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开海

第二百八十四章 羊肉

    呼兰在调动敌人。

    主力部队之所以能避过所有村落,就是因为那些村落已经被他麾下的骑手光顾过了,十二个骑兵分队,每队五人,由一名方向感强认识地图的北洋旗军带队、一名女真猎手负责下绊子、三个蒙古骑手作为主力。

    他们比大队人马走得快,左右各六队,左右两部又分作前后两队,第一队先侦查,侦查过后兜圈子回到二队身后,由二队向前冲突遇见的每个休伦村子。

    等二队带着擅长奔走的休伦人在野地里拉练,一队再从其后衔尾追上去,确狈兵沿着他们规定的路线长跑。

    正是因此这条路对呼兰来说才是一片坦途。

    在安大略湖北方的河流沿岸,长途跋涉数日的莫霍克大燧石酋帅终于能喘上口气,他看见呼兰在河边扎营了,笔直而高耸的白桦树林下一片墨绿色像小房子般的营帐。

    他跟大狸子的想法一样,这帮人真的是吃饱了撑的。

    就好像陈沐让殷正茂看棱堡,西洋大臣张嘴就是‘欧洲人糟了大罪了’,这会儿大燧石看向呼兰部营帐外烧了锅涮肉的小伙子们也是这种感觉。

    再让大燧石选一次,他绝不跟呼兰较劲,在即将深入休伦腹地前就率部离开这……在跟进来后他发现部下越来越少,体力好的战士能跟上来,体力差的战士则跑着跑着就没了踪影。

    等他发现自己只剩不到六百人时,已经无法回头了,前后左右都是休伦人的部落,只有跟着呼兰才有可能活下去。

    就在他以为呼兰的想法是直接穿过大湖北岸从渥太华人不设防的部落南面进攻时,却发现呼兰带着部下在北岸吐,看样子精神状态还不错。

    白桦林下呼兰部的营帐外用石头垒出两道矮墙,营地更是莫霍克人从没见过的严整涅。

    呼兰是头天夜里到这的,睡得非常不踏实,不敢举火、又怕发生意外,春天的湖边夜里冷得够呛,早上起来浑身衣服都被潮气浸湿。

    但总比困出烟熏妆的大燧石好多了。

    “吃肉、喝水、睡觉,最早今天下午、最迟明天中午这就是战场了,到时候你们还得跑。”

    呼兰让老泰山把这个意思告诉燧石酋帅,正赶上抱着铁笠盔的百户关征踩着河边淤泥一脚深一脚浅地过来,两个人交换眼神,关征端着头盔抱拳道:“千户,弄好了,火药不多,还得备着打下一仗,只能炸十三棵树。”

    呼兰对这个数字有点不满意,却又没别的办法,旗军的数量本就不多,又没携带重炮,眼下他们能有炸树的火药还是金城给配的,那路上遇事需要扎营而准备的采木工具。

    具体理论呼兰不懂,只知道用关征的话说叫‘定向爆破’,想让树往哪边倒就先用锯子斧头在反面砍个豁,正面钻几个眼把火药管塞进去封好,引爆的时候树就倒了。

    一路上屡试不爽,树越粗、豁口越大、用药越多。

    好在这白桦林不像杉树那么粗,省药得很。

    呼兰说:“没事,只要能给他们造成混乱就行。”

    他这话刚说完,就听见大燧石吵吵着什么,大狸子回来无可奈何道:“大燧石说他不是懦夫,不会逃跑。”

    “他不跑?反正我会跑,告诉他敌人一过来会先进攻这,那些木栅栏、墙都是假的,几根棍子一层土上面包的是布,一推就倒。”

    “这个地方背后是河,我们往两边跑,他们就会往两边追,等他们分开会有些树被炸倒,我们再回头包围他们……敌人远比我们多,但只要回头,就能借大河和倒下的树把他们包围。”

    呼兰说着扬起手臂指着河流道:“等他们烙就只能跳进河里把自己淹死。”

    “让鸡冠子别整天想着抓俘虏了,这是战争,打赢最重要,击浪这支追击的敌军,我们就能一路踹到渥太华部落大门口,瞧大湖北岸所有休伦人,让南岸的部落军队不受阻击地接近蒙特利尔。”

    “等到跟南岸军队合兵一处,休伦人在这场仗损失的越多,越没主力部队迎战我们,杀他们个回马枪,以后就没有休伦人了。”

    大燧石根本不管你呼兰说什么,人家带着部下钻进白桦林下吃肉,吃完肉就坐在岸边赌气,逃跑?

    太懦弱了。

    懦弱的易洛魁人娶不到老婆。

    关键大狸子本身就不太懂呼兰说的这些东西,易洛魁打仗从来都经过严密的策划,但这策划的都是一场战斗,而非整场战争。

    他们可以通过几个月把一千两千三千军队送到远离部落上千里外的土地上战斗,但缺少从全局出发的眼光。

    各部互不统属,从来都是几支友军联合作战而非一支军队分兵合击,何况缺少成熟的后勤体系,对大多数部落首领而言五十里就已经很远了,还指望他们去思虑更远?

    正当呼兰为如何说服一肚子气的大燧石听从自己的决定而绞尽脑汁却束手无策时,当天下午远处传来四声长而低沉的牛角音,紧跟着便有马蹄夹杂着喊杀声从草地矮丘另一端传来。

    这是呼兰的部下,角声意味着超过四百名敌人正在追击他们。

    很快,四骑先后从白桦林营地前自西向东疾驰而过,他们的箭囊都空了,身上铠甲坑坑洼洼,人马身上带着凌乱血迹,最后一匹马屁股上还扎着三短一长的箭与标枪,刚刚跑过营地正面前蹄猛地失去力量跌了下去,马上的骑手也在翻滚中摔得生死不知。

    更远的地方,黑压压的人群向这边奔驰而来。

    呼兰边墙马边高声叫道:“上马,羊肉、羊肉!”

    已经在百户关征的命令下列队举铳的北洋旗军背锅队员都听傻了,他们从头到尾没吃过羊肉,尤其今天,吃的是涮熊肉。

    大狸子与原住民战士更是一脸没,他们想当然地把‘羊肉’当作呼兰部作战前的战吼。

    翻身上马的呼兰眼看自己的幽默感没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只感到分外寂寞,这片大陆上没人懂他的四字典故。

    他是在重现忽必烈吃饭中突然遇袭时的场景,为讨个彩头,忽必烈在那场仗战前吃了几片涮羊肉,之后大获全胜。

    呼兰也要大获全胜。

    顶盔掼甲的蒙古骑兵跃马翻过布墙,攥着弓与箭的呼兰领四十余骑身处队列最前,当他们的坐骑四蹄扬尘向敌军阵形反冲而去,骑手们开口让泛音将战场拉进蒙古草原。

    书客居阅读网址:

    tt:///txt/83142/

    。_

    【悠閱書城一個免倏磿膿源a軟螅沧渴謾需ggle lay下載安裝,坦謾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代码开始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