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4361章 零碎的记忆

    后天圣灵没有弱点...

    道韵这句话,差点没直接让叶鹏飞破防。

    没有弱点,还搁这里说了半天?

    “照你这么说的话,那咱们就只能坐着等死了?”

    叶鹏飞很是郁闷,当场就想要走人。

    要知道,为了这一天叶鹏飞可是等了好久。

    当初之所以以身涉险的跑去圣灵海,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能够找到造化玉盘碎片,然后帮助道韵重回后天圣灵境界吗?

    只要道韵回到了后天圣灵境界,那么修炼界和深渊就有着很大的希望能够从战争泥潭之中走出来了。

    所以,当道韵说圣灵海当中那位基本上是没办法击败的时候,叶鹏飞只想说一句,滚蛋。

    “别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就在叶鹏飞脾气已经逐渐开始暴躁的时候,道韵忽然拉住了叶鹏飞,笑眯眯的说道:“我说的这些只是个人的一些看法而已,我这里还有不少关于前身的记忆。”

    “也许,我们能够从这些记忆当中找到答案。”

    道韵笑眯眯的说道,叶鹏飞当即脸上表情就迅速转变,也跟着笑道:“你早说啊,”

    道韵的前世,这也是叶鹏飞比较感兴趣的。

    倒不是说叶鹏飞喜欢八卦,而是道韵的前世,可能会知道很多不一样的辛秘。

    这些辛秘,或许就是对付圣灵海那位的关键所在。

    现在叶鹏飞对圣灵海的那位知之甚少,没办法做到知己知彼,自然也就没办法找到针对的方法。

    “记忆有不少的断层,咱们两个需要先分析一下。”

    道韵这说话大喘气,差点没把叶鹏飞给噎着了。

    记忆断层,这种事情绝对是害人不浅的。

    很多时候,一句话的断句出现问题,那都能引起无数的变数,更不用说是记忆断层了。

    这玩意,特别的坑爹。

    但是呢,叶鹏飞也知道现在没有其他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所以,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听道韵继续往下说。

    “这件事,还要从远古之前说起。”

    “远古之前,还有个时代,那个时代被称作是诸神起源。”

    “在诸神起源之初,天地间并不止一位圣灵。最开始的时候,这些圣灵都是相安无事的。但不知道从何时起,这些圣灵之间忽然爆发了异常激烈的战斗。”

    “战斗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一直到最后,整个起源时代就只剩下了圣灵海当中的那位。”

    “我的前世,在被圣灵海当中那位击败之后,不甘心就此沉沦,于是便将自己的两种人格分离出来然后兵解转世。”

    ...

    道韵说了一大堆的事情,因为这记忆有断层,所以道韵说的也是很乱,基本上是找不到重点的。

    不过,从这里面还是能够听出来一些东西的。

    就比如说,为什么圣灵之间会爆发大战。

    如果说从一开始,圣灵就互相不对付那还好。

    可关键点在于,这是在平和了很久之后忽然爆发的一场大战,而且还异常的凶猛,到最后居然只留下了... 留下了一个人。

    这段记忆,所透露的信息量就是相当的大了。

    毫无疑问,这场大战活下来的自然是圣灵海那位。

    “为什么会忽然爆发大战呢?这场大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还是圣灵们察觉到了什么?”

    叶鹏飞脑子里面全是各种疑问,但是道韵却回答不上来。

    记忆断层就是这么的尴尬,很多东西比较模糊就算了,很多东西更是来的莫名其妙。

    “能够成为圣灵,那肯定不会是傻子的。”

    在明知道打下去可能是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圣灵们依旧是要进行这样一场战争,很明显就是有点不太对的。

    “除非,这背后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无奈,或者说,有人在推波助澜。”

    叶鹏飞不由得悚然一惊,前者的话或许和叶鹏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但是,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情况可就有点不太妙了啊。

    如果说诸神起源时代也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那么唯一活下来的那位,不就可能是这幕后的黑手了吗?

    连圣灵都被算计的如此惨,叶鹏飞他们拿什么去和那位斗?

    “你这现在赶紧去仔细回想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叶鹏飞不由兴奋的大叫起来,直接对道韵说道:“你的记忆,或许是最关键的。”

    “可是,这些记忆并不是我想记起来就记起来的。好像,是被谁给封印了一般。”

    道韵不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要恢复记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你记忆没恢复之前,咱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叶鹏飞哈哈大笑,道:“我有一种直觉,破解目前死局的关键就在你记忆当中。”

    道韵点了点头,道:“那我再试试吧,”

    说完之后,道韵便回到了神狱当中,开始努力的去回想记忆了。

    叶鹏飞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也是继续去修炼了。

    现在还不是对圣灵海那位动手的时候,什么准备都没有,现在动手那就等于是找死。

    至于说红云那边,叶鹏飞觉得现在也没必要动手。

    红云现在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另外,修炼界和深渊的大战,只要有道韵在,那修炼界就不会断了传承。

    只要修炼界不会有断了传承的风险,叶鹏飞便觉得,继续打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修炼界承平数万载,修士的修炼过于一帆风顺并不是什么好事,经历一场生死大战或许能够收获更多。

    当然,叶鹏飞并不知道,现在深渊和修炼界的大战那是变得相当有趣了。

    首先就是,深渊的进攻并不是很顺利,面对修士的阵法,深渊邪魔显然是有些难以招架的。

    而除此之外,司空雪现在又开始不断偷偷摸摸的耍小动作了。

    司空雪可是亲口给叶鹏飞承诺过,她要拿整个深渊当嫁妆的。

    现在,司空雪就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在深渊邪魔暗流涌动之时,悄悄的开始动手,司空雪这个时机选的也是相当不错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留下了一个人。

    这段记忆,所透露的信息量就是相当的大了。

    毫无疑问,这场大战活下来的自然是圣灵海那位。

    “为什么会忽然爆发大战呢?这场大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还是圣灵们察觉到了什么?”

    叶鹏飞脑子里面全是各种疑问,但是道韵却回答不上来。

    记忆断层就是这么的尴尬,很多东西比较模糊就算了,很多东西更是来的莫名其妙。

    “能够成为圣灵,那肯定不会是傻子的。”

    在明知道打下去可能是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圣灵们依旧是要进行这样一场战争,很明显就是有点不太对的。

    “除非,这背后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无奈,或者说,有人在推波助澜。”

    叶鹏飞不由得悚然一惊,前者的话或许和叶鹏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但是,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情况可就有点不太妙了啊。

    如果说诸神起源时代也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那么唯一活下来的那位,不就可能是这幕后的黑手了吗?

    连圣灵都被算计的如此惨,叶鹏飞他们拿什么去和那位斗?

    “你这现在赶紧去仔细回想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叶鹏飞不由兴奋的大叫起来,直接对道韵说道:“你的记忆,或许是最关键的。”

    “可是,这些记忆并不是我想记起来就记起来的。好像,是被谁给封印了一般。”

    道韵不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要恢复记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你记忆没恢复之前,咱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叶鹏飞哈哈大笑,道:“我有一种直觉,破解目前死局的关键就在你记忆当中。”

    道韵点了点头,道:“那我再试试吧,”

    说完之后,道韵便回到了神狱当中,开始努力的去回想记忆了。

    叶鹏飞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也是继续去修炼了。

    现在还不是对圣灵海那位动手的时候,什么准备都没有,现在动手那就等于是找死。

    至于说红云那边,叶鹏飞觉得现在也没必要动手。

    红云现在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另外,修炼界和深渊的大战,只要有道韵在,那修炼界就不会断了传承。

    只要修炼界不会有断了传承的风险,叶鹏飞便觉得,继续打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修炼界承平数万载,修士的修炼过于一帆风顺并不是什么好事,经历一场生死大战或许能够收获更多。

    当然,叶鹏飞并不知道,现在深渊和修炼界的大战那是变得相当有趣了。

    首先就是,深渊的进攻并不是很顺利,面对修士的阵法,深渊邪魔显然是有些难以招架的。

    而除此之外,司空雪现在又开始不断偷偷摸摸的耍小动作了。

    司空雪可是亲口给叶鹏飞承诺过,她要拿整个深渊当嫁妆的。

    现在,司空雪就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在深渊邪魔暗流涌动之时,悄悄的开始动手,司空雪这个时机选的也是相当不错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留下了一个人。

    这段记忆,所透露的信息量就是相当的大了。

    毫无疑问,这场大战活下来的自然是圣灵海那位。

    “为什么会忽然爆发大战呢?这场大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还是圣灵们察觉到了什么?”

    叶鹏飞脑子里面全是各种疑问,但是道韵却回答不上来。

    记忆断层就是这么的尴尬,很多东西比较模糊就算了,很多东西更是来的莫名其妙。

    “能够成为圣灵,那肯定不会是傻子的。”

    在明知道打下去可能是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圣灵们依旧是要进行这样一场战争,很明显就是有点不太对的。

    “除非,这背后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无奈,或者说,有人在推波助澜。”

    叶鹏飞不由得悚然一惊,前者的话或许和叶鹏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但是,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情况可就有点不太妙了啊。

    如果说诸神起源时代也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那么唯一活下来的那位,不就可能是这幕后的黑手了吗?

    连圣灵都被算计的如此惨,叶鹏飞他们拿什么去和那位斗?

    “你这现在赶紧去仔细回想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叶鹏飞不由兴奋的大叫起来,直接对道韵说道:“你的记忆,或许是最关键的。”

    “可是,这些记忆并不是我想记起来就记起来的。好像,是被谁给封印了一般。”

    道韵不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要恢复记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你记忆没恢复之前,咱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叶鹏飞哈哈大笑,道:“我有一种直觉,破解目前死局的关键就在你记忆当中。”

    道韵点了点头,道:“那我再试试吧,”

    说完之后,道韵便回到了神狱当中,开始努力的去回想记忆了。

    叶鹏飞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也是继续去修炼了。

    现在还不是对圣灵海那位动手的时候,什么准备都没有,现在动手那就等于是找死。

    至于说红云那边,叶鹏飞觉得现在也没必要动手。

    红云现在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另外,修炼界和深渊的大战,只要有道韵在,那修炼界就不会断了传承。

    只要修炼界不会有断了传承的风险,叶鹏飞便觉得,继续打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修炼界承平数万载,修士的修炼过于一帆风顺并不是什么好事,经历一场生死大战或许能够收获更多。

    当然,叶鹏飞并不知道,现在深渊和修炼界的大战那是变得相当有趣了。

    首先就是,深渊的进攻并不是很顺利,面对修士的阵法,深渊邪魔显然是有些难以招架的。

    而除此之外,司空雪现在又开始不断偷偷摸摸的耍小动作了。

    司空雪可是亲口给叶鹏飞承诺过,她要拿整个深渊当嫁妆的。

    现在,司空雪就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在深渊邪魔暗流涌动之时,悄悄的开始动手,司空雪这个时机选的也是相当不错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留下了一个人。

    这段记忆,所透露的信息量就是相当的大了。

    毫无疑问,这场大战活下来的自然是圣灵海那位。

    “为什么会忽然爆发大战呢?这场大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还是圣灵们察觉到了什么?”

    叶鹏飞脑子里面全是各种疑问,但是道韵却回答不上来。

    记忆断层就是这么的尴尬,很多东西比较模糊就算了,很多东西更是来的莫名其妙。

    “能够成为圣灵,那肯定不会是傻子的。”

    在明知道打下去可能是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圣灵们依旧是要进行这样一场战争,很明显就是有点不太对的。

    “除非,这背后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无奈,或者说,有人在推波助澜。”

    叶鹏飞不由得悚然一惊,前者的话或许和叶鹏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但是,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情况可就有点不太妙了啊。

    如果说诸神起源时代也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那么唯一活下来的那位,不就可能是这幕后的黑手了吗?

    连圣灵都被算计的如此惨,叶鹏飞他们拿什么去和那位斗?

    “你这现在赶紧去仔细回想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叶鹏飞不由兴奋的大叫起来,直接对道韵说道:“你的记忆,或许是最关键的。”

    “可是,这些记忆并不是我想记起来就记起来的。好像,是被谁给封印了一般。”

    道韵不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要恢复记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你记忆没恢复之前,咱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叶鹏飞哈哈大笑,道:“我有一种直觉,破解目前死局的关键就在你记忆当中。”

    道韵点了点头,道:“那我再试试吧,”

    说完之后,道韵便回到了神狱当中,开始努力的去回想记忆了。

    叶鹏飞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也是继续去修炼了。

    现在还不是对圣灵海那位动手的时候,什么准备都没有,现在动手那就等于是找死。

    至于说红云那边,叶鹏飞觉得现在也没必要动手。

    红云现在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另外,修炼界和深渊的大战,只要有道韵在,那修炼界就不会断了传承。

    只要修炼界不会有断了传承的风险,叶鹏飞便觉得,继续打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修炼界承平数万载,修士的修炼过于一帆风顺并不是什么好事,经历一场生死大战或许能够收获更多。

    当然,叶鹏飞并不知道,现在深渊和修炼界的大战那是变得相当有趣了。

    首先就是,深渊的进攻并不是很顺利,面对修士的阵法,深渊邪魔显然是有些难以招架的。

    而除此之外,司空雪现在又开始不断偷偷摸摸的耍小动作了。

    司空雪可是亲口给叶鹏飞承诺过,她要拿整个深渊当嫁妆的。

    现在,司空雪就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在深渊邪魔暗流涌动之时,悄悄的开始动手,司空雪这个时机选的也是相当不错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留下了一个人。

    这段记忆,所透露的信息量就是相当的大了。

    毫无疑问,这场大战活下来的自然是圣灵海那位。

    “为什么会忽然爆发大战呢?这场大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还是圣灵们察觉到了什么?”

    叶鹏飞脑子里面全是各种疑问,但是道韵却回答不上来。

    记忆断层就是这么的尴尬,很多东西比较模糊就算了,很多东西更是来的莫名其妙。

    “能够成为圣灵,那肯定不会是傻子的。”

    在明知道打下去可能是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圣灵们依旧是要进行这样一场战争,很明显就是有点不太对的。

    “除非,这背后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无奈,或者说,有人在推波助澜。”

    叶鹏飞不由得悚然一惊,前者的话或许和叶鹏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但是,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情况可就有点不太妙了啊。

    如果说诸神起源时代也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那么唯一活下来的那位,不就可能是这幕后的黑手了吗?

    连圣灵都被算计的如此惨,叶鹏飞他们拿什么去和那位斗?

    “你这现在赶紧去仔细回想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叶鹏飞不由兴奋的大叫起来,直接对道韵说道:“你的记忆,或许是最关键的。”

    “可是,这些记忆并不是我想记起来就记起来的。好像,是被谁给封印了一般。”

    道韵不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要恢复记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你记忆没恢复之前,咱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叶鹏飞哈哈大笑,道:“我有一种直觉,破解目前死局的关键就在你记忆当中。”

    道韵点了点头,道:“那我再试试吧,”

    说完之后,道韵便回到了神狱当中,开始努力的去回想记忆了。

    叶鹏飞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也是继续去修炼了。

    现在还不是对圣灵海那位动手的时候,什么准备都没有,现在动手那就等于是找死。

    至于说红云那边,叶鹏飞觉得现在也没必要动手。

    红云现在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另外,修炼界和深渊的大战,只要有道韵在,那修炼界就不会断了传承。

    只要修炼界不会有断了传承的风险,叶鹏飞便觉得,继续打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修炼界承平数万载,修士的修炼过于一帆风顺并不是什么好事,经历一场生死大战或许能够收获更多。

    当然,叶鹏飞并不知道,现在深渊和修炼界的大战那是变得相当有趣了。

    首先就是,深渊的进攻并不是很顺利,面对修士的阵法,深渊邪魔显然是有些难以招架的。

    而除此之外,司空雪现在又开始不断偷偷摸摸的耍小动作了。

    司空雪可是亲口给叶鹏飞承诺过,她要拿整个深渊当嫁妆的。

    现在,司空雪就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在深渊邪魔暗流涌动之时,悄悄的开始动手,司空雪这个时机选的也是相当不错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留下了一个人。

    这段记忆,所透露的信息量就是相当的大了。

    毫无疑问,这场大战活下来的自然是圣灵海那位。

    “为什么会忽然爆发大战呢?这场大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还是圣灵们察觉到了什么?”

    叶鹏飞脑子里面全是各种疑问,但是道韵却回答不上来。

    记忆断层就是这么的尴尬,很多东西比较模糊就算了,很多东西更是来的莫名其妙。

    “能够成为圣灵,那肯定不会是傻子的。”

    在明知道打下去可能是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圣灵们依旧是要进行这样一场战争,很明显就是有点不太对的。

    “除非,这背后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无奈,或者说,有人在推波助澜。”

    叶鹏飞不由得悚然一惊,前者的话或许和叶鹏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但是,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情况可就有点不太妙了啊。

    如果说诸神起源时代也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那么唯一活下来的那位,不就可能是这幕后的黑手了吗?

    连圣灵都被算计的如此惨,叶鹏飞他们拿什么去和那位斗?

    “你这现在赶紧去仔细回想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叶鹏飞不由兴奋的大叫起来,直接对道韵说道:“你的记忆,或许是最关键的。”

    “可是,这些记忆并不是我想记起来就记起来的。好像,是被谁给封印了一般。”

    道韵不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要恢复记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你记忆没恢复之前,咱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叶鹏飞哈哈大笑,道:“我有一种直觉,破解目前死局的关键就在你记忆当中。”

    道韵点了点头,道:“那我再试试吧,”

    说完之后,道韵便回到了神狱当中,开始努力的去回想记忆了。

    叶鹏飞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也是继续去修炼了。

    现在还不是对圣灵海那位动手的时候,什么准备都没有,现在动手那就等于是找死。

    至于说红云那边,叶鹏飞觉得现在也没必要动手。

    红云现在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另外,修炼界和深渊的大战,只要有道韵在,那修炼界就不会断了传承。

    只要修炼界不会有断了传承的风险,叶鹏飞便觉得,继续打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修炼界承平数万载,修士的修炼过于一帆风顺并不是什么好事,经历一场生死大战或许能够收获更多。

    当然,叶鹏飞并不知道,现在深渊和修炼界的大战那是变得相当有趣了。

    首先就是,深渊的进攻并不是很顺利,面对修士的阵法,深渊邪魔显然是有些难以招架的。

    而除此之外,司空雪现在又开始不断偷偷摸摸的耍小动作了。

    司空雪可是亲口给叶鹏飞承诺过,她要拿整个深渊当嫁妆的。

    现在,司空雪就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在深渊邪魔暗流涌动之时,悄悄的开始动手,司空雪这个时机选的也是相当不错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留下了一个人。

    这段记忆,所透露的信息量就是相当的大了。

    毫无疑问,这场大战活下来的自然是圣灵海那位。

    “为什么会忽然爆发大战呢?这场大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还是圣灵们察觉到了什么?”

    叶鹏飞脑子里面全是各种疑问,但是道韵却回答不上来。

    记忆断层就是这么的尴尬,很多东西比较模糊就算了,很多东西更是来的莫名其妙。

    “能够成为圣灵,那肯定不会是傻子的。”

    在明知道打下去可能是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圣灵们依旧是要进行这样一场战争,很明显就是有点不太对的。

    “除非,这背后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无奈,或者说,有人在推波助澜。”

    叶鹏飞不由得悚然一惊,前者的话或许和叶鹏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但是,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情况可就有点不太妙了啊。

    如果说诸神起源时代也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那么唯一活下来的那位,不就可能是这幕后的黑手了吗?

    连圣灵都被算计的如此惨,叶鹏飞他们拿什么去和那位斗?

    “你这现在赶紧去仔细回想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叶鹏飞不由兴奋的大叫起来,直接对道韵说道:“你的记忆,或许是最关键的。”

    “可是,这些记忆并不是我想记起来就记起来的。好像,是被谁给封印了一般。”

    道韵不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要恢复记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你记忆没恢复之前,咱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叶鹏飞哈哈大笑,道:“我有一种直觉,破解目前死局的关键就在你记忆当中。”

    道韵点了点头,道:“那我再试试吧,”

    说完之后,道韵便回到了神狱当中,开始努力的去回想记忆了。

    叶鹏飞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也是继续去修炼了。

    现在还不是对圣灵海那位动手的时候,什么准备都没有,现在动手那就等于是找死。

    至于说红云那边,叶鹏飞觉得现在也没必要动手。

    红云现在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另外,修炼界和深渊的大战,只要有道韵在,那修炼界就不会断了传承。

    只要修炼界不会有断了传承的风险,叶鹏飞便觉得,继续打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修炼界承平数万载,修士的修炼过于一帆风顺并不是什么好事,经历一场生死大战或许能够收获更多。

    当然,叶鹏飞并不知道,现在深渊和修炼界的大战那是变得相当有趣了。

    首先就是,深渊的进攻并不是很顺利,面对修士的阵法,深渊邪魔显然是有些难以招架的。

    而除此之外,司空雪现在又开始不断偷偷摸摸的耍小动作了。

    司空雪可是亲口给叶鹏飞承诺过,她要拿整个深渊当嫁妆的。

    现在,司空雪就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在深渊邪魔暗流涌动之时,悄悄的开始动手,司空雪这个时机选的也是相当不错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留下了一个人。

    这段记忆,所透露的信息量就是相当的大了。

    毫无疑问,这场大战活下来的自然是圣灵海那位。

    “为什么会忽然爆发大战呢?这场大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还是圣灵们察觉到了什么?”

    叶鹏飞脑子里面全是各种疑问,但是道韵却回答不上来。

    记忆断层就是这么的尴尬,很多东西比较模糊就算了,很多东西更是来的莫名其妙。

    “能够成为圣灵,那肯定不会是傻子的。”

    在明知道打下去可能是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圣灵们依旧是要进行这样一场战争,很明显就是有点不太对的。

    “除非,这背后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无奈,或者说,有人在推波助澜。”

    叶鹏飞不由得悚然一惊,前者的话或许和叶鹏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但是,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情况可就有点不太妙了啊。

    如果说诸神起源时代也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那么唯一活下来的那位,不就可能是这幕后的黑手了吗?

    连圣灵都被算计的如此惨,叶鹏飞他们拿什么去和那位斗?

    “你这现在赶紧去仔细回想一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叶鹏飞不由兴奋的大叫起来,直接对道韵说道:“你的记忆,或许是最关键的。”

    “可是,这些记忆并不是我想记起来就记起来的。好像,是被谁给封印了一般。”

    道韵不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要恢复记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你记忆没恢复之前,咱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叶鹏飞哈哈大笑,道:“我有一种直觉,破解目前死局的关键就在你记忆当中。”

    道韵点了点头,道:“那我再试试吧,”

    说完之后,道韵便回到了神狱当中,开始努力的去回想记忆了。

    叶鹏飞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也是继续去修炼了。

    现在还不是对圣灵海那位动手的时候,什么准备都没有,现在动手那就等于是找死。

    至于说红云那边,叶鹏飞觉得现在也没必要动手。

    红云现在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另外,修炼界和深渊的大战,只要有道韵在,那修炼界就不会断了传承。

    只要修炼界不会有断了传承的风险,叶鹏飞便觉得,继续打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修炼界承平数万载,修士的修炼过于一帆风顺并不是什么好事,经历一场生死大战或许能够收获更多。

    当然,叶鹏飞并不知道,现在深渊和修炼界的大战那是变得相当有趣了。

    首先就是,深渊的进攻并不是很顺利,面对修士的阵法,深渊邪魔显然是有些难以招架的。

    而除此之外,司空雪现在又开始不断偷偷摸摸的耍小动作了。

    司空雪可是亲口给叶鹏飞承诺过,她要拿整个深渊当嫁妆的。

    现在,司空雪就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在深渊邪魔暗流涌动之时,悄悄的开始动手,司空雪这个时机选的也是相当不错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