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魔大唐之无敌召唤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巫马天欣的来历

    ( )若是被李承乾知道了,只怕是会笑得合不拢嘴吧?

    两成啊!

    可以想见,这分身一灭,对于方长老的战力影响可是相当之大啊!

    ......

    噗!

    与此同时,易麟大陆,天凰圣地!

    龙长老本体亦是吐血不止。

    瞳孔之中,更是有着一抹骇人的杀机迸射而出。

    呢喃自语之间,轻喝道:“大唐仙主,你没了老夫分身,致使老夫折损了两成力量。”

    “等着吧,早晚,老夫必杀你!”

    话音刚落,龙长老周身,便是如同气血衰败一般。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苍老,力量也在急剧的萎缩之中。

    ......

    大唐,盛京城,太子宫中。

    李珩之一袭蟒袍,尽显大唐太子的威仪。

    他的面前,此刻,正立着一位感受不清气息,整个人,尽显空灵之气的美丽女子。

    这女子,极美!

    仅仅只是往那一站,什么也不做,便是足以成为这整个御龙大陆,少有的人间绝色。

    莲步轻移之间,一头秀发,如绸缎般顺滑。

    清风拂过,香味袭人。

    饶是李珩之,也是不由得吸了吸鼻子,面上,似有那么一点陶醉之色,不过,也仅仅只是一闪而逝的陶醉罢了。

    青色的纱裙,随风起舞,更将其衬托得宛若临凡的仙子一般。

    “巫马天欣,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了吗?”

    深深地凝视着巫马天欣,李珩之眉头紧蹙着发问道。

    之所以没有像李承乾如实叙述他跟巫马天欣的关系。

    不是因为李珩之想要刻意隐瞒什么。

    而是,现在的他,也不确定,自己跟巫马天欣算是一种什么关系。

    尤其是,他现在,也不确定自己心中是一个什么感觉。

    更加糟糕的是,他还是不清楚巫马天欣的真正来历。

    李珩之很清楚一点,不论如何。

    他身为大唐太子,都不可能跟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有什么结果的。

    哪怕,他知道,自己的帝父,帝母,实际上都很宠爱他。

    但,越是如此,在这种关键问题上,他便越是不能胡来。

    今日,他也是打定主意,要跟巫马天欣摊牌了。

    若是巫马天欣再不说。

    他便是打算,让她从哪来回哪去。

    从此,形同陌路,或许,这会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不过,这是在巫马天欣什么都不说的情况下。

    巫马天欣精致的眸子,蓦然皱了皱。

    回之以凝视着李珩之,轻声道:“一定要说吗?”

    “也可以不说,但,那样话,你我便只能缘尽于此了。”

    李珩之面上出现了一丝丝挣扎,但,随后又是化为了坚定之色。

    身为大唐仙庭的太子。

    他更清楚自己的使命。

    更明白,自己的地位意味着什么。

    有些时候啊,人在帝宫,身不由己啊!

    说完,便是仰天一叹。

    久久不语。

    他话已至此,剩下的,便只能看巫马天欣怎么想了。

    可以说。

    这一刻,李珩之,是将选择权,交到了巫马天欣手中。

    “其实,也不是不能说。”

    “只是,每每想到,都会感到一阵悲伤罢了。”

    “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全告诉你好了。”

    “我巫马天欣,泉霄大陆,巫马世家的嫡女。”

    “巫马世家,乃是泉霄大陆,传承亿万年的古老家族,底蕴,丝毫不下于一方圣地。”

    “只可惜,近些年来,巫马世家有些衰败了。”

    “故而,为了缓解家族颓势,不被外人趁势打击,保住自家的一亩三分地。”

    “家族内部,便是考虑起了联姻。”

    “而我,便是被家族所选择的牺牲品。”

    “家族一致同意,要我去当血海仙庭仙主的妃子。”

    说到这里,巫马天欣不觉顿了一下。

    微微抬头观察了一下李珩之,似乎,是想要知道,李珩之此刻,是一个怎样的反应。

    “血海仙庭,仙主的妃子?”

    眉头微皱,李珩之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一个狗血情节。

    惊疑不定的道:“所以,你这次来到御龙大陆,是为了逃婚?”

    犹记得,当日里,巫马天欣浑身血污的落在他太子宫前。

    李珩之又是惊奇的出声道:“你逃到御龙大陆,那么会不会有人前来这里追杀你?”

    “准确的说,我不是逃婚,是为了逃命。”

    “不过,你也不必担忧,我是通过特殊的办法传送到御龙大陆来得,那些人,应该暂时还猜不到我逃到了御龙大陆。”

    “至少,暂时不会有人追杀来得,你若是担忧我连累你,我随时可以离开。”

    黛眉轻皱,望了望李珩之。

    巫马天欣面上,不由得出现了一抹决绝之色。

    只要李珩之露出哪怕一丝担忧被她连累的神情。

    她都会立刻离开!

    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个男人,救了他的命。

    她也的确对李珩之有了情愫。

    但,正因为如此,她才更加不愿意连累李珩之。

    事实上,即便是李珩之不怕被她连累。

    她也是早晚想要走!

    当然,那样的话,她离开之前,就会多出很多不舍。

    可,为了李珩之的安全着想,她更清楚,只要那些人稍稍露头,她纵有千万般的不舍,也必须要离开!

    “你觉得,我是怕事的人吗?”

    “只要你愿意,我必定会力保你。”

    “当然,我不能以大唐太子的身份力保你。”

    “那若真到了万不得已之时,我可以放下大唐太子的身份,跟你一起。”

    李珩之几乎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道。

    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对巫马天欣动心了。

    但,他又考虑到,不能因为自己的儿女情长连累了整个大唐。

    故而,才有了后面那番话。

    他会愿意跟巫马天欣一起面对强敌。

    但,却不是以大唐太子的身份!

    “呵呵。”

    巫马天欣,闻言,笑了。

    眼眸之中,点点泪花,不断闪烁。

    转眼之间,便是泪如雨下。

    短短的几句话,巫马天欣感受到的是来自李珩之那股坚决无比的信念。

    那没有迟疑的脱口而出,深深震撼,感动了巫马天欣。

    若不是她身上,有天大的麻烦。

    她恨不得,现在就要投怀送抱,要与李珩之在一起了。

    “珩之,你真好。”

    “可我,却是不能连累你。”

    “实话告诉你吧,血海仙庭的仙主,是一尊真正的圣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