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万界仙王

第两千四百四十一章 暗夜帝王的阴谋

    ,最快更新万界仙王 !在那团紫焰形成的最后一刻,无上帝尊见到惊人的一幕,天戮的身躯失去了精元,却生龙活虎地一跃而起,这一跃,足足穿破了三重高天,与他的意志对撞在一起,一道紫色的混光穿破永夜的浪潮,直接席卷到了至高天上。 就连无上帝尊的本尊,也受到惊动。 而天戮的躯体,就这么融入进了无上帝尊的意志化身当中,并且……试图夺取控制权。 “这怎么可能!他应该已死了!”无上帝尊怒吼。 双掌的紫色冷焰雷霆爆发出洪荒的气息,两拳轰然砸向天戮。 天戮的精元被彻底损毁,身体也如同崩解开的碎渣一般,在虚空中飘散零落。 但……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如此强悍的**,并没有顷刻之间就彻底消弥,而是拼着顽强的战斗**,与无上帝尊死斗,他双掌折断了短戟,噗嗤两声,连同自己的残躯与无上帝尊的意志扎在一起,并张开巨口,一口咬了下去。 嗜血的气息疯狂涌动着,靠着这粗野狂霸的战斗方式,天戮竟然夺取了这股意志的控制权,在他生命燃烧殆尽的瞬间,他将无上帝尊的这股意志炼化成了自己的武器。 拉长了金色弓弦,拨开弓片,天师用脚蹬上弓臂,整个人宛如一道弧线拉直,使出这战神最后的一丝余力,冷笑道:“无上帝,本座等着你!” 轰!! 无上帝尊的意志连同天戮的最后一丝余力一起消失,在鸿蒙之中变成了一抹残魂,而激射而出的弓矢,却直直穿破了至高天的防护,在虚空之中,产生了无数个宏伟的虚爆。 后面的画面,便成了一团模糊。 广识收回玄光:“这,便是天戮战神在临死之前,最后一战。” 他不用多说,意思已经很明了。 叶枫和小洛看得直是血脉偾张,如此霸道威武的一战,刷新了他们脑海中的印象,更是代表了神庭最高战力的一场角逐厮杀! 这一战,没有输赢,只有生死。 只是很遗憾,叶枫他们看不到最后。 因为天戮战神,已死。 叶枫感觉到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沸腾,当他知道,不仅只有自己在于神庭做最后的顽抗时,这股战斗意志,就仿佛已经烙印进他的神识之中。 只可惜,天戮,已死。 “之所以让你们看这些,是想让你做出选择,叶枫,现如今,我更加确认,你,便是命运之子。” 叶枫一愣:“我?” “不错。”广识说道:“天戮曾告诉我,他之所以隐忍万年,忍辱负重组织反抗势力,就是在等待这个世界崭新的一面,而你,就是这个契机。” 叶枫却有些受宠若惊:“不不不!我又能算什么!” “你的始源圣体,能够做到什么,想必,你还不清楚,对吧!”广识紧盯着叶枫,道。 叶枫缓缓摇头。 “你现在一定很绝望,很遗憾,甚至,想要放弃。”广识道:“不过,我要告诉你,叶枫,只有你才能改变这一切,你拥有战胜命运的能力,天戮战神说,一统始源界的男人,便是命运之子。” 叶枫怔住了。 自己,真的是命运之子么? “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广识激动地抓紧了叶枫的手腕 :“之所以让你此时来找我,便是托付你这件事,现在,时机成熟,跟我来。” 广识紧紧抓着叶枫的手腕子,两人一瘸一拐,顺着天梯似的山峰直往上去,来到顶峰,四面水银一般的球状瀑布高高鹊起。 “我证明给你看!”广识激动地声音略显颤抖,又重复一遍:“那小丫头,你不是问太娲的生死么?” 巧儿一愣,这才想起太娲的生死存亡,这才是关键,忙得扑倒跪下,直磕头: “求您了,老神仙,救救我家妖祖大人吧!”巧儿此刻只恨自己不能把脑袋磕的更响些。 然而,广识从容地一笑,道:“姑娘,你不必求我,能解决你眼前劫难之人,便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巧儿吃了一惊,抬头,看着叶枫,歪了歪脑袋。 “我?”叶枫也难以置信。 “不错。”广识正一挥手,准备说些什么,忽然之间,眉头一皱,脸色顿时变了。 “怎么了?”叶枫不解。 “糟糕!”广识猛地一咳嗽,口中吐出巨量的鲜血,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他的神识串联在这水银一般的液体外部,观察着四周的一举一动,此刻,正捕捉得到一群熟悉的身影,正穿破浓夜而来。 一个个,十分面熟。 “广识老头儿?”叶枫抓着广识大家肩膀,见他脸色如此难看,忙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广识这才悠悠道:“……叶枫,是我的错,我最初就该杀了他,本不该留到现在——本以为,那应该是个情报来源,却没想到,竟成了如今的祸害!” 广识的话音未落,四周便传来龙马的嘶鸣声,接着,是穆志飞和暗夜帝王的声音。 “大腿……!快逃!” “妈的!闭嘴!姓叶的!若是不想死的太难看的!就赶紧乖乖投降了!” …… 不久之前,叶枫果然吸引了身后暗夜帝王的注意力,他按住钉耙,刻意在路上留下璀璨的光影,目的就是别让那暗夜帝王跟丢了。 朝着相反的方向,穆志飞发足飞奔,为了拖延时间,故意选了一块杂草树木丛生的丛林,按住身形,绝不露头,隐藏在这些灌木丛林当中,飞快地消失在黑夜当中。 这事儿,嘿嘿,倒也没那么难。穆志飞得意地想。 他从那栋豪宅出来,约有半个时辰,足足半个时辰,这暗夜帝王别说追上来,连个影子也不见了——干脆改换名号,别叫什么暗夜帝王,叫暗夜怂王算了。 没等穆志飞嘲讽似的停住脚步,就噗的一声撞上了什么。 穆志飞扭头看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暗夜帝王穿了一身长长的浓紫色斗篷,微微一甩,整个人屹立在黑暗之中,露出危险的气息,那双猫一般的眸子紧盯着穆志飞,杀气腾腾。 “你……”穆志飞感觉到口干舌燥,但还是决定先寒暄寒暄:“你什么时候在那的?” “你什么时候来,我就什么时候在。”暗夜帝王的口中没有了半点殷勤,仿佛换了一个人,在黑夜当中的那双眼睛,散发而出的意味,是猎手紧盯着猎物的眼神。 “嗨……”穆志飞耸耸肩:“我这就出来散散步,你跟着我干嘛?怎么,你也积了食,准备出来溜会儿?” 暗夜帝王的 肩膀一抖,问:“你……大半夜出来,究竟有什么事?” 穆志飞继续插科打诨:“这个嘛,有时候出来撒泡尿,有时候出来拉泡屎,心情好了,散散步。” “你丫是狗么!!”暗夜帝王实在忍不住,吐槽道。 穆志飞趁机抓住机会,笑道:“关你屁事!” 他一个箭步,扭身溜走,收起来金光灿灿的九齿钉耙,再不择路,朝宽阔大道一路飞奔。 然而暗夜帝王的速度却远超穆志飞,他还没来得及拐过一个弯,就发现暗夜帝王平静地来到他身前,闲庭信步地拦下了穆志飞。 “你还是放弃吧。暗夜是我的领域,你,不是我的对手。” “我呸!”穆志飞抡起钉耙:“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以为我大腿不肯揍你?” “你大腿?”暗夜帝王微微一愣:“是说叶枫,对么?很好,小子,我找的就是他,你告诉我,他们现在去到了哪里。” 穆志飞眼珠一转,虽然不知道这暗夜帝王破葫芦里卖的啥,但直觉告诉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哪能把叶枫此时去找广识的事就这样说出来? 然而,暗夜帝王却冷笑: “你自以为你很聪明,什么也不说,我便拿你没有办法了,是么?”暗夜帝王问道。 穆志飞警惕地退后一步,仍旧插科打诨:“我不懂你说什么,老子出来散个步,碍着你什么事?你特么别是个变态吧,老子又不是什么小姑娘,你偷看老子几个意思?” 暗夜帝王怒不可遏,伸手一展身后的斗篷,朝穆志飞一个进步冲来。 穆志飞早做好了准备,抡圆了钉耙砸下,这一股滔天之势吞云吐日,九道钉齿撕裂了虚空,任何东西都无法存活。 然而,这一筑,只听噗的一声,却落了空。 那斗篷之下,全无人影。 穆志飞一愣,胸口满灌结结实实挨了一击,整个人横飞而起,在空中刚抡起钉耙,身后却又中了一下,就这样被狠狠摔在地上,没等爬起身,右后方又传来脚步声,踏的一下,轻踩住了穆志飞。 这轻轻踩住,却如同万钧之势,穆志飞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无法爬起身来。 “特么的,给老子起!”穆志飞咬碎了钢牙,也纹丝不动。 “你不说,我也清楚,叶枫他们,失去广识阁见一个人,对也不对?” “放你娘的屁!”穆志飞啐了一口,狠狠转个身。 这一次奏效了。 他迎上前,双掌合十,钉耙腾空而起,呼啸胀大,迎风便晃,竟然是法天象地之术。 这一次,穆志飞长了个心眼儿,知道这暗夜帝王诡计多端,招式花样繁多,没有在自己的身上施展此术,反而是利用天蓬的神器钉耙。 轰!! 钉耙如流星陨落,在地面上犁下九道深壑。 然而,暗夜帝王又一次消失。 而这一次,穆志飞叫苦连天,一扭身,差点儿钉耙拎不利索了。 “妈诶……这可不兴打啊……”穆志飞吞了口唾沫,眼前,暗夜帝王的身姿一分为九,九分八十一,几乎是扭脸功夫,已经成了一支大军,围拢过来。 这尼玛……就有意思了啊。 穆志飞拍拍胸口,叶枫留给他的锦囊还在,安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