸个正着,手里的大青砖断成了两截,那黑衣人的脑袋滋滋喷血。张仪以为这下子算是把黑衣人砸死了,正要松一口气,那黑衣人扭过头来,血红的脸上,一双眼睛分外恐怖,瞪着张仪。

    张仪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王八蛋是铁打的吗,挨了这么一记大青砖还不死?

    张仪来不及多想,抓着手里的半截断砖,又拍在了黑衣人的脸上。黑衣人的鼻子被拍碎了,血像不要钱似的,哗哗流淌。

    黑衣人发出了歇斯底里地叫声,一把抓住了张仪,想要把张仪活生生撕成两半。张仪是个文弱书生,哪里能撕扯得过这黑衣人,吓得张仪浑身发抖,冷汗直流。

    这时,赢彦良提着剑扑过来,一剑刺穿了黑衣人的背心。那黑衣人瞪着眼睛,身子一软,趴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赢彦良一脚踢开了黑衣人,把惊魂未定的张仪拽了起来。

    潜入赢彦良府邸的黑衣人一共有二十多人,这二十多个黑衣人被赢彦良的护卫,还有峰军将士团团包围。大多黑衣人都战死了,有两个黑衣人被生擒活捉,按住手臂,跪在地上。

    赢彦良朝那两个黑衣人走了过去,说道:“是谁派你们来行刺的,你们说实话,我饶你们不死。”

    两个黑衣人轻蔑地看着赢彦良,没有说话。旁边的几个护卫很是愤怒,对着两个黑衣人拳打脚踢,打得两个黑衣人满脸是血。幸亏赢彦良摆手止住了护卫,要不然,护卫们就要把两个黑衣人活活打死了。

    两个黑衣人吐了吐嘴里的血,看着赢彦良,说道:“让我们说出幕后指使也行,不过,我们只能对你一个人说。”

    两个黑衣人朝赢彦良递了一个眼神,那意思是让赢彦良到他们俩的身边来,他们俩要附耳低语,讲给赢彦良听。

    赢彦良犹豫了一下,朝两个黑衣人走了过去,两个黑衣人见赢彦良越走越近,脸上露出了狞笑。

    “殿下小心!”

    突然,石正峰大吼一声,飞身而起,扑过来,将赢彦良扑倒在地,用自己的身体压住了赢彦良。

    赢彦良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耳边就嘭的一声,响起了爆炸声,鲜血混杂着皮肉喷溅到了他的脸上,空气之中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儿。

    石正峰拉着赢彦良站了起来,回身一看,两个黑衣人自爆了,旁边的几个护卫有的被当场炸死,有的被炸得受了重伤,倒在血泊之中,痛苦地呻吟。

    石正峰叫道:“快,叫郎中来,抬他们下去抢救!”

    这些黑衣人在潜入赢彦良府邸之前,都吞服了爆破弹,刺杀成功,他们全身而退,找来郎中实施外科手术,把爆破弹取出来。刺杀失败,他们就引爆爆破弹,绝对不会说出有关雇主的任何信息。

    这样的绝命杀手,谁见了都要胆寒。

    石正峰说道:“殿下,其实不用问,这幕后真凶咱们也猜得出来。”

    赢彦良看着遍地血污,把拳头攥得嘎嘎直响,说道:“为什么要做得这么过分,为什么要做得这么过分?”

    大牛在旁边叫道:“二王子,我这就去带着弟兄们去把大王子干掉,免得他再做出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大牛气势汹汹地就要走,石正峰叫住了大牛,“不要意气用事。”

    大牛摊开双手,说道:“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吗?前些日子大王子下毒,今天又派出刺客,以后还不一定使出什么阴谋诡计来。”

    赢彦良说道:“大牛,不要冲动,大家把院子收拾收拾,受伤的护卫全力医治,阵亡的护卫好好抚恤,这件事谁也不要再提及了。”

    大牛看着赢彦良,话涌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心想,二王子这样不是认怂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