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诡楼异闻物语

第80章,包满意宠物店之食生馆Ⅰ

    食生,顾名思义,吃没有被火烤制过的生食,在人刚从猿进化过来时的不会用火,吃的都是生食,就算现代人鄙视远古时期的茹毛饮血,也会忍不住想去食生。

    但现今的食生都比较讲究,像是零分熟的排,从吃中草药长大的彭上取下赔,经过排酸处理,在铁板上两面碰一下,肉里还带着血就直接往顾客桌上端。

    再有就是生菏类,其中最出名的就是生鱼片,顾客在巨大的透明鱼缸中选择一条鱼,厨师当面切片处理,据说刀快的厨师处理完一条鱼,鱼还活着,鱼嘴一张一合的,还能用腮中存余的水呼吸。

    “客人你在我们店门口站半天了,您到底是进来还是不进来。”

    今天鼠小弟值班,养拾亿去当搬运工,陪着斜对面的姜老板去买电视机了,自家两个哥哥组团去买宠物饲料了,连画爷也因为兽管所月底结算,回了郊区的总部。

    “我听说你们这里卖鱼。”

    说话的这人,名叫帝子衿,是省食生馆的首席厨师,只要是名贵的生食,没有他不敢吃的。

    这人的嗜血是天生隐藏的,不吃永远不会发现,但只要吃过一次食生馆的东西,就没有人能隐藏的住。

    因此食生馆生意非常火爆,分店都开到z市来了,帝子衿身为首席厨师,自然是要亲自监督着食生馆分店开张。

    但这开张第一菜,是要打出名气来的,至于食材,交给别人选帝子衿不放心。

    可他跑遍了整个z市宠物店,都没有发现让他眼前一亮的鱼,就在他准备放弃,想从省总部空运一条,自家老板养的鱼过来时,他发现了包满意宠物店的宣传单。

    只是一眼,帝子衿就相中了彩页背面的那条鱼,鱼鳞细腻有光泽,整条鱼的比例是那么的完美,劣质的宣传彩页都抵挡不住它的光彩,真鱼一定比这个还要漂亮。

    至于帝子衿选鱼为什么不去菏市场,而是逛宠物店,这是他独特的选鱼之道。

    菏市场里的鱼,不是饲料养殖靠激素喂大的,就是装成野生的养殖鱼,与其和他们斗心眼,还不如直接买养殖的名贵鱼。

    它们有高贵的血统,吃的是按一定比例调和好的名贵饲料,它们从小养尊处优,每条鱼都有自己的性格,绝不会逆来顺受,因此宠物鱼的肉质往往都是最好的,严格挑选后配上自己的刀功,直接食用能迷倒一众老饕。

    “卖鱼?出了街口向北走大概两条街吧,有个菏市场,要没有就继续向北走,反正总会有的,再不行就去北边的护城河里自己钓,都不用不花钱的。”

    鼠小弟虽然疑惑,这客人买鱼来宠物店干嘛,但还是没敢问出来,只好假装热心实则抬杠的顶帝子衿。

    “那些鱼太普通了,我不感兴趣,我刚才已经在店门口观察过了,你店里的宠物养的非常好,我很满意,鱼也一定养的更好吧。”

    “你站门口半天,就为了看我们家宠物养的好不好?你是多闲?老板不在家,卖不卖货和我没关系,你快走吧。”

    主要还是鼠小弟没记得,有什么妖物的服刑期快到了,反正老板不在,自己再卖错了宠物,可是会被送进笼子里当宠物被卖掉的。

    如果真的是命中注定,该与妖有一段羁绊的人,自己就算赶走了他,老板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再把人拽回来的,根本不用自己插手。

    “我要这条鱼。”帝子衿拿出宣传单,指着上面的鱼照片让鼠小弟看。

    “我们店里的鱼不能说千千万吧,但印过彩页的不下一二百条,你怎么就相中她了?”

    “这又不是食人鱼,还不能卖吗?”

    “这鱼很贵,您买不起。”

    “你怎么说话的,别看我这身衣服便宜的很,但我很有钱,让我看看这条鱼,可以立马带走。”

    “它……它不卖!”鼠小弟赶紧扯谎,心想这顾客嘴开过光吗,人鱼公主公主!眼泪会化钻石的,要是不吃人,怎么可能被关进宠物店,凡夫俗子根本不可能一睹其芳容。

    “什么就不卖,这客人看上什么了?”拾亿背着电视机路过自家店门口,听到鼠小弟说不卖,放下电视机就跑过来了。

    “鱼玄机!”鼠小弟凑到拾亿耳边小声说着。

    “谁?”拾亿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条鱼祖宗,鱼玄机!”鼠小弟加大了声音。

    “客人,什么也不用说来,来跟我到后院里看货,卖别人少了一个亿都别想带走它,卖给你一百万,你看行不?”拾亿立马换了个表情,热情的握住帝子衿的手。

    “一百万?”帝子衿愣了一下,这么名贵的鱼只要一百万,鱼不会中途被掉包吧。

    “怎么您嫌贵?十万也行,我就赚个路费,当白给您捎来的。”

    “你真的是把它卖给我吗?中途不会掉包吧?”

    “不会!原装鱼缸打包一起带走,您现场监控都行。”

    拾亿狗腿的样子把古诺招来了,古诺曾经的前女友是鱼玄机的妹妹,自己吃人鱼肉的时候,鱼玄机还在场,十万就想还她自由做梦!

    自己是绅士,虽然不能光明正大的找人鱼族复仇,使点绊子,让鱼玄机多在妖狱里关几天也是好的。

    “哇!这么名贵的鱼才卖十万,我听错了吧!”古诺抢过帝子衿手中的宣传单,假装刚看到,语气夸张到一听就是演戏。

    “不!先生,你没有听错,就是它,十万连缸一起带走,我们养它用的水,都是从深海里直接空运来的,一起全部送给您!”拾亿立马换上电视台购物节目主持的腔调。

    “那我出一百万,把鱼给我吧。”古诺拽拽的捋一下刘海,对着帝子衿翻了个白眼,让你想买鱼,不让她牢底坐穿,来一个买家,自己就赶走一个。

    “呵……你这是找人来演戏,准备坐地起价吗?”帝子衿看一眼古诺的衣着,就知道他买不起,只是想抬价。

    “不敢不敢,只是他提醒了我,这鱼来这店里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损失了两幅古董名画!这画钱您要肯出,我立马卖你。”

    “养鱼用水,古画忌潮,相克的东西你都敢放一起?编瞎话过点脑子!”帝子衿一听就知道是假话,直接揭穿。

    “水墨画知道吗?没水怎么画!”鼠小弟眼看着拾亿吃瘪,想给自家老板报仇,张口就来。

    “噗……”拾亿没忍住被逗乐了,一旁的古诺也在掩嘴偷笑。

    “你们笑什么?水墨画不就是墨汁泡水里纸也泡水里画的吗?”

    “你说的那是水印画,纸印一层浮墨。”帝子衿忍住了没笑,还给鼠小弟科普。

    “咳咳……见笑了,看你也是文化人,我也不改价了,一百万,屋里那条你领走!不放心,咱们直接后院看货!”

    “成交!支票现结!”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