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黑铁皇冠

第六百四十二章 臭棋昏招

    格雷尔多城位于帝都北方三百多公里的位置,平日里见过的军队不多。

    十几年之内也就上一次瑞德马拉伯爵调集大军北上进攻北境那一次途径了格雷尔多城。

    除了那一次之外,他们见过最多的就是城市里的镇卫和驻军。

    那些驻军虽然都号称是精锐之师,并且在他们的眼里那些军爷的确个个膀大腰圆看上去骁勇善战,可也没有眼前的这些军爷这样的强悍。

    就算是没有看到他们的正面,从背影却都能看得出来,在这一身全身铁甲的包裹之下有着怎样强健的筋肉,鼓鼓囊囊的脸铁甲都撑出了些许形状。

    更加令他们开眼的是,这些军爷们身上穿着的铁甲。

    格雷尔多城作为繁荣的商业城市,这些小市民阶级自然比在农村苦兮兮种田的农奴们多了不少见识。

    钢铁究竟有多么昂贵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前些年还没有这么夸张离谱,一套铁甲虽然比过去昂贵了好几倍,十枚金币却还能买到。

    但现在,反正在格雷尔多城这片区域,连买一个生铁打造的劣质大铁锅都需要好几枚银币。

    那需要用精良钢铁打造,耗费无数铁料的铁甲该有多么昂贵,也就是可以想象的。

    “哎呦喂,这些军爷身上的一件铁甲不得三十枚金币?啧啧啧,这位大公陛下果然财大气粗!”

    一名中年市民拖着一条瘸了的腿扒着门缝向外悄悄的看着。

    “真有那么贵?”他的儿子就趴在他的身下,也是凑着门缝,听了父亲的话难免惊叹。

    说到这里,这名市民可算是来了劲,早年间他也是有几分本事的佣兵,少年时代便背着一把烂刀进了佣兵团干起了刀口上舔血的买卖。

    当然了,说是佣兵实际上和商队护卫也没什么差别,那时候帝国一统,各个贵族被老皇帝弹压的一动不敢动,连私战都不可能发生,他们这群佣兵也就没了用武之地。

    跟着无数个商队走南闯北了十多年的时间,在一次往偏远路途押送货物的途中被猎弩射中了膝盖,落了个瘸腿的毛病。

    好在他这些年下来也算是攒了两枚金币出来,花钱在城里置办了些许家业,便娶妻生子,总算结束了他这勉强算得上传奇的生涯。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他也算有不少的见识,很清楚这一身装备到底有多么的昂贵与精良。

    在旁人看来,或许这不过是一群穿着厚重铁甲的军爷,但是他却能明白,如果自己和当初的那个十多人佣兵小队在一起,甚至不是三名士兵的对手……

    他看得出,他看得懂,这些士兵终归是战场上磨炼出的精锐,那种蔑视生命的气势是装不出来的。

    同时,他看了看家里的那把挂在墙上的长剑,不由得叹了口气。

    钢铁的价格已经贵到了这个地步,现在就算是他那把算不得十分精良的长矫出去卖,没有两三枚金币估计也买不下。

    现在在帝国的范围之内,钢铁的价格已经畸形般的昂贵,要知道,二十枚金币就可以在北境买下一块男爵领那么大的领地了!

    就算是在较为富裕的其他地区,一块男爵领也才三四十枚金币,放到现在一个男爵领就换一套铁甲?

    格雷尔多城内的居民们怎么看自己麾下的军队莱纳不管,他在士兵们的护送之下顺利的到达了市政厅,也就是约拜拉市长处理政务的地方。

    他在简单的翻阅了一下这座城市的基本数据之后,便让约拜拉市长在各处宣布这座城市已经换了主人的消息,并且让自己的士兵们挨家挨户的去通知到位。

    这些士兵们成群的带着莱纳的命令敲开了居民们的房门。

    面对五大三粗且全副武装的士兵们,被敲开房门的市民们十分惊慌。

    他们都以为是当初凑出来的钱没有奏效,那个来自北境的大公还是要为了更多的钱而烧杀抢掠。

    为了凑出那六千枚金币,这些市民和大商人们也都是出了不小的血。

    那些大商人资本雄厚,可再雄厚的资本归根结底还只是一群商人而已,他们已经是这个国家最大的一批商人之一了,可全部身家也不过六七百枚金币而已。

    为了秉,他们每个人都拿出了三分之一的财产交给莱纳,就连城市里的居民也都如此。

    正当他们想要跪地求饶,祈求这些士兵们在拿走自己的最后一点财富之后留自己一条性命的时候,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他们虽然敲开了房门,但却对里面的人秋毫无犯,在留下一句“现在你们是北境大公,未来的帝国皇帝莱纳的臣民了”之后,居然就此离开了。

    这让很多人都摸不清头脑,都已经做好被抢劫的准备了,结果就这样结束了?

    不过,这些人不抢自己的东西总是好的,他们也就逐渐放下了心中的警惕。

    甚至于,一些胆子比较大的商人居然在当天便重新开张了自己的生意。

    而成立的市民们也惊奇的发现,今天的格雷尔多治安居然这样的好,连一个小偷小摸的人都没有。

    莱纳在格雷尔多城进行一番修整,一行人连续急行军下来对体力产生了很大的损耗,休息休息养精蓄锐,张弛有度才是王道。

    在帝都的小皇帝此时却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安和惶恐,开始某求自救的办法。

    他现在已经不打算征求庭臣们的意见了,因为一则自己并非墨兰德族裔的消息,已经让许多人离心离德,小皇帝感受不到安全。

    为此,他可谓是绞尽脑汁,想尽了一切办法。

    最后,他病急乱投医的找到了被自己囚禁起来的母亲,要求她在所有人面前证明,自己乃是卡菲特大帝唯一的亲生儿子。

    没有了权利的皇后只能是任由小皇帝摆布,在这样的强迫之下,母子之间的最后一点情分也快要消磨殆尽了。

    “这并不会有任何的作用!他们不会相信的!就算是他们相信了又能怎么样?能让莱纳带着军队回去吗?”皇后总还是清醒的,但小皇帝已经近乎疯狂了。

    他为了挽回最后一丝局面,几乎已经丧失了理智,妄图抓住最后一根虚幻的救命稻草。

    当皇后在所有人面前忍受着屈辱和嘲讽的目光证明了小皇帝的血统之后,在他的推波助澜之下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开了。

    然而,这似乎并没有起什么作用。

    反倒是皇后在那天感受到了无尽的屈辱,通奸的事情被摆在所有人面前,而她还要亲自出面来解释,这如何让她不羞愤。

    其余人等听了解释后各有想法,达洛尔爵士听了之后不免痛苦的长叹:“陛下又出昏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