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元灵法则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商谈,定论

    就算幽影族与龙族的人再强大,这人在黑夜总是要休息的,尤其是众人在经过惨烈的交手之后,身上带着大大小小的伤势的情况下,这休息是有必要的。

    “陛下,我们现在已经失去了大长老的行踪了,这可怎么办啊?”一个半路加入进来的长老殿长老焦急的问道。

    星月辰缓缓眼珠瞥了他一眼,从朝阳公主那边,他已经知道了,在这群老东西里面,是有一些人想要得到甚至伤害虹龙大长老的,所以,在虹龙大长老没有成长起来,他绝对不会让这群家伙接触到那个丫头的。

    “那孩子现在很安全,你不用太过的。”有数个师父弟子守护着,这自然很安全,绝对要比待在这里安全。

    “陛下,这再安全难道还有比在我们的保护下安全吗?陛下,我们没有必要在这里和幽影族纠缠,我们必须要找到她并且好好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星月辰给打断了,“够了,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你不用管了,你只需要听令,好好的将幽影族拦下就可以了。”

    “陛下.......”

    对于这些显怀鬼胎的人的话,星月辰已经不想在听了,轻轻挥了挥衣袖,直接从简易帐篷中走出来,一走出来,就看见了远方愈涨愈烈的黑云,他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这一次的交战,比他想象的还要凶猛,罗家这是全然不顾了吗?

    不过他也不是胆子小的人,既然你敢不顾大局的全面开战,那么他也敢,不论是龙族还是星家,他都敢,在创神大陆,你罗家不是星家的对手,难道在这里,你就是龙族的对手了?开玩笑!

    一个快速的从远方落到星月辰的身前,恭敬的禀告说,“陛下,我们已经掌握了几位小姐的方位了,需要我们前去保护吗?”

    “她们那边情况如何?”星月辰询问道,不论是因为星儿还是那两个兄弟的嘱托,他都会照顾好其中的那两个小丫头的,再说了,归根结底她们这是在帮助龙族,虽然她们的本意并不是这样子的,但是他不能不管。

    “陛下,冰小姐因为遭遇幽影族老怪的阻拦,伤势稍微的有些重,不过顺利的进入了空间通道,并且成功与蓝小姐汇合,大长老现在就跟她们在一起,哦,还有幽小姐也在,从路径上看,她们似乎是想要进入九城。”星衡如实的禀告。

    “九城?”星月辰稍微疑惑了一下,他知道冰怡茹她们绝对是一个聪明的姑娘,她们现在这种时候进入这么一座城池,肯定是有她们自己的想法,只不过,他不知道罢了。

    星月辰不是冰怡茹,他自然不可能知道冰怡茹的想法,不过有一点还是可以知道的,九城是一座特殊的城池,它虽然建立在龙域之上,可是,这地方,并不归龙族管,之前龙族曾提出管理这座城池的要求,可是最后被打回来了。

    对,就是被打回来了,可见建立这座城池的人着实嚣张,你在龙域之上建城,没有经过龙族的同意也就算了,要求你接受龙族的管理你还不愿意,更是将派去商谈的人给打回来,你这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然而最后的结果,是由当时的虹龙大长老亲自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在龙族的帮助下,这座城池才完整的建立了起来,被当时那建城的人命名为九城,至于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这城池都建立起来了,你难道还能杀人屠城不成?再说了,这可是当时虹龙大长老同意建立的,难道还有人敢驳了大长老的面子不成。

    “不,不要去找她们,至少现在不需要,她们的路本应该她们自己走,我们做长辈的,只需要相信她们就可以了,我们只要将幽影族拦下就可以了。”星月辰缓缓地摇了摇头,然后问道:“那幽影族是否知道她们的去向?”

    “应该是有的,在几位小姐休息过的山洞附近,发现了血迹,然后还有一个顶级杀手的尸体,我们查过,是杀天宫的金字杀手,不过已经中毒身亡了,至于是什么毒,我们还没有查出来。”星衡属实无奈,他不擅长这方面又因为时间太短,实在不能全部都查不出来。

    星月辰清楚他的本事,所以并没有怪罪他,“那就不要查了,反正这不是重点,既然她们知道事情的握,那我们也不用去提醒了,你继续去盯着幽影族吧,别的可以不管,可是一旦发现幽影族有人离开这里,想要去追杀她们,立刻汇报,还有,通知那边的人,那几个孩子做了什么都不要去管,只需做好收尾工作,通知沿途众城,谁都不许阻拦她们,这是本皇的命令,还有,大长老的身份,暂且隐瞒。”

    “是。”星衡听令,刚想退下去传达命令,就听见星月辰有些迟疑的问道:“那个,豪儿他,怎么样?”

    “家主,我们,没有发现少爷的踪迹,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最后的消息是少爷进入了空间通道,只是并没有出来,会不会是在……”星衡没有胆量继续说下去。

    “不会的,空间通道虽然握,不过他还不至于在那里出事,一定是发生了别的什么事情,墨星卫的人呢?”星月辰说是这么说,不过还是很的的。

    “他们也正在搜寻少爷的下落。”星衡赶紧回应道。

    “我知道了,那豪儿就交给他们了,你去吧,记住,任何一个人都不许出事,我们还要平安的回到创神大陆,虽然这边的事情很重要,不过那边的事情同样不轻,对了,瞐儿那边有何消息?”星月辰忽然想起来,问道。

    “额,这个,我们没有找瞐殿下,不过淼殿下带着一部分龙皇守护的人过来了。”星衡此时不敢去看星月辰的眼睛,毕竟他当时的命令不是这样子的。

    星月辰并没有怪罪星衡的意思,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随即淡淡的说道:“罢了罢了,淼儿来也是一个好选择,你,去吧。”

    一声去吧,听得出来星月辰现在很累,他一边身为龙皇要堡虹龙大长老的安全,一边身为星家的家主要管理那偌大的家族,这平时分开也就罢了,现在却因为情况特殊,需要同时管理,这真的很累。

    最关键的就是,还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忙管理的。

    这边星瞐就像是扶不起的阿斗,明明拥有龙皇的继承权,可是他却一点也没有一个身为龙皇裔的样子,这让他怎么放心将龙族交给他。

    星家那边倒是有人可以替自己做主,可偏偏不在家中,这就让星月辰非常的无奈,早知道就不答应那家伙了,那人这把人一带走,自己这实在是忙的要死。

    主要就是这事情突然间就都赶上一块了,真是……

    一时间,雷电在星月辰的掌心璀璨,不过一会儿就消散下去了,又是一个人影落到星月辰的身边,恭敬的叫道:“家主。”

    星月辰现在心情很不爽,神情之冷淡让来人忍不住抖了抖身子,“你怎么来了,别跟我说星家出事了,我现在已经够烦的了。”

    “不是不是,家主,我就是来传个消息的,您被夺权了,老家主亲自下的令,我们现在已经不听您的了。”来人嬉笑的说道。

    星月辰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了,“那丫头回来了?”

    “还未到家,不过已经知道大概的战情了,族中所有的人已经被老家主派出去了,那什么,家主,我,我就过来跟你说一声,一会儿,一会儿我还要回去呢。”来人收起笑容,生怕家主骂自己。

    “那正好,那边就交给她了,我也好一心关注这边。”星月辰轻轻一笑,说道。

    “是,家主,那个……”来人突然间犹豫起来,不过还是说出口了,“老家主还要求,您必须把人全部带回来,这里的人要是少一人,他都会跟您,额,跟您算总账的。”

    来人头冒冷汗,这话家中现在也就只有三个人敢这么对家主说了,现在自己成了第四个,虽然只是传话,但是……这是找死还是找死啊。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这里的人我会一个不少的带回去的。”星月辰接受老头子的威胁了,没办法,谁叫那是自己老爹呢。

    “是。”来人现在就想要从这里离开,万一家主真的找自己算账那怎么办,所以赶紧跑,赶紧跑。

    星月辰看着前方,其实他并没有生气,这种事情自从星儿出事以后就经常发生,反正家中受气最多的就是自己了,对于这一点,让他非常的无奈啊。

    星月辰就站在那里,看着前方的恐怖黑云,眼神淡漠而平静,人来人往,一个人缓缓来到星月辰的身边,周围的人,骤然吐来,死死的盯着那人,做出一副战斗的姿态,星月辰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去做你们自己的事情,这里,不用管。”

    虽然不放心,不过这是命令,将这里的空间留给星月辰,还有那个黑衫之人。

    “呵呵,我们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这么面对面的好好谈谈了?”那人轻轻一笑,说道。

    “很多年了。”星月辰随便的说道。

    “呵,这么敷衍啊,我说,我们当年至少还是情敌来着,现在都已经尘颁地了,你还这么的对我啊,星月辰,你不会这么的小心眼吧?”来人看着星月辰,微笑变成了冷笑。

    “情敌?罗隐冬,你未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当年的星儿可从来没有对你有任何的情愫,只不过是你们家族一厢情愿罢了,墨家也丝毫没有想要与你们罗家结成亲家,星儿与你,并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我从来不是情敌。”星月辰平淡的说道。

    罗隐冬面色微寒,看着星月辰,掌心有一黑暗,吞噬着周围的光线,冷声说道:“哼,好,那就算这件事情是我一厢情愿了……”

    “本来就是。”星月辰矫正道。

    罗隐冬咬牙切齿,随即说道:“好,就是,那我们当时也算是当过一阵子的战友,我们……”

    “战友?在战争结束的那一刻开始,你我就不是朋友了,你罗家,我星家,我们隶属两个不同的家族,而且,还是有着世仇的家族,这么多年来了,你别告诉我,你身为罗家家主,把这些事情给忘记了?”星月辰轻笑一声,说道。

    “……”罗隐冬不知道今天星月辰究竟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吃了**了。

    罗隐冬稍微的缓了一下,随即说道:“你这是为了那个虹龙的小姑娘吧,我说,那丫头跟你其实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为什么要帮着她呢,为了她,你甚至还愿意把星家的人带过来,你的胆量还真的不小嘛。”

    “……”星月辰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向罗隐冬,罗隐冬也这么的看着他,两人就这么对视着,是星月辰先出声说道:“你是不是傻,她本来就是我龙族之人,现在半途插一脚的人是你们好吗。”

    “罗隐冬,抛开别的一切我们不谈,我就问你一件事情,你为什么抓她?”星月辰转过身来,直面着罗隐冬,神情严肃而冰冷。

    一时间,罗隐冬回答不了,这一点他还真的没想过,为什么要抓紫玉欣呢?是因为她妨碍到了自己?还是因为她的存在会让龙族茁壮成长?归根到底,只是因为龙族,因为罗家与星家之间的关系,至于别的,没有。

    紫玉欣是谁?罗隐冬见都没有见过这个小姑娘,现在却为了她大动干戈,不仅幽影族倾巢而出,更是将罗家也拉到了这个战场,可是到现在,他还是不知道那个小姑娘长啥样,但却依旧下令将她抓过来。

    罗隐冬沉默了,星月辰看着他,质问道:“你问我与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帮她?我回答你,我与她没有关系,如果你不参与,你罗家不会参与,那么这一次,我也不会参与,星家更不会参与,罗隐冬,我就觉得很奇怪了,你连见都没有见过她,她又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何抓她?”

    罗隐冬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星月辰。

    过了良久,星月辰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你不回答也无事,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没什么意义了,你想要怎么打,直接放下话来吧。”

    罗隐冬终于开口了,“我们最后的一丝友谊就放在这里了,我不出手,罗家也不出手,只与你们星家纠缠,为了那边的战事,谁都不许出人命,至于那个小丫头,让他们年轻人自行处理,如何?”

    “好。”星月辰直接了当的应了下来。

    罗隐冬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却陡然吐来,“还有一点,你可千万不要再忘记了,不要再叫我罗隐冬了,这再也不是我的名字,星月辰,下一次见面,你我就是绝对的敌人了。”

    随后,便不在汪,星月辰看着远走的罗隐冬,默默地没有说话,表情非常的平静←与他,从来就不是朋友。
Back to Top