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辽东之虎

第一零二七章

    李枭知道,希伯来财阀们已经开始动手了。可笑自己,在此之前还以为驱逐了外国人就没事儿了。

    却没想到,日防夜防还是家贼难防。

    前两天还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却没想到大明这座堤坝里面,居然生出了许多的蚂蚁。

    现在李枭理解了,为什么那位委员长要提出攘外必先安内。

    “大帅,说实话。其实百姓们对如今官员们,早已经心怀不满。

    在大多数地方,官员就是自觉比百姓们高一头。一些小吏也跟着作威作福,肆意欺辱百姓。

    还有的官员,私下里勾结地方豪强。官商串通,坑蒙朝廷钱款。

    前年长江大汛,九江段冲毁了一段江堤。您猜猜里面是什么?”

    绿珠犹豫了一下,还是对李枭进言。

    “什么?”虽然心中有了答案,但李枭还是不愿意相信大明官员心黑到了这个程度。

    “是竹子!他们用竹子代替了钢筋,从中中饱私囊了不知道多少钱财。

    去年查办的那个金陵河道徐琪耀,情人多达上百个。甚至金陵医院的女护士,母女一同侍候他。

    那个徐琪耀还在酒席上公然拿下属打趣,说自己是薪俸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

    下属官员们说这位河道大人,早上围着上级转,中午围着盘子转,下午围着麻将转,晚上围着裙子转。

    至于中饱私囊的事情,更是打到了惊人的二百多万大明银币。

    好像这样的大小官员们,还不知道有多少。

    我们好多官员提拔下属之前,首先要看下属对自己是不是忠诚。而不是看其才干!

    从朝廷到地方州府道县,都是这样。”绿珠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小了许多。

    “蛀虫啊!”李枭知道绿珠什么意思。

    论任人唯亲,张煌言算是带头的。

    他的几个儿子,如今最次的也混到了府台。好像山东这样的地方,差不多的官儿都跟张煌言有关系。

    曾经有人说,朝廷的山东,张家的官儿。说的就是山东官场现状!

    大明这些年国力蒸蒸日上,可下面的贪腐却也是触目惊心。冒出头的官员们,好像韭菜一样。

    割了一批又一批,前赴后继到,甚至李枭都觉得有些割不动了。

    当人头已经不能遏制官员们的贪欲时,李枭不得不另想办法。

    可办法是什么呢?没有头绪!

    这是一个三亿三千万人组成的庞大而复杂的帝国,朝廷要治理天下就不得不用官员。

    可官员们呢?

    千百年来的帝制已经深入人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也就是说这天下是皇帝的,天下的官员们都是给皇帝打工的打工仔。

    打工仔给老大打工,自然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即便有些志向的,也只不过是向最高级别打工仔首辅的职位发起冲击。

    没人觉得自己是在为了百姓办事,也没人有得这天下是自己的。主人翁精神,在这个时代完全没有市场。

    千百年来,无数聪明绝顶的人都没有解决的问题,李枭……也解决不了。

    没办法,就算是后世情况和现在也差不多。

    李枭虽然没有称帝,但现在大家都认定,李枭就是个换了名儿的皇帝而已。

    掌权已经十几年了,人们已经不在乎到底是朱家人当皇帝,还是李家人当皇帝。

    反正天下没有皇帝这个人也不错,至少大家不缺吃不少穿,娃子们有学上。

    一切都是祖祖辈辈没碰见的好年景,大家好好过日子就好。管他娘的谁当皇帝!

    这些年,不少人一直都明里暗里的窜等李枭登基称帝。可都被李枭拒绝了!

    从没想过当皇帝,也没做好当皇帝的准备。最重要的就是天下社稷重担,家国民族全图全都压在身上,李枭觉得有些受不了,压力太大。

    绿珠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直到顺子进来给李枭送晚饭的时候,李枭才发觉自己神游天外居然神游了一个下午。

    什么时候思考居然能有这个境界了,李枭自己都感觉到了惊奇。

    “大帅,夫人说今天晚上张首辅家的小孙女过来,让你看看。公子今年也十五岁了,到了定亲的年纪。

    ……!”

    “大帅……!夫人说,张家的小孙女过来了,请您过去瞧一眼。”李枭正在吃饭,一个小丫鬟怯生生的走到李枭身前施礼禀报。

    小丫鬟生得眉清目秀,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却已经有了祸国殃民的本钱。

    对于自己身边,忽然间冒出来的美女,李枭已经处于免疫状态。

    自从过了三十岁生日之后,德川千姬就觉得自己老了。于是李枭身边,开始不断出现各种各样的美女。

    眼前这个还算是正常的,前几天冒出来一个金发碧眼的,据说是什么俄罗斯的公主。

    “没见我吃饭?”李枭一边吃着米饭,一边说了句。

    小丫鬟吓得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脸色惨白,连磕头都磕不成。

    看起来,自己在外的赫赫凶名,已经把这第一次见自己的小丫鬟吓坏了。

    顺子随手就把小丫鬟捞了起来,两名侍卫随即把人拖了出去。

    “不要难为她!去跟夫人说,我有事情走不开。张家的孙女不合适!”李枭冷冷的说了一句,顺子赶忙去后院报信。

    张煌言打的什么主意,李枭心里清楚。不就是看到李枭就这么一个儿子,将来继承李枭家业的,肯定也是这个儿子。

    提前下手把小孙女嫁过来,为将来做打算。

    李枭有些无奈,论年纪论身体,自己怎么看都比张煌言扛活。这家伙有什么资格,为家族的前途打算。

    就不怕自己手黑,把他们张家给一勺烩了?

    再说了,李麟什么出身,别人不知道,他张煌言应该知道。这是近亲!

    亲上加亲这种鬼话,骗鬼还行,骗老子!没门儿!

    李枭不说话,别人也不说话。办公室里面静悄悄的!

    所有人都知道,大帅今天心情不好。

    李枭吃的饭菜有些简单。一盘溜肉段,一盘酱肘花,一盘黄瓜拌凉粉,一条家炖鲫鱼,还有一汤鼓紫菜蛋花汤。

    四菜一汤,这是李枭定下来的规矩。

    这些年,他基本上是严格遵照这个规矩来的。早上是四碟小咸菜,有时候是小笼包,有时候是小馒头,还有时候是小窝头。

    即便是找敖爷他们喝酒,也就是花生米,或者弄点儿小海鲜之类的东西。

    可自己这样又能怎样,此时此刻,不知道有多少官员,正在杯斛交错。

    不但有香醇的美酒,身边还有美人陪侍。他们的享受,让李枭这位大帅都不得不羡慕。

    老子在这四菜一汤,那帮混蛋逍遥快活。

    李枭越想越气,“啪”筷子狠狠砸在桌子上。

    四周的人吓得一哆嗦,两个胆小的仆役已经吓得跪倒在地上。

    “走!去顺风海鲜。”李枭冷哼一声,站起身就往外走。

    侍卫们赶忙跟上,没坐马车,而是直接骑乘了战马。有些年没怎么骑马了,李枭一抖缰绳,战马四蹄纷飞向着京城东市飞奔。

    顺丰海鲜是京城最近开的一座豪华馆子,听说这地方的定位,就不是给老百姓准备的。

    京城距离最近的天津卫也有两百多里地,在飞艇和火车没有出现之前,京城人想吃海鲜得去天津卫。

    现在好了,有飞艇还有火车。天津卫产的海鲜,活着就能送到京城来。

    自从有了新型柴油发动机之后,飞艇的飞行速度大大增加。据说,已经有了舟山的海鲜发往京城。

    李枭觉得,过不了多久自己或许就能吃上澳洲的龙虾了。因为飞机的研制已经有了突破性进展,发动机已经可以连续飞行十个小时以上没有故障。

    战马在街上飞驰,惊得行人四散躲避。

    一个巡街的差役刚要喝骂,就被身边的老差役捂住了嘴。

    “疯了你!能在这京城地界纵马飞奔的,那会是什么人。不想活了!”

    “可这……太嚣张了吧!”

    “人家有嚣张的本钱,快躲躲!”两个人没说两句话,身后又有一大群骑兵飞驰而过。

    “看见没有,打头的是两个少校。剩下的最差也是少尉军官!你小子刚刚骂出声来,现在脑袋怕已经搬了家。”

    “多谢老哥!”年青的差役有些后怕。

    “今后在地面上混事情,招子要放亮一些。今天晚上宵夜你得请!”

    “为啥!”

    “老子救了你一命,你请喝顿酒还不应该?”

    “对对!请客,请客!”

    青年差役心有余悸的看着飞驰而过的骑兵,不由自主的嘟囔。

    李枭一马当先,来到顺风海鲜门口。

    伙计看到一个穿着黄腻子军装,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人飞驰而来,立刻迎上来。

    李枭下了马,也不管自己的战马,拎着马鞭就往里面闯。

    “这位客官,您是找人还是摆桌吃饭。找人您告诉小的,小的帮你找。

    吃饭的话就没办法了,今天客满。

    客官!客官!”

    李枭根本没理会他说话,拎着马鞭径直往前走。伙计见到李枭这副模样,立刻招呼一声。

    同时围了过来三个伙计,硬生生拦住了李枭的去路。

    “闪开!”

    “这位爷!想要闹事,招子放亮些。这可是京城五爷的买卖,您在这里闹事,恐怕没好果子吃。”

    一个管事模样的家伙走了出来,员外帽八字胡看着就不像是好东西。

    “啪!还京城五爷,他算个屁。”李枭心里不爽,看到眼前这个家伙更加不爽。

    抡起鞭子就抽了这家伙一鞭子!

    管事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居然一言不合就轮鞭子。京城五爷的买卖,没人敢闹事。

    “好胆!敢在五爷的买卖闹事,来人!给我打,拖到后院往死里打。”管事大吼一声,立刻有几个打手模样的人冲了过来。

    一个个刺着花纹着字,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别动!”

    “别动!”

    那几个打手还没有走进李枭三米远,门口冲进来一群辽军军官。个个手里都拎着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直的指着几个打手。

    有两个家伙,立刻就吓尿了。

    “你!”李枭马鞭一指那个管事模样的家伙。

    那家伙刚开始愣了一下,可现在居然已经镇定下来。

    “这位客官,不知道小店哪里得罪了您。这里是京城五爷的买卖,不看僧面看佛面,您今天高高手。

    改日,五爷必定登门拜访。”管事拱拱手,脸上的表情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哼!拉出去,往死里打。”李枭冷哼一声,继续往里面闯。

    一楼就是点菜的地方,玻璃鱼缸里面摆着各色鲜活海鲜。渤海湾里面的大飞蟹,东海的八爪鱼应有尽有。

    正中间还用冰镇着一条足足有两米长的鲅鱼,旁边的牌牌上写着鲅鱼王,重五百五十五斤。

    管事嚎叫的声音渐行渐远,旁边的人再也没没人敢拦李枭,不知道这位爷究竟是哪路神仙,连五爷的面子都不给。

    已经有人飞快的去给五爷报信去了!

    二楼是包房,已经有几个侍卫率先冲了进去。

    “楼下那个鲅鱼王,兄弟已经包了下来。明天,咱们还在这里开全鱼宴。

    张兄,你可要赏脸哦。”

    “呵呵!那鲅鱼王作价一万银币,王兄,您这还真是大手笔。”

    “哈哈哈!这不是喜事将近嘛,咱们兄弟不得跟着乐呵乐呵?”

    “什么喜事?我怎么不知道?”旁边一个人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这是那位王兄的声音。

    “说嘛!说嘛!”又有三四个声音在一边嚷嚷。

    “既然你们问起,那我就说了。张兄,可以说么?”又是那位王兄的声音。

    “呵呵!但说无妨。”那位张兄很深沉的说道。

    “今天,张兄的小侄女去了大帅府里。我打听到,张家的女公子去大帅府,是要跟大帅的公子结亲的。

    今后,张兄就和大帅家里联姻喽。

    张兄,今后可得好好照顾照顾兄弟。兄弟的前程,可就靠你了。”

    “果真如此?恭喜!恭喜”

    “恭喜!恭喜!”

    “张兄,道喜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