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诡楼异闻物语

第79章,忘忧客栈之扎金花(二十)

    “只有几根荞麦面!怎么会出事?肯定是误会。”扎大妈慌了,心虚的往沙发扶手上靠了靠。

    “扎大妈,您有蚕豆病您知道吗?”玖雅开口了。

    “什么蚕豆病不蚕豆病的,我们家从来就没买过蚕豆,更不吃蚕豆,这是从来没吃过,才看到你桌上有,怕你住院浪费了帮你吃了。”

    扎大妈以为玖雅是心疼自己吃了她的蚕豆,故意找何婉来给自己难堪,自己现在肯定是在做梦,天一亮梦一醒什么都不可能发生。

    “扎大妈,您不能吃蚕豆,您家里人大概是知道所以从来也不吃,就像何婉不能吃荞麦一样,都会危及生命的。”

    玖雅虽然给扎大妈解释了,但她只想到了一个词,因果轮回,这是报应,别人帮不了她。

    “我蚕豆过敏?不可能!我小时候没饭吃,吃地瓜吃到想吐,看见地瓜就反胃,我后来也一点一点的又吃起来了,脱敏懂吗?世上没有过敏,只有挑食!”扎大妈根本不服。

    “就是,我儿媳妇还说不吃鱼呢!其实就是嫌弃有腥味,我偷着用鱼汤给她做饭她都没吃出来。”王大妈也跟着帮腔。

    “我就白死了吗?呵呵……真是可笑,扎金花!你每次用这个钱包你亏心不亏心!这是我一针一线绣出来的,我以为你说的为我好,就真的是生活阅历,真的为我好!”

    “何婉!何婉!”面对何婉失控的怒吼,玖雅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吞天印,自己又什么都不会。

    眼看着屋里越来越冷,旋风都刮起来了,这何婉离厉鬼就差一步了,只要伤了人或者撕碎了魂魄,何婉永生永世就会在地狱受尽折磨了。

    “一命抵一命,不管你会不会还阳,把你命给我,咱们一起下地狱去受刑!”

    “何婉!你要冷静!”玖雅也是拼的挡在扎大妈面前“为了她你放弃投胎,你的亲人们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姜玖雅!你是不是傻!你对厉鬼用嘴炮?我在楼下都看得出她要化厉鬼了,你还想当炮灰去送死?你是日子过得太安逸了吗?”拾亿跑上楼,不由分说先给何婉一鞭子。

    “我要她陪我一起死!”何婉被这一鞭子直接激怒了,又向扎大妈扑过来。

    此时的扎大妈也不耀武扬威了,趴在沙发扶手上,根本不敢看何婉,拾亿又要抬手挥鞭被玖雅拉住。

    “她真的没做错什么,别伤她,啊……”

    “你这就叫现世报,在郊外,你同情凶兽是会丧命的。”拾亿收了鞭子,幸灾乐祸的看着捂住胳膊的玖雅。

    何婉根本不客气,避开玖雅对准扎大妈的腿就是一下旋风,玖雅眼睁睁的看着扎大妈的右腿断了,断腿被风刃直接扫成了渣,旋风消散什么也没留下。

    “你想救她?”拾亿看着玖雅受伤后不仅没退缩,还护在扎大妈身前,自己只好出手了,用鞭子和风刃对抗。

    “嗯。”

    “跟傻子一样,你这样在野外都不知道死几次了!”拾亿虽然吐槽着玖雅,但还是从口袋里取出个笼子。

    “姜家祖传的封印术没见过,据说是血统里传承下来的,不知道你行不行!血抹笼子上,自己试!”

    拾亿单手挥鞭,伺帅将笼子扔给玖雅,玖雅抹血的功夫,拾亿就被打伤了手腕。

    “进来!进来吧!”玖雅心里也没底,只能不断嘟囔着让何婉进来。

    “你是有多蠢,你什么都不做想让她进去?”拾亿刚说完,何婉被折叠成一团扔进了只有巴掌大小的笼子里。

    “我家玖雅让她进去,她敢不进去就是太嚣张了,玖雅你说是不?”

    “古诺?”玖雅惊呆了,一身病号服光着脚的古诺,居然在何婉身后开了一扇门。

    “来吧,给我一个拥抱,感谢一下我及时出现救场,邻家坏小子,那有自家哥哥可靠。”

    “抱你个妹夫!撩.骚.撩到我头上来了,你以为你是吴彦祖吗?不对,死狐狸!你今天揍养拾亿了吗?”

    “呵,就他?本狐仙对他不屑一顾!”

    “啊?不屑一顾?信不信我一鞭子抽死你!”拾亿佯装挥鞭,古诺赶紧躲开。

    “这绝对是真的了,吹着最拽的牛.逼,干着最窝囊的事,死狐狸!你不给我解释清楚优优怎么回事,我要双倍房租!现结!”玖雅握紧左拳打着右手掌心,但就比划了一下,胳膊上的伤口就疼的玖雅不敢乱动了。

    “算你倒霉,一个人解决一,二,三,四,五,五件事,我反正是只管优优,她妈听信了个洗脑邪.教,把魂魄捐给教主换女儿重生,刚才严悟已经和个小姑娘打了一架了,五五开,我就临时被争用了。”

    “狐狸还管人事?”

    “你这怎么说话的,你多管闲事我不更该多管闲事吗?她妈已经悔的肠子都青了,只要女儿能活干什么都行。”

    “她肯定又会说话不算话。”优优噘着嘴嘟囔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虽然可怕,但能再见到妈妈自己就是安全的。

    “等等,扎大妈你也一起带走了吧?”玖雅拦住要领优优离开的古诺。

    “这大妈……”

    “活着才是最好的赎罪不是吗?”

    “这可是逆天改命!”

    “你都改一个了还怕第二个?”

    “这不符合因果循环吧?”

    “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

    “额……你们两个当我是空气?”拾亿听着一人一妖在犯罪边缘试探提醒着他们。

    “你……不算人,别人给钱你啥都干,还不如我们有有原则呢。”

    “他都干什么了?”玖雅帮古诺帮腔。

    “也没什么,就是干涉妖的人身……”

    “大哥,我是空气,咱们后会有期!”拾亿拿着鞭子就跑了。

    古诺拉着优优,扶着扎大妈去了医院,玖雅看着良玉和王大妈发愁,怎么还没补漏的鬼差来接她们。

    “快接!快接!快接电话呀!”

    “喂?”

    “玖雅,以后再有命案早一步跟我说,一家人毁了。”关凌略带颤抖的声音吓了玖雅一跳。

    “你……你是在害怕吗?”

    “儿媳妇失手把婆婆杀了,害怕儿子发现,藏猪圈里了,孙女目睹了妈妈杀人分尸的全过程,吓傻了,嘟囔着什么都跟爸爸说了,儿子去挖了猪圈,尸体被猪啃的不成样子了……”

    “喂……信号不好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面对这种家庭悲剧,玖雅不想听了,能让关凌都害怕,肯定是儿媳被儿子同样对待了。

    “你真信号不好吗?你是不知道,我们一开场面太血腥,好几个老干警都吐了……”

    “我儿媳妇怎么样了?”王大妈看到玖雅挂断电话赶紧询问。

    “没事,挺好,安心吧,尸体被找到了,家属已经确认您死亡了,一会鬼差就来接您去地府。”玖雅尽量摆出笑脸,安慰着王大妈。

    “姜老板,我们来领人了,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的,这好,儿媳杀婆婆,儿子杀儿媳,警察都去了还是带着孩子自杀了,这一家人是没救了。”玖雅回避的白无倡说出来了。

    “是吗?我们一家人都死了。”王大妈还以为自己活着,捂住嘴,摆出哭的表情,却什么也没有。

    “为什么!你永远相信别人,别人说是为了你好你就信!你以为我想杀你吗?我不能吃鱼!是你要害死我!咱们好好一个家!都是因为你!我就是下了地狱!我也不后悔杀你!”

    “江英,是妈对不起你!”王大妈给儿媳妇跪下了。

    “你这又唱的哪出?死都死了?难道你还想跟阎王哭诉,是我不敬老逼你下跪的吗?”

    “你少说两句!我真后悔怎么没多砍你两刀!妈,您快起来。”

    “儿子,以后好好活着,妈不能再陪你了,一命换一命,回去你就说自己是精神病,咱们家有精神病史。”

    王大妈搂紧儿子,慢慢变的透明,儿子就像被被什么东西拽住衣领一样,避开了鬼差的刑具,凭空消失了。

    “老东西,你死了还装好人,你走了我跟谁吵架去。”儿媳虽然语气凶狠,但还是紧紧搂住女儿消失不见。

    “你说这,我们哥俩出来是干嘛的,好好的业绩又跑了。”白无常看着一家四口一个也没事,摊手看着黑无常。

    “喏,屋里还有两个呢。”黑无超努嘴指引白无常看玖雅的大厅。

    “额,这怎么抓!一个没家属同意,不能确定死亡,一个已经半厉鬼了,要抓你抓!我回医院蹲着去了。”白无潮接撂挑子走人。

    “那就劳烦姜老板了,这两个?”

    “哎呀,客气了,我也不坑你,官印冥币五千块,我帮你呦。”

    “你一活人要冥币干嘛?这又不是妖币能折合兑换。”

    “我当然是去……你管我.干嘛,给不给吧?”

    “给!”

    黑无惩钱,玖雅也乐得办事。

    让德良玉附在自己身上,先去惩治渣男渣女~

    但金楼仓库里只有良玉闺蜜一个人,哭红了眼眶在盘货。

    “你又盘存了,黄金克数以小数点后三位为准,再盘不对,咱们就赔死了!”良玉以为自己看到闺蜜会发狂,像泼妇一样骂人,但自己很冷静,什么也没做,就静静的看着她盘货。

    “良玉……”闺蜜放下手中算盘,看着玖雅的脸,她在怀疑玖雅是怎么进来的,但玖雅的神态语气又像极了良玉。

    “是我,我死了,回来看看你,我家男人,铺子,房子,全交给你了,你要替我好好离开。”良玉很坦然转身离开。

    “良玉!对不起!我要踏出那一步了!我要把学长从醉生梦死,只有你的世界里拉回来!”

    “加油!别让他再酗酒了。”

    真闺蜜也许就是这样,不用做过多解释,你要做什么我都懂。

    良玉回到家里,空无一人,她用玖雅的身体跑了一切,他可能去的地方,跑了一夜,终于在同间找到了自己老公。

    “我死了很久了吧?”

    “不久,才三年。”

    “动手吧,把我胸前的树枝拔了,你不让他们整理我的尸体,我被扎了三年!你于心何忍!”

    “我不想承认你死了,你看,你还是那么栩栩如生,只是睡着了。”

    “别傻了,拔树枝吧,我也该凸旅行了,每次回家都看到你喝醉了吐燕南一身,燕南用浴室洗澡,真的好难受,我这样都经历了多少个轮回了。”

    “只要你能回来,我什么都改……”

    “你改了就不是你了,我是采风失足摔死的,你困了我三年,我恨了你三年,该结束一切了。”

    良玉握上自家老公颤抖的手,扶在树枝上,拔了出来。

    良玉被黑白无常带走了,她老公,抱着树枝哭了一上午,下午就确定德良玉已死,第二天就火化下葬了,一个星期后就和良玉闺蜜结婚了,一年后有了个女儿,就取名叫良玉。

    虽然一切快到令人咋舌,但做不了夫妻,做父女,只是换了另一种方式守护你,也是极好的。

    至于优优,玖雅离开医院时,她正被她妈妈提着耳朵写奥数呢“只要活着就不能放弃学习!你昏迷这两天耽误多少课程你知道吗?”

    “妈,您说的都对!还是学习好。”

    “这……生病也别太累了,妈妈给你炖了鱼头,补脑……”

    王大妈的儿子和孙女被抢救过来,却双双失忆,儿子靠着精湛的演技,获得扁就医,但孙女脸上却再也没有了笑容。

    至于扎大妈,医生虽然解释是蚕豆病后引发的后遗症,造成了右腿栓塞,但真实情况只有扎大妈自己知道。

    出院后,她就去何婉家道歉,承认自己在儿子餐馆打工时,因为打电话,打翻了煮好的荞麦面,以为只有一两根,没捞干净,不会出事,却造成了何婉的死。

    何家人起诉扎大妈还了何婉公道,因为是疏忽致死,扎大妈又因为有病没有被关押,但她的余生都不会忘记何婉了。

    何家人将判决书在何婉坟前烧掉,玖雅将何婉放出来,何婉抱着判决书跟黑白无常离开了。

    尊重别人的一些习惯,也许那真的是致命伤害。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